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玄醫戰尊又回來了!!

嘆道:「歸隊也可以,去完一個任務,算是考驗。」陳玄頓時燃起了希:「什麼任務?」「是我好友的兒,因為上有一件重要的東西,遭到了各方組織的覬覦,你要負責保護的安全還有東西的安全,不過,為了遮人耳目,你要贅家一年。」被未婚妻嫌棄笨拙舌的陳玄,此刻卻是極為果斷:「時間,地點,人。」「事關機,暫時還不能告訴你,最近一段時間,你最好先悉悉你原先的力量,等什麼時候需要你去完任務,我會告訴你。」「好。」陳玄剛應承...「我陳玄,為了和未婚妻在一起,我放棄了大好的前程,從神部隊裡退役,在好兄弟的幫助下,來到信譽油漆廠,榮為了一名月薪三保安。」

「油漆廠招待所失火,我奉命去救火,卻見到了我這輩子最不想見到的一幕...」

......

招待所。

黑煙滾滾,如同火龍一般的火焰舐著一切,彷彿要吞噬天地。

「快救火!」

「著火了!」

不人都在呼喊,但是衝進火海救人的很,畢竟一個月隻有三沒必要把命搭上。

但是陳玄骨子裡還把自己當一位戰士,本不需要隊長鼓舞,就沖了進去。

為了救人,在火海中殺了個三進三出的陳玄,已經筋疲力竭,可是剛緩了口氣又扛著氧氣瓶,衝進火海救人。

砰!

陳玄一腳踹開了二樓一間客房的房門。

房間迫不及待的衝過來一男一。

這兩個人都穿著雪白的浴巾,頭髮漉漉。

當看到那個人的模樣,陳玄轟的一聲,如遭雷擊!

瞬間,呆立當場。

這個人是的未婚妻,李佳佳。

而那個男人正是他的好兄弟,徐世傑。

他們兩個怎麼在一起?還穿著浴巾?

而此刻,這兩個人本就沒認出來陳玄,因為陳玄穿著消防服,臉上戴著防毒麵。

李佳佳頤指氣使的沖著陳玄吼道:「你個保安還傻愣著幹什麼,還不趕帶老孃出去?」

「你是不是傻子啊,還不趕帶我們出去,我告訴你,我與信譽油漆廠的老總很,我要是一毫,我要你的小命。」徐世傑大道。

可是眼前的這個保安一不,目獃滯。

李佳佳與徐世傑繼續謾罵著。

陳玄嗓音沙啞,像是砂石,慢吞吞了一個名字,「佳佳...」

李佳佳與徐世傑頓時一怔,盯著陳玄看了半晌,這才認出來,眼前的這個保安竟然是陳玄,臉頓時變得極為古怪與尷尬。

他媽的,怎麼遇到了他?

「佳佳,你不是去談業務,怎麼在這裡?」陳玄看著他們上雪白的浴袍,咬牙問道。

李佳佳先是閃過一慌,很快鎮定下來,忙解釋道:「陳玄,我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千萬別胡思想。」

徐世傑訕訕笑道:「兄弟,我和弟妹就是在招待所偶爾到了,你可別胡思想。」

陳玄拳頭一,咬牙切齒,一字一頓道:「你們把話給我說清楚!」

「陳玄,你還敢質問老孃,我看你是蹬鼻子上眼了?」

李佳佳噌的一聲直接火了,氣急敗壞道:「現在趕把老孃帶出去,否則結婚以後你別想上老孃的床!現在這麼大的火,還在這說這些七八糟的,難道你想燒死老孃啊?」

徐世傑好聲好氣道:「陳玄兄弟,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給你一個解釋。」

這婚還結的嗎?

陳玄沒吭聲。

那戴著防毒麵的麵龐,此刻已經被淚水給打。

不用解釋,其實已經都明白了。

他咬著牙,還是扛起李佳佳,轉朝著大火繚繞的樓下衝去。

留在原地的徐世傑走來走去,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嘀咕道:「瑪德,這小子不會不回來了吧?」

來到酒店外,陳玄將李佳佳放到一安全的地方。

李佳佳一路上都趴在陳玄的肩背上,給了莫名的安全。

心中不由得產生了一負罪,「陳玄,謝謝你啊,那個...我知道錯了。」

陳玄心裡還好一些,起碼,還知道錯了。

可這時,李佳佳小聲道:「那個...你能不能把世傑給救出來,他畢竟是你的好兄弟,而且你保安的工作還是他幫忙找的。」

陳玄臉瞬間一冷。

好兄弟?

這他媽的真的是莫大的諷刺啊!

對於李佳佳這個未婚妻,他也是失頂!

但...

陳玄沖著李佳佳,歇斯裡地的吼道:「李佳佳,我們完了!」

說完,他還是毅然決然的轉衝進了火海。

李佳佳子一僵,像木頭一樣立在那裡。

著衝進火海的那道影,心像針紮一樣的疼。

我是不是做錯了?..

十分鐘後,陳玄扛著徐世傑也沖了出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李佳佳滿臉擔憂,上下打量著徐世傑,見徐世傑沒有傷,徹底鬆了口氣。

從始至終,從未看一眼陳玄這個未婚夫。

「陳玄,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多謝你救了我,改天請你吃飯,對了,上你們保安隊的隊長,我跟他說說,保證讓你當上副隊長。」徐世傑拍了拍陳玄的肩膀,笑道。

這時,他看到了,他和李佳佳上都穿著浴巾,頓時有些尷尬,「那沒事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徐世傑拽著李佳佳逃一般的離開了火災現場。

啪!

陳玄再也撐不住了,手裡的防毒麵掉在了地上,整個人也傻在哪裡。

啪嗒,啪嗒。

片刻後,淚水止不住的順著臉頰往下流。

這時,下起了大雨,可是大雨來的太晚了,酒店的大火已經被撲滅了。

淚水和眼淚混在一起,也不知道是雨水還是眼淚。

他著拳頭,仰天嘶吼:「我對得起組織,對得起人民!」

就在這時,陳玄的手機響了。

一看,手機螢幕上顯示了一個奇怪的電話號,就一個數字。

1。

啪!

在雨中,陳玄迅速立正,腰桿如同標槍般筆直。

這一刻,他渾的頹廢一掃而空,變得銳氣人,引起周圍人的目紛紛看了過來。

他整理儀容儀錶,然後才接通了電話,嗓音洪亮如鍾:「老領導好!」

電話裡傳出一個極為深沉而又威嚴的聲音,「三號,你還好嗎?」

「我...」

陳玄如鯁在,鼻子也酸酸的。

他吸了口氣,哽咽道:「老領導,我還能回部隊嗎?」

久久,老領導才道:「不能,你的軍籍已消。」

陳玄像是在寒冬臘月裡,在頭頂澆了一盆涼水。

心涼!!!

「老領導我錯了,我不該為了一個明明不我的人...」陳玄懊悔不已。

當年,老領導培養了他八年,但是他為了與未婚妻團圓,放棄了所有的一切,回到了江州。

現在,他知道,他錯了,因為李佳佳那個人,本就不值得他付出那麼多。

老領導思索片刻,嘆道:「歸隊也可以,去完一個任務,算是考驗。」

陳玄頓時燃起了希:「什麼任務?」

「是我好友的兒,因為上有一件重要的東西,遭到了各方組織的覬覦,你要負責保護的安全還有東西的安全,不過,為了遮人耳目,你要贅家一年。」

被未婚妻嫌棄笨拙舌的陳玄,此刻卻是極為果斷:「時間,地點,人。」

「事關機,暫時還不能告訴你,最近一段時間,你最好先悉悉你原先的力量,等什麼時候需要你去完任務,我會告訴你。」

「好。」

陳玄剛應承下來,突然想到了什麼,臉上瞬間出一難以置信,乾涸而開裂的微微抖,「老領導,您...您...要解開我上的枷鎖?」

當年離開部隊,他與老領導鬧翻,老領導親手將他上的全部力量封印。

現在,真的要解開這道枷鎖了嗎?

「屁話,沒有能力我要你有個屁用!」

嘩啦!

話音剛落,陳玄彷彿聽到了,鐵鏈在地上的聲音。

嗡!

跟著,彷彿有一扇青銅門緩緩的開啟。

一磅礴的力量瞬間湧上軀,充斥著四肢百骸。

陳玄閉著眼,會著久違的力量。

原來,隻有這樣別人才能瞧得起你。

原來,隻有這樣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

眉梢間的霾漸漸消散,取而代之是一抹自信。

那個在邊疆戰場上叱吒風雲,聲名赫赫的玄醫戰尊又回來了!!!了!」不人都在呼喊,但是衝進火海救人的很,畢竟一個月隻有三沒必要把命搭上。但是陳玄骨子裡還把自己當一位戰士,本不需要隊長鼓舞,就沖了進去。為了救人,在火海中殺了個三進三出的陳玄,已經筋疲力竭,可是剛緩了口氣又扛著氧氣瓶,衝進火海救人。砰!陳玄一腳踹開了二樓一間客房的房門。房間迫不及待的衝過來一男一。這兩個人都穿著雪白的浴巾,頭髮漉漉。當看到那個人的模樣,陳玄轟的一聲,如遭雷擊!瞬間,呆立當場。這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