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9章 是死是活

是在這裡等著。似乎是猜到他在想什麼,唐晚不緊不慢解釋:“我是個醫者,應當心地慈懷。既然徐小姐來找我,我就要幫她治好。至於你剛剛說血泡會自己收回那種話,純屬無稽之談,必須要把瘀血排出來,對身體纔有好處。”唐晚把剛剛霍亦深說她的話,原封不動地還了回去。霍亦深臉色不善:“那也用不到放血治療吧。”“我剛剛已經解釋過,是你們對於瘀血認知麵太過於淺薄,纔會覺得血泡隻是小事。淤血對於人體血液循環來說,就像是定時...第1449章是死是活

“哥,霍亦深呢,他的情況怎麼樣?手術成功了嗎?”

唐晚神色急促,目光裡帶著懇求,眼淚已經再一次滾了下來。

她從昨天到現在哭了太久,眼睛早已經酸澀痛苦。

Kri眼裡帶著幾分路人輕拍了拍唐晚的手背,開口道。

“醫生說你現在情緒不好,不能接受大的刺激,你先把身體養好,我再告訴你霍亦深的情況。”

唐晚著急催促道:“我現在情緒很好,我能接受。哥,你快告訴我,霍亦深到底在哪兒啊?”

Kri唇角緊繃成一條直線,此刻根本不敢對上唐晚的目光。

他眼裡閃過一抹猶豫和糾結,可越是這樣,就讓唐晚心裡不好的預感繼續擴大著。

“哥,你怎麼不說話?你告訴我啊。”

Kri站起身來,深深歎了一口氣,轉身拿過床頭櫃上的藥。

“你先把藥吃了,我晚點再告訴你。”

拿過來的藥跟水杯被唐晚全部推到地上。

唐晚固執執拗,眼神猩紅繼續追問著:“哥,你告訴我呀,我現在就隻想知道霍亦深到底怎麼了?他是死是活!”

回答他的仍然是Kri的沉默,在這一刻,唐晚所有的期盼和希望好像都已經化成了灰。

她來不及多想,一把掀開被子,就要掙紮著下床。他昨天腿部的傷口已經被醫生重新處理,裹上了厚厚的石膏。

Kri連忙阻止唐晚的動作,皺眉嗬斥道:“你要去乾什麼?乖乖回床上躺著。醫生說你腿部的情況很不好,如果再受到傷害,會留下終身殘疾的。”

唐晚固執著喃喃自語:“我要去找霍亦深,我一定要去找他。”

此時此刻,唐晚心裡好像隻剩下了這麼一個想法。

Kri眼裡滿是不忍,隻能用力氣攔住唐晚。

“你先冷靜一下,我帶你去見他。”

他已經看出來了,如果今天不讓唐晚看到霍亦深,以她固執的性格一定會做出更多自我傷害的事情。

此話一出,唐晚瞬間停止了掙紮,緊緊盯著Kri。

“你先告訴我,他還活著嗎?”

Kri深呼吸一口氣,重重點點頭。

“還活著。”

此話一出,終於讓唐晚心裡的大石落了地,她掙紮著自己坐上輪椅,緊緊跟在Kri的後麵。

去見霍亦深的路上,唐晚在心裡做了無數的心理建設,她猜想著霍亦深一定是受了很嚴重的傷,不然為什麼哥哥臉上會流露出那麼多痛苦又不忍的神情呢?

可即便她想的再多,看到躺在床上胸口上纏著厚厚紗布,已經成為植物人的那一刻,所有的心理防線還是瞬間崩潰。

旁邊的儀器,連接著霍亦深的身體,螢幕上是他生命體征的各種數據。

陸程司已經換上了白大褂,正在沉默,用本子記錄著上麵的各種數值,細看之下,他握筆的手都有些顫抖。

畢竟躺在這裡的,可是他從小玩到大的最好的兄弟啊,昨天還活蹦亂跳的人,如今卻半死不活躺在這裡成為植物人!

唐晚隻覺得心口處傳來一陣陣尖銳的痛感,她不由自主用力握住了輪椅的扶手,死死盯著霍亦深。

“陸程司,霍亦深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這一句話瞬間拉回了陸程司的私信,他有些慌亂問道。

“小嫂子,你怎麼過來了?”要離婚,做這種事情不太合適,我去幫你叫徐詩瀾。”霍亦深撐著身體坐起來,他抓著床頭欄杆的手不自覺握力,眼底陰鷙一片,好像醞釀著能夠破噬著人的深海:“唐晚!你敢!”唐晚到底把他當成什麼,哪怕是他現在這麼難受,馬上要因為這種事情喪命,唐晚也仍然在想著把他往外推!唐晚轉身步伐一頓,滿眼複雜盯著霍亦深,她眼前突然浮現出爺爺慈愛的眼神。爺爺那麼照顧她,那麼喜歡她。如果霍亦深真的出了什麼問題,她心底也會愧疚自責...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