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與覺醒

是也有的人為了堅守自己的本心,而選擇保留在一重覺醒的形態。如今淩雪所見的這條青蛇想必是融合的“淩雪”靈魂覺醒出來的武魂。而此時的青蛇武魂卻比書籍記載當中的青蛇武魂更新增了幾分邪惡,布滿青鱗片的頭上更是長出了一個微不可查的小角,如今青蛇那閃著紅芒的眼睛,顯得更加有進攻。“武魂產生了進化,而且似乎與我自己的武魂發生了融合!”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擁有雙生武魂的武修,都是天才,而之前連修煉都問題的淩雪,此刻...神州大陸。

徠郡,臥龍村。

“五百一十二,五百一十三,五百一十四。”

一聲聲喝從臥龍村的一個院子裡傳來,背負著一把纏繞繃帶的古劍,正咬牙關,在一拳一拳不知疼痛和疲勞的不斷打著一個鐵木樁。

手上纏繞著一層又一層的繃帶,此時繃帶上已經染上了不鮮。

“五百九十八,五百九十九,六百。”

淩雪俊俏的臉上流出與這個年齡不相符的與堅毅,疲憊的有些睜不開的眼睛此時仍然的盯著眼前的木樁。

此時的木樁上麵有著深深淺淺大大小小的無數拳印,還有斑斑駁駁的跡。

“堅持住,每天一千下,就算這的資質再差,我也能夠通過吸收每次雙拳打擊到鐵木樁上引的微末天地靈氣來淬煉,達到凝脈境一層。”

在神州這個武道為尊的世界,若是不能擁有凝脈境以上的實力,恐怕一生一世都隻能留在臥龍村這個小地方裡麵。

在這裡,修為是相當於文憑一樣的東西,是各行各業的敲門磚,出了臥龍村這個小小一隅,武境的修為對一個人的前途而言,隻會顯得越來越重要。

咦……文憑?解說君裡為何突然冒出這種奇怪的東西?

是的,文憑確實不是這個世界的用語。

薛淩本也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是從另外一個遙遠的世界穿越過來的,而距離薛淩來到這個世界,如今已經過去了兩年。

他本是地球華夏國S市的一名大四學生,因為一場地震,他穿越來了神州大陸,附在一個普通的上。

而這名的名字的發音正好和他在地球的名字相反,對,就是淩雪。

在地球上,薛淩一直勤工儉學,在學業上兢兢業業,在生活上如履薄冰。

家庭並不和諧的薛淩,就是為了能夠有朝一日能夠真正麵的生活,才一直這麼努力。

但是很不巧,在他剛收到他通過一家規模不小的企業的招聘訊息時,正好S市迎來了一場大地震。

地震來臨的時候薛淩正在家裡祖堂祭拜曆代傳下來的名為破軍的古劍。

據祖籍記載,這把古劍曾經跟隨先祖征戰四方,殺氣極重,需要曆代子孫放在祠堂供奉才能緩解此劍的殺氣。

同時祭拜還有一個好,就是這把古劍上的可怕兇氣,震懾各路牛鬼蛇神,保護曆代子孫鬼邪不侵。

薛淩寄希於祖宗多年祭拜的古劍能夠保佑平安,便將供奉在祖堂上的破軍劍連劍帶鞘一起拿出,抱著劍在角落裡。

多年的消防演練經驗告訴薛淩,地震發生時,怎麼跑都意義不大,牆角纔是最安全的地方。

不過最後還是不幸被落石砸中,暈死了過去,結果睜開眼後,就來到了這個地方。

而巧的是,一起穿越過來的,還有這一把古劍。

大難不死淩雪自然大呼萬幸,對於穿越淩雪並不鬱悶,鬱悶的是,一個大男人竟然穿越到了一個上,而且還是一個幾乎沒有武學天賦的廢材上!

“七百零一,七百零二,七百零三。”

一聲聲悶響在鐵木樁上發出,淩雪咬貝齒,豆大的汗水從俏臉上一滴一滴的落下來,訓練到現在,甚至將淩雪腳下的糙的青石地麵都打了。

“我一定要進凝脈境,隻有進凝脈境,我纔有資格進天雲武府。隻有為天雲武府的核心弟子,我才能得到能夠使江老徹底痊癒的丹藥百草丹,我纔可以為這的宿主一雪前恥。”

這位宿主本來是壽泰城的淩家大小姐,但是因為天資廢材,父母早亡,族唯一一個照顧的隻有這位江老。

勢單力孤又生得貌的淩雪遭到家族堂兄的覬覦,有次家族人員空虛時,差點就讓的堂兄給趁機奪走紅丸。

幸好最後關鍵時刻讓一直照顧的江老的神識察覺,終於及時保住淩雪的清白,隻是這時到過度驚嚇的淩雪早已丟了三魂六魄,被在虛空中徘徊的薛淩靈魂趁虛而。

江老大怒,與族長老大鬧一番,最後雖然打傷了一位長老,但自己也中了致命的傷害。

最後隻得拖著老病之軀帶著淩雪兩人來到臥龍村暫住。

小院裡住下不久,江行遠上的道傷已經極為嚴重,到了幾乎無法起的程度。

穿越回來後淩雪最後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逐漸接和適應了的。

不甘平凡的淩雪朝江老請教了修煉的方法,但是遭到了江行遠的強烈反對。

他認為以淩雪的資質就算是吃上非人的練武痛苦,也不一定能突破凝脈境。

而且江行遠也捨不得自家貴的小姐淪落在外還得去吃如此的皮之苦。

但是在淩雪的再三堅持下,最後還是將修煉和運氣的方式教給了淩雪。

通過這件事,江行遠到了淩雪上的變化,不論是格還是其他的地方,卻是都與過去大大不同。

不過因為淩雪醒過來後失憶了一段時間,江行遠並沒有想的太多。

融合了原來“淩雪”的大部分靈魂,淩雪已經很清楚自己所的世界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強者為尊!

隻要你有足夠的武道修為,你就可以藐視皇權,藐視規則。

這個世界的規則,隻適用於弱者。

而想要為武道強者,需要比尋常人更高的天賦之外,還要一顆強者之心,以及無比堅韌的強大意誌。

淩雪隻是一介弱子,格懦弱,修武之心不夠堅韌。

而薛淩,前世為男人的他本就帶有更加堅強的意誌。

如今兩世為人,加上前一世獨一人爬滾打十多年的經曆,心之堅韌,遠非淩雪這樣的千金小姐能比。

“九百五十六……九百五十七……”

淩雪隻到這一拳揮出後,隻覺渾的力氣彷彿都被空了一樣,一陣眩暈襲來。

“噗通!”淩雪終於摔倒在地,兩手傳來鑽心的疼痛。

隻是淩雪仍然不放棄,掙紮著爬了起來,上的青衫此時已經沾滿了地上的泥土。

“我覺我距離凝脈境一層已經非常接近了,就剩下一層紙的距離了,再堅持住。”

弱小的裡此時竟然又迸發出些許力量,不顧雙手的疼痛與渾的疲勞,淩雪一拳一拳堅定不移的打在了鐵木樁上。

一聲一聲的悶響在木樁上發出,每一拳下去都有花濺起!

“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

最後一拳落下,淩雪再也堅持不住,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劇烈的息著,渾香汗淋漓,浸了淩雪上青的衫。

十七歲含苞待放的玲瓏曲線以及纖細材,在這一刻展無。

而就在淩雪終於耗盡渾最後一力氣的時候,背負在後的古劍此時突然發出漆黑的毫。

這些毫就像無數螢火蟲一樣,一隻一隻的飛淩雪的裡麵,渾傳來麻麻的覺,淩雪可以清晰的到渾的筋骨都在這些毫的淬煉下變得更加堅韌。

而這,就是淩雪每天拚死也要撐到一千下的力,唯有耗盡渾所有的力氣,這把破軍劍才會將它自吸納的天地元氣送給淩雪。

而天地元氣,就是淩雪突破進凝脈境的最重要因素!

這也是淩雪能夠修煉一年就能有別人七八年修煉的果的原因,原本淩雪因為質的原因,無法到天地的元氣,再怎麼練武也無法突破到凝脈境。

雖然不明白破軍古劍如何做到,但有了破軍古劍的幫助,淩雪終於可以使得到元氣的淬煉。

“苦了這弱的,本來不用承這麼多的皮之苦,有個好皮相的人在這個世界本不用那麼努力,隻要在嫁給一個有錢的好人家就可以了,江老的病也可以迎刃而解。”

淩雪喃喃說道,眼中出一深邃。

“隻是我本是頂天立地的男兒,嚮往的本就是快意恩仇,仗劍天下的豪,就算如今穿越為了兒,但我之肝膽男兒心,也從來沒有變過,不能違揹我心去做那攀龍附之事!”

隻是英雄就當仗劍行天下,心有豪便應踏染青天!

英雄不問出,更遑論別!

這就是淩雪心最深對於這次穿越的想法和追求,也是淩雪來到這個武道至上的世界時產生的夢想,更是淩雪每日不分晝夜練拳的最深力。

在最後一隻黑的螢火蟲飛淩雪的軀當中後,淩雪忽然覺得一直以來一直試圖突破那層紙,此時終於被這些元氣破開,在這一瞬間,隻到三魂七魄盡皆震,直接將震得暈死過去。

淩雪震暈過去的時候,背上的破軍劍上有黑的毫閃耀,一條黑的雲線從劍柄流出,與淩雪的後背連線在了一起,沒有人注意到此時的淩雪渾已經被黑的毫所包圍,古劍與淩雪此時正產生著不可思議的變化。

不知道多久,淩雪再一次睜開眼睛,眉頭微微皺著,仔細的那一縷靈魂的悸。

坐了起來,意念一,頓時,淩雪到自己的五似乎已經發生巨大的變化,最明顯的,莫過於現在能夠聽到本不應該聽到的聲音。

“那江老頭子,半死不活的人了,還要占著村裡的院子,真是讓人心裡不爽啊。”

“是啊,要不是這老不死如今還有凝脈境五六層的實力,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村裡人早就把院子搶回來了。如今就等這老不死的閉上眼睛,嘿嘿,院子和老不死那出落得水靈靈的孫也都是咱們的。”

“其實也不用等著江老頭子閉眼歸西了,據我幾次觀察,這老不死其實已經和活死人差不多,沒剩下幾分力氣。今天大哥來了,江家那院子必定是咱們的,至於那個水靈靈的孫,雖然有點兒可惜,不過就權當做咱們的孝敬獻給大哥了。”

遠,正是臥龍村有名的兩個子阮二與牛三的談話,雖然隔著老遠,但他們的聲音卻清晰的傳淩雪的耳中,淩雪臉微冷之下,卻又出了一怪異的神,這聲音顯然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但如今卻能夠聽得一清二楚,不僅如此,以淩雪為圓週中心的幾百米地的風吹草,似乎都瞞不過的耳朵。

而且,淩雪發現自己的視力更好了,覺到自己似乎已經突破了5.3的視力極限,正在朝著至6.0的水平進軍,院裡土牆上的細紋理可以清楚的分辨,甚至連細裡的幾隻螞蟻的結構都清晰可查。

淩雪暗道自己這兩年的努力果然是正確的,隻有驗過這個世界真正的武道,纔不枉重生走一遭。心中慨之餘,約約之間,似乎自己思維的運轉速度,也比平時更加迅速。

武者突破凝脈境之後通常都會覺醒武魂,如是想著,淩雪的心念微微一。

卻見在古劍和淩雪的後,都出現了一把渾漆黑,唯有劍刃流著妖異的紅芒的細劍虛影,而在劍柄,纏繞著一條一尺長的青蛇虛影,蛇頭在劍柄底下出,兩道紅瑩在虛空中閃耀著,蛇口正兇狠的朝著虛空吐著紅的信子。

“這是武魂!”

武魂,種類分為自然係武魂,武魂,武魂還有特殊係武魂四種。

其中自然係武魂最容易理解和想到的便是風雷水火四種元素的自然係武魂;而武魂,則有刀槍劍戟等;武魂擁有者可以進行不同程度的化;而特殊係武魂則是指如靈武魂、花武魂、影武魂這些難以歸主流三類武魂的這些罕見但其又強大到令人無法忽視的武魂。

這是淩雪認為這個世界最為有吸引力的設定了,這個世界的武魂可以進行多重覺醒,第一重覺醒並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

而從第二重覺醒開始,武魂還會改變宿主本的形態,比如最簡單的火焰武魂,若是完二重覺醒,可能你就會產生火化,簡而言之,就是你的構會由細胞元素直接由火元素取代。

武魂覺醒的越高層,越會改變一個人的生命形態,有人為了更加強大的力量選擇了二重覺醒,但是也有的人為了堅守自己的本心,而選擇保留在一重覺醒的形態。

如今淩雪所見的這條青蛇想必是融合的“淩雪”靈魂覺醒出來的武魂。

而此時的青蛇武魂卻比書籍記載當中的青蛇武魂更新增了幾分邪惡,布滿青鱗片的頭上更是長出了一個微不可查的小角,如今青蛇那閃著紅芒的眼睛,顯得更加有進攻。

“武魂產生了進化,而且似乎與我自己的武魂發生了融合!”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擁有雙生武魂的武修,都是天才,而之前連修煉都問題的淩雪,此刻卻擁有了比雙生武魂更加傳說的武魂,融合武魂!

融合武魂淩雪也隻是在書籍中書籍中見過,徠郡附近大大小小城池中,雙生武魂,都是麟角的存在,而擁有融合武魂的武修,淩雪聞所未聞。

而且淩雪這個看上去十分妖異的漆黑劍魂,卻與書籍中描述的武武魂不太相同,一般的武武魂隻有在武者上有武魂虛影,而淩雪的武武魂竟然在武上也出現了武魂虛影。

“既然書籍中沒有出現過,就暫時命名你為蛇劍武魂吧。”上引的微末天地靈氣來淬煉,達到凝脈境一層。”在神州這個武道為尊的世界,若是不能擁有凝脈境以上的實力,恐怕一生一世都隻能留在臥龍村這個小地方裡麵。在這裡,修為是相當於文憑一樣的東西,是各行各業的敲門磚,出了臥龍村這個小小一隅,武境的修為對一個人的前途而言,隻會顯得越來越重要。咦……文憑?解說君裡為何突然冒出這種奇怪的東西?是的,文憑確實不是這個世界的用語。薛淩本也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是從另外一個遙遠...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