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看不起你

妻子,聽到劉靜曼的話,放下了筷子。再怎麼說,那也是的丈夫,雖然心裏有一百個不願意承認這個丈夫,剛想要出言勸阻劉靜曼,但是被訓斥的人,轉已經離開了別墅。他其實不謝雲,但是現在,他也的確是謝雲。他的本名是謝雲霆,原本也是高高在上的豪門大,隻是因為一些原因,纔不得不藏著自己的份。出了別墅,謝雲霆站在了大門口,想了想,有些失意的往市區走去。夜晚的十點鐘,海市依舊是燈火闌珊的模樣,絢麗的霓虹燈,川流不息的車...「謝雲霆,你這個廢,還賴在這裏幹什麼,看見你就心煩,礙眼的東西。」

丈母孃劉靜曼指著謝雲霆的鼻子怒罵道。

「真不知道老爺子是哪兒想不開了,怎麼就讓若汐跟你結了婚,看看你這副模樣,哪兒能配得上我們家若汐?不知道撒泡尿照照自己。」

站在別墅大廳裡的謝雲霆,看著一家人坐在餐桌前頭,偌大的一張餐桌,卻偏偏沒有他的位置。

他的上穿著的服並不怎麼合,但是倒也乾淨,隻是褐的襯衫都已經被洗的有些發白了。

這也能看出,襯衫的主人,與這富麗堂皇的豪宅是格格不的,也顯示出了他在這別墅裡的日子,過得有多麼的慘淡。

坐在那裏的白若汐,也就是他的妻子,聽到劉靜曼的話,放下了筷子。

再怎麼說,那也是的丈夫,雖然心裏有一百個不願意承認這個丈夫,剛想要出言勸阻劉靜曼,但是被訓斥的人,轉已經離開了別墅。

他其實不謝雲,但是現在,他也的確是謝雲。

他的本名是謝雲霆,原本也是高高在上的豪門大,隻是因為一些原因,纔不得不藏著自己的份。

出了別墅,謝雲霆站在了大門口,想了想,有些失意的往市區走去。

夜晚的十點鐘,海市依舊是燈火闌珊的模樣,絢麗的霓虹燈,川流不息的車輛,來往匆匆的行人。

巷子裏的線並不怎麼好,牆邊約莫有六七個垃圾桶,裏麵的垃圾都已經快要溢位來了。

在垃圾桶的一側,謝雲霆滿頭是,倒在那裏,而他的麵前,則是圍了好幾個男人,高矮胖瘦,各有不同,頭髮也是染的五六的,穿著花裡胡哨的襯衫,手臂上紋著花花綠綠的圖案。

為首的是一個壯漢,留著頭,走上前去,蹲在了年輕男子的前,朝著他吐了口唾沫。

「謝雲啊,要說你這個人,還真是不知好歹,怎麼著?還上趕著是吧?還特麼的不聽勸是吧?」頭一皺眉,滿臉的橫都跟著猙獰了起來。

「大哥,您跟他廢這話幹啥,直接結果了他得了。」頭後的小弟說道。

「不啊,他的這條狗命啊,還不能就這麼沒了,不然的話,咱們也會有不小的麻煩,畢竟是白家的婿,白家那小娘們真要是計較起來,咱們也招架不住。」頭站了起來,索著自己的下說道。

「大哥,您還怕白家的那小娘們?」

「廢話,忘了是誰讓咱們來乾這事兒的?白家的那個娘們咱們不怕,但是那個人呢?」頭說道:「到時候一認真,那人能護著咱們?怕不是要為博人一笑,把咱們給賣了。

再說了,這兩年白家的勢頭太猛,估計很快,海市四大家,就要變五大家了。

出來混一個個的連個心眼兒都沒有,傻缺。」

頭罵罵咧咧的朝著遠走去,後的一幫小弟趕跟上。

倒在地上的謝雲霆,腦子已經混沌一片了,黑暗之中,依稀有一個點,而後,那點,越來越大,越來越大,直到將謝雲霆腦中的混沌,完全驅逐。

謝雲霆倒在地上的泊之中,雙眼閉,已經是不省人事了。

大概有十分鐘的時間過去之後,倒在泊之中的謝雲霆,悠悠轉醒。

睜開眼睛,仔細的了一番周圍的環境,回想了一下事的前因後果,謝雲霆心中瞭然。

「這日子,過的還真是窩囊啊。」謝雲霆自顧自的說了一句:「明明也算是個有份的人,竟然過了這般模樣。」

眼前的謝雲霆已經不是以前的謝雲霆了,他原本是仙域萬人敬重人人結的丹藥仙師雲庭仙尊,用他師父的話來說,是仙域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能有仙尊這一稱號,原本就已經是仙域頂級的高手了,更何況還是醫道聖手。

隻是雲庭仙尊的傲氣,到最後,卻是讓他葬送了自己的仙路。

原本他已經扛過天劫,就等著飛升了,但是心心念念放不下那一爐極品丹藥,非要等到丹藥出爐再飛升。

結果那一爐丹藥,是真正的仙丹!

丹的那一天,引來了丹劫,再加上他自己本已經是仙人之,在仙域迎接天劫,那降下來的天劫,就更加厲害了。

丹藥自己不能歷劫,全靠著丹藥仙師,他一邊要應付自己的天劫,一邊還要儲存丹藥,結果縱使他是天才,是仙人,也難扛天地大道,結果在天劫中落敗,神識藏在大地母氣所鑄就的丹爐九方鼎之中,才得以倖存。

結果卻來到了這人世間,落在了倒黴的謝雲霆上。

神識遊走全,謝雲霆的這實在是太過弱小,即便是他隕落之後,仍舊儲存一部分修為,這弱小的,依舊是承不住,而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要先理上的傷口。

謝雲霆掙紮著從地上站了起來,上的,順著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他的被剛才那個頭砍傷了。

撕下了上的裳,的捆住了傷口的上方,雖然依舊疼痛,但是至不會流而死。

掙紮著,扶著牆,一瘸一拐的朝著外麵走去。

一直走到巷子口,謝雲霆的腦門上,已經全是汗水了。

璀璨的燈下,眾人的目之中,也多出了一個渾汙衫襤褸的人。

海市,這個依託大海,建有華國最大港口的地方,連帶著整個海州省的經濟水平也一併拉高,有無數的人,在海市被開發之前,就察覺到了先機,來到了這邊,最終發家致富。

海市的市中心,目之,皆是繁華,這當中,建築最為豪華的,除卻有名的海市第一樓之外,便是這裏的這私人會所了,名字做海闊天空,偌大的招牌在那裏,隔著二裡地都能見到它閃爍的芒。

在這會所裡進進出出的,也都是海市有名有姓的人,畢竟,這地方,可不是尋常人能夠來得起的。

門口的停車場,平治寶馬,也隻能堪堪算是了流,更多的,便是那些造型各異,各異的名車豪車,諸如保時捷,蘭博基尼,邁赫之類的。

有繁華,就有落寞,有明,也就有黑暗。

會所的前頭,是霓虹的彩,那會所的後頭,便是暗的角落了。

圍繞著會所的人並不,前麵進去的,是有份的人,在後麵暗的街巷裏討日子的,大多便是底層的人,替那些有份的人,做些沒份的事兒。

「這是什麼人呢,瞧瞧他,怎麼什麼人都能往這邊來湊啊。」從會所裡出來的材曼妙的年輕子,目厭惡的看著謝雲霆。

「就是,這會所的保安幹什麼吃的,這樣的人,也讓他出現在這兒?」子旁邊的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的言語之中,也是滿滿的嫌棄。

他倆一說話,不人的目都被吸引到了這邊來,紛紛注視著謝雲霆。

會所後頭的巷子裏不乾不淨的人,不乾不淨的事兒多了,但是發生了之後,大家都會自覺的避開前頭,灰頭土臉的離開就是了,還從沒見過從後頭就這般狼狽的走到前頭來的呢。

「喲,我當是誰呢。」出來的人當中,也有認出了謝雲霆的人。

「這不是白家的上門婿,謝雲嘛。」案。為首的是一個壯漢,留著頭,走上前去,蹲在了年輕男子的前,朝著他吐了口唾沫。「謝雲啊,要說你這個人,還真是不知好歹,怎麼著?還上趕著是吧?還特麼的不聽勸是吧?」頭一皺眉,滿臉的橫都跟著猙獰了起來。「大哥,您跟他廢這話幹啥,直接結果了他得了。」頭後的小弟說道。「不啊,他的這條狗命啊,還不能就這麼沒了,不然的話,咱們也會有不小的麻煩,畢竟是白家的婿,白家那小娘們真要是計較起來,咱們也招架不住。」頭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