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爭房

親帶著他隻住西邊兩間廂房,也就是現在文家姐妹仨的家。七年前莊寅強母親不好,得回雲南去休養,他為了照顧母親去居委會那裡申請去雲南當知青,方便照顧母親。結果吧,他和他母親前腳走,後腳他們母子二人的兩間房,就被居委會安排給了文舒一家。一年後文舒一家被下放,這兩間房又空了下來。直到去年,莊寅強母親去世,正好他得到回城指標,比文舒姐妹仨提前了幾個月到家。因為隻有他一個人,居委會就安排他住當初文舒父母住的那間...所謂一朝春風來,萬皆重生。

一九八零年春,文家姐妹三個終於可以離開呆了五年的東北農場,回到京城的家。

姐妹仨五年前跟著被下放的父母去了東北,兩年前父母因為抗洪遇難,隻留下三人相依為命。

當地政府為了照顧們三姐妹,讓老大文舒頂替父親的職位,當了小學的教師,有了工資,三姐妹相依為命。

剛好國家有了回城的政策,三姐妹收拾好行李,象逃難一樣坐上回城的火車。

文舒帶著兩個妹妹,長途跋涉終於回到京城,姐妹仨邁進大雜院,還來不及鬆口氣,就被從們父母房間出來的一個年輕男人給驚著了。

房子被人占了,自己三人就沒有落腳地,在京城怎麼呆?死也要把房子搶回來。

“你是誰?為什麼會在我家?”

十六歲的大妹文卓氣得把包袱都甩了。

從房間裡出來的男人莊寅強,也同樣是這被嚇了一跳,這明明是他家啊,怎麼冒出來幾個姑娘,說是們家?

其實真相讓人心酸。

這個大雜院之前是屬於莊寅強爺爺的,在建國後爺爺和父親去世,他母親帶著他隻住西邊兩間廂房,也就是現在文家姐妹仨的家。

七年前莊寅強母親不好,得回雲南去休養,他為了照顧母親去居委會那裡申請去雲南當知青,方便照顧母親。

結果吧,他和他母親前腳走,後腳他們母子二人的兩間房,就被居委會安排給了文舒一家。

一年後文舒一家被下放,這兩間房又空了下來。

直到去年,莊寅強母親去世,正好他得到回城指標,比文舒姐妹仨提前了幾個月到家。

因為隻有他一個人,居委會就安排他住當初文舒父母住的那間西廂。

“你們又是誰?”

莊寅強看了看姐妹三人,還以為這姐妹仨找錯地方了,歪著頭靠在門框邊,一副子樣。

姐妹仨則是以為他是趁主人不在的小,當即鬧了起來。

莊寅強聽文舒們口口聲聲說這是們的房子,有些不耐煩起來,可看們大包小包風塵仆仆的樣子,又有些不忍。

偏他這個人吧,說不上特好也說不上壞,壞就壞在他的喜歡使壞,說些占人便宜的葷話。

“嘿,我說你們這是沒地兒去了?這樣吧,正好我家沒人,你們沒男人,咱們就兩家並一家,一塊兒住得啦!”

莊寅強口花花,卻把文舒給氣了個倒仰:這個該死的流氓想做什麼!

文舒子極為剛烈,覺到侮辱哪裡肯善罷甘休?

紅著眼朝莊寅強撲過去,和他廝打起來。

莊寅強也沒想到這姑娘如此彪悍,他哪能和孩家手啊?

一邊著一邊往屋裡退。

文舒不肯相讓追著進去,結果一不小心到屋裡的放東西的架子,架子上放著的裝鹹菜的壇子經不住搖晃,直直落下來,正中文舒服腦門。

“啊!”莊寅強嚇了一跳,文舒的兩個妹妹也被嚇壞了。

文舒腦一痛眼一黑,什麼也不知道了。

在場的人誰也沒有想到,此文舒在瞬間換了個芯子,而芯子的意識並沒有在原主上醒來,卻是進到一方神奇的空間。,隻留下三人相依為命。當地政府為了照顧們三姐妹,讓老大文舒頂替父親的職位,當了小學的教師,有了工資,三姐妹相依為命。剛好國家有了回城的政策,三姐妹收拾好行李,象逃難一樣坐上回城的火車。文舒帶著兩個妹妹,長途跋涉終於回到京城,姐妹仨邁進大雜院,還來不及鬆口氣,就被從們父母房間出來的一個年輕男人給驚著了。房子被人占了,自己三人就沒有落腳地,在京城怎麼呆?死也要把房子搶回來。“你是誰?為什麼會在我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