第1章 我們離婚吧

那一種。——唐晚:【嗯,先乾活,速度要快。】她要以最快的速度直接打破這個酒鬼的美夢!霍亦深此刻已看完視頻,直接把手機還給陸程司,陸程司看著裡麵的內容,忍不住嘖嘖兩聲:“不得不說,這個拍攝的角度真的很好,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看到還以為在拍攝武俠片呢。”陸程司一邊感慨著,一邊手機繼續向下,翻動著評論,突然發現新大陸一樣驚呼一聲:“老霍,評論區裡麵還有不少網友現在正在磕你和小嫂子的CP呢,說你們兩個人看起來...第1章我們離婚吧

海灣彆墅。

浴室內嘩啦啦的水聲戛然而止。

門被推開,隻見霍亦深已經穿戴好西裝走出來。

男人身高將近一米九,五官深邃立體,冷漠疏離。

躺在床上的唐晚咬了咬唇瓣,還是鼓起勇氣看向他,“老公,能不走嗎?”

三年了,隻有他有生理需求纔會回來,結束之後立馬離開。

霍亦深冷眸夾雜譏諷,“唐晚,不要得寸進尺。”

說完,男人就往外走。

唐晚心疼得都在顫抖,無論她怎麼做,怎麼說,他都不願意看她一眼,甚至他的初戀回國,他更加厭惡她,她......還有什麼好留戀的?

唐晚抬起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淒涼絕望道:“霍亦深,如你所願,我們離婚吧,我淨身出戶。”

霍亦深腳步一頓,回過頭,果然看見她手中拿著的——離婚協議,甚至,她已經簽好字,霍亦深瞬間有些煩躁。

唐晚走到他麵前,扯了扯唇,“我知道你恨我,從今往後,我滾出你的世界,再也不打擾你。”

當初他們兩個的爺爺是老戰友,承諾過他們的娃娃親,後來他爺爺臨終前將她托付給了霍家,霍亦深都是被迫。

霍亦深眼含不耐,“冇有我你什麼也不是,唐晚,你以為我看不出你的腦殘計謀?”

唐晚眼睫顫了顫,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還覺得她在耍把戲。

她可真失敗啊......

她漠聲道:“離婚吧。”

看到她眼中的決絕,霍亦深眉頭緊鎖。

三年夫妻,他瞭解她,一旦她決定,就不會再回頭,她......

不待多想,手機突然響起,霍亦深收迴心神,立馬接起。

唐晚眼睫微顫,這個鈴聲,是他為她初戀設置的專屬鈴聲。

“詩瀾,怎......”

霍亦深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對麵急切地打斷,“亦深,我又做噩夢了!我好怕,你可以來陪我嗎,我,我感覺這個房間風水不好,有,有鬼......我真的好怕。”

即使徐詩瀾聲音帶著哭腔,可還是軟軟的,嬌滴滴的,女人聽了都忍不住想憐惜,更何況是男人?唐晚唇角的笑意越來越諷刺。

“我馬上到!”霍亦深掛了電話快步往外走。

霍亦深是一個無神論者,極其憎惡誰說神鬼蠱惑人心,可徐詩瀾不一樣,她說什麼,霍亦深都會陪著她。

就在這方麵,唐晚已經輸得徹底。

她,心真的死了!

下一刻,她眼疾手快地拉住男人,“霍亦深,一分鐘都用不上,你簽個字。”

從今往後,她不會再犯傻!不是他不要她,而是她不要他了!

“夠了!”霍亦深不耐地一把甩開她。

砰——

霍亦深剛剛從浴室走出來地上有些水漬,唐晚不察,猛地摔在地上。

他眼中冇有絲毫憐惜,居高臨下地看著地上的女人,聲音憎惡道:“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會拿著這份協議找爺爺嗎!唐晚,你現在隻會讓我更噁心!”

砰——!

劇烈的關門聲讓唐晚緩緩回過神,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珠子,劈裡啪啦砸在地板上。

啪嗒,啪嗒——

一個小時過去了。

唐晚這才從冰涼的地板上緩緩爬起來,她擦乾臉上的淚水,剛剛充滿傷心絕望的眸子這一刻卻分外清醒。

收拾好,她便提著行李箱下樓。

隻見她將離婚協議放在茶幾上,環顧了一眼這熟悉而又冰冷的家。

霍亦深,再見。解毒,可是花了五百萬的價格!她強繃臉上的小白花麵具:“我知道了,到時候我一定會好好謝謝小晚的。”“嗯。”霍亦深話音落下,冇做過多停留,轉身就要離開,就在他即將邁出房間門的那一刻,徐詩瀾再一次出聲喊住了他。“深哥!”徐詩瀾雙手緊緊揪在一起,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深哥,你能留下來陪我說說話嗎?哪怕是一會也可以,我在這邊冇什麼朋友,每一天的日子都枯燥又無聊。”霍亦深站直身體,卻是頭也冇回,冰冷的嗓音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