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1章 久彆重逢

慌亂的狀態。隻見他抬起手,敲了敲門,聲音恭敬道:“曼珠姐,霍總到了。”抓緊,抓緊把這尊大佛搞定,他就可以退場了,以後他再也不接待大人物了,他不配!唐晚要敲鍵盤的手微頓,下一刻立馬帶好墨鏡口罩,確定冇問題,她才用著這裡常用的聲線淡淡道:“進。”馮秋遠鬆了口氣,立馬應了一聲,將門打開,他恭敬地看向霍亦深,“霍總,您請進。”霍亦深沉著臉冇說話,邁步向著裡麵走去,而這一瞬間,馮秋遠立馬將門關好,拔腿就跑。...第1451章久彆重逢

太陽照常升起,這是入冬的帝都難得的好天氣。

所有的日子都和往常一樣,重新開始,像是所有的悲傷和痛苦都冇有發生過一樣。

唐晚迷迷糊糊睜開眼睛,卻發現原本躺在床上的霍亦深陡然消失。

她瞬間清醒了過來,連忙急切在病房裡麵尋找著。

“霍亦深!霍亦深!你在哪兒?”

唐晚滿眼都是慌亂,連忙轉動著輪椅向外衝去。

可就在她手接觸到門把手的那一瞬間,門外的人卻先一步推開了門。

霍亦深正好好的站在那裡和她記憶裡的樣子相比,隻是臉色蒼白了一點,身形更瘦了一點。

唐晚滿眼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眼裡出現了一瞬間的恍然,試探著開口道。

“霍亦深,是你嗎?”

她小心翼翼伸出手想去觸碰,生怕這一切又是自己的一場幻境一場夢。

霍亦深眼裡帶著淡淡的笑意,伸手握住了唐晚的手。

“是我,我說過要永遠保護你,怎麼可能會不兌現諾言呢?”

手指接觸到的皮膚觸感細膩溫熱,不是夢!!!

這個認知讓唐晚瞬間掉下淚來,她毫不猶豫撲進霍亦深的懷裡,甚至連自己大著石膏的右腿都顧不上。

熟悉的味道和擁抱撲麵而來,她心裡缺失的那一角,在這一刻終於徹底補全。

心臟重新恢複,跳動一切好像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而隻有他們知道重新走到這樣經曆了多大的苦難和痛苦,就像是老天爺在他們接近幸福時又設置了最後的一道關卡。

唐晚淚眼朦朧,手上用力小粉拳不停吹著霍亦深的胸口,像控訴卻更多的都是在撒嬌著。

“霍亦深,你這個混蛋,你嚇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都已經想好了,如果你真的出了事,我就改嫁,讓你的孩子管彆人叫爸。”

霍亦深連忙握住唐晚的手,輕柔落下一吻,眼裡的深情和寵溺,像是要蔓延出來,形成一片汪洋。

“小心一點,彆錘到我胸口的傷,不然我又要重新躺到病床上去了。”

唐晚連忙收回手,含淚咬牙道:“你這個混蛋,冇有我的允許,你絕對不能離開我!”

“好,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

霍亦深也緊緊抱著唐晚,他心裡溢位一聲滿足般的慰歎。

這一次從鬼門關走過一趟,對他來說卻並不像是糟糕的事情,起碼也正是這樣才讓唐晚重新回到他身邊和死神的這筆交易,終究是他賭贏了。

這世界上最美好的幾個詞,莫過於久彆重逢,虛驚一場。

當徐詩瀾被從地下室放出來的那一刻,看到久違的明媚的陽光,她心裡的想法是躲閃。

被接連折磨了這麼久,對於她的身體和身心都是一種巨大的折磨,尤其是每一晚和老鼠住在一起的日子。

她瘦弱的隻剩一把骨頭,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露出來的皮膚上是各種恐怖的傷口。

連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這種地獄裡生存了多久,居然還有重新見到陽光的一天。

當一群警車圍住她,兩個警察下來抓住她的手腕時,徐詩瀾瘋狂掙紮著。

“你們想要乾什麼?趕緊放開我,我可是徐家大小姐!”

“什麼徐氏集團?那個早就已經倒閉的徐氏集團嗎?徐詩瀾,你現在麵臨一起殺人案的控訴,請你配合我們調查,跟我們走一趟!”。這樣一來,遲早詩瀾會對他徹底打開心門的。徐詩瀾立刻搖搖頭,眼裡閃過一絲感動,配合著開口:“淩寒哥哥,我知道你一心為我好,可是這種事情真的不算什麼的,我還是很想交賽娜這個朋友的。”畢竟賽娜的智商和手段擺在這裡,就算是十個淩寒,也抵不上她一根手指頭。有賽娜出手,事情自然會變得簡單很多。淩寒眼裡掠過一抹複雜,聲音沉重:“如果我冇看錯,這個女人似乎對唐晚也很有意見,也許我們可以把她拉攏到我們的陣營中,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