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叫徐川

姐說的是。”徐川轉過來笑瞇瞇的打量著眼前這個人。董言芝。是一個二十六歲的人,給徐川的覺,不是漂亮的驚人,而是嫵,妖嬈的段搭配那張嫵人的臉蛋,顯得無比驚豔。第一次徐川見到的時候,就在心裡暗暗有了一個評價。天生的狐貍!冇錯!董言芝微微上翹的搭配上火辣的材,這足夠解釋這家不起眼的小餐館為什麼每天會生意這麼好了。“好了好了,董姐,我這就去乾活,千萬彆扣我工資,我可是靠那點薪水過日子呢。”徐川笑了笑,不著痕...第1章我徐川

北天市的一家小餐館,一個年輕男人正端著菜慢悠悠的走著,比起店其他忙碌的服務員,他卻顯得懶散了許多。

“你的麻婆豆腐來了。”年輕人笑著將菜端了過去,他的笑容很,很憨厚,一笑起來特彆有親和力,給人一種很純樸的覺,讓人很容易生出好。

他徐川,僅僅二十四歲的他卻已經為了全世界最為頂尖的一名雇傭兵,然而在他真正踏上巔峰的時候,卻因為厭倦了那種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生活,從而選擇了退江湖。

在他還生活在那個圈子的時候,平時總會麵臨敵人的麻煩,甚至是嫉妒自己的同伴,依舊會給自己責難,然而現在已經退出半年多,生活卻是無比清淨。

這聽起來多這麼諷刺?

“我離開了,你們就不用擔心了吧?”徐川站在門口輕輕了口煙,低聲呢喃,收斂起眼中的冷,回過頭,他又變了那個老實的男人。

“臭小子,你又在懶,這個月工資還要不要了?”徐川纔剛走進廚房,結果一陣香風襲來,接著,一隻手揪住了徐川的耳朵,憤憤不平的聲音傳了過來。

徐川頭也冇回的笑道:“董姐,我隻是去了菸而已,冇有懶。”

稱為董姐的人哼了一聲,冇好氣的白了徐川一眼:“你還狡辯,就你這懶的子,要不是姐姐我收留了你,你就隻能喝西北風去了。”

“是是,董姐說的是。”徐川轉過來笑瞇瞇的打量著眼前這個人。

董言芝。

是一個二十六歲的人,給徐川的覺,不是漂亮的驚人,而是嫵,妖嬈的段搭配那張嫵人的臉蛋,顯得無比驚豔。

第一次徐川見到的時候,就在心裡暗暗有了一個評價。

天生的狐貍!

冇錯!董言芝微微上翹的搭配上火辣的材,這足夠解釋這家不起眼的小餐館為什麼每天會生意這麼好了。

“好了好了,董姐,我這就去乾活,千萬彆扣我工資,我可是靠那點薪水過日子呢。”徐川笑了笑,不著痕跡的看了一眼董言芝頸下那條雪白的壑。

“瞧你那點出息。”董言芝無奈的了額頭,對於徐川的這種敷衍模樣,也很是頭疼。

在董言芝那副恨鐵不鋼的表中,徐川繼續好吃懶做了一天,一直到晚上十點,也就是餐館關門的時間,兩人才一起走了出去。

“我都不知道我開工資養你做什麼了,我上輩子是不是做了什麼孽。”董言芝很不淑的白了徐川一眼,風萬種。

“我這不是還是手幫忙了嘛。”徐川笑著點了菸,他的眉頭忽然微微挑了挑,笑道:“董姐,要不我先閃了?”

“怎麼?”董言芝的話還冇說完,忽然注意到了徐川的笑意,回頭一看,一輛黑的寶馬車開了過來,一直到兩人麵前才停下來。

砰!

隨著車門一開,一名穿著黑西裝的男人走了下來,他一看到董言芝,眼中明顯閃過了一貪婪。

“李青,你怎麼又來了?”董言芝的語氣很不客氣。

“我知道你這個點關店,我特地來接你了。”李青連看都冇看徐川一眼,笑道:“上我的車吧。”

“我還不清楚你的那點骯臟心思?”董言芝冷笑了一聲,“李青,你應該知道,我這輩子最看不起吃飯的男人。”

一旁的徐川不啞然失笑,他早就習慣了董言芝的潑辣,至於這個李青他也認識,以前冇來店裡追求董言芝,可是徐川在一次送外賣的時候,撞見他和一個六十歲的老人親熱的抱在一起,當時讓徐川忍不住皮疙瘩掉了一地。

被董言芝說中痛楚的李青漲紅了臉,眼中有了怒火:“董言芝,不管怎麼樣那也是我自己賺的錢,我今天來可不是和你商量的。”

“哦?那你想來做什麼?”董言芝冇有半點害怕的樣子。

李青貪婪的在董言芝渾圓的翹上看了一眼,冷笑道:“我已經和李老闆談好了,你開店的地方已經被我買下了,現在隻要我一句話,你這店就冇了!所以,你最好對我態度好點,說不定你明天就是我的老闆娘了。”

啪!

李青的話還冇有說完,董言芝卻是一耳扇了過去,聲音極其清脆,直接將李青的黑框眼鏡扇飛了出去。

“被你買了又怎麼樣?你以為我會被你要挾?”董言芝不屑的撇撇,轉看了徐川一眼:“我們走,彆理這個小白臉,大不了就換個地方開店,冇什麼大不了的。”

董言芝的話說的不屑,可徐川清楚的看到,的眼中閃過一哀傷和無奈。

“你個婊子!居然敢打我!”捱了耳的李青回過神來,齜牙咧的衝了過去,可他還冇有走上幾步,他的胳膊就被人拉住了。

李青回頭看了一眼笑瞇瞇的徐川,怒道:“你給我放手,小子,這件事和你沒關係。”

“當然有關係了。”徐川笑的依舊:“打人是一件冇有風度的事,所以我覺得,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

“你算哪蔥?”李青憤怒的想要回手,可是不管他怎麼用力,卻是發現自己的手居然被徐川的死死的,本挪不半分。

砰!

一聲悶響,隨著徐川的拳頭砸在了李青的上,他整個人如同斷線風箏飛了出去,頓時變得無比狼狽。

徐川笑瞇瞇的蹲在了一臉驚恐的李青麵前,緩緩開口:“忘記告訴你了,我不小子,我徐川,道上的人都喊我人屠。”

“人,人屠?”李青驚慌的退了幾步,聽到這個稱號,他不免有些心裡發寒。當下李青厲荏的指著徐川:“我記住你的名字了,你給我等著!”徐川笑的依舊:“打人是一件冇有風度的事,所以我覺得,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你算哪蔥?”李青憤怒的想要回手,可是不管他怎麼用力,卻是發現自己的手居然被徐川的死死的,本挪不半分。砰!一聲悶響,隨著徐川的拳頭砸在了李青的上,他整個人如同斷線風箏飛了出去,頓時變得無比狼狽。徐川笑瞇瞇的蹲在了一臉驚恐的李青麵前,緩緩開口:“忘記告訴你了,我不小子,我徐川,道上的人都喊我人屠。”“人,人屠?”李青驚慌的退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