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世家貴女

,純黑的紗層層疊疊的,包裹著纖細的姿,雖然是黑的,但是襟、領口、袖口、束腰和擺上,都綉著青南山的聖花藍的冰蘭花,綉工緻,每一針彷彿都斟酌再斟酌才落下針一樣。原本應該沉悶的黑綉上這些藍的冰蘭花,頓時高貴起來,本不屬於的,卻在上展現出絕代風華。沒有準備的挽雲就這樣愣怔的看著眼前的,的容貌就是眼前被譽為聖宇帝國最的花冰蘭花在麵前也黯然失,特別是在此時如艷般的笑下,就是看了十多年的挽雲也看的呆住了。一黑的...青南山上,生長了幾千年的冰蘭花樹枝繁花茂,巨大的樹冠宛如一座小山頭籠罩著腳下的土地。

的人兒,的躺在冰蘭花樹長出地麵兩米高的壯的樹上,閉著眼睛睡得酣然淋漓。一頭青濃墨如瀑,在後傾瀉開,隨著微風飛舞著,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冰蘭花香氣。

「青龍宮,天玄月;青南山,雲卷舒;青王府,君如蘭……」

不知道半山腰上的那個院子裡傳來唱民謠的聲音,讓睡得正香的人兒不悅的蹙了蹙眉頭。

「小姐,你怎麼又睡在花樹上了,小心著涼。」

一個梳著雙髻綠的侍急匆匆地跑上來,抬頭看著樹上半睡半醒的人兒,心裡卻嘆著,這冰蘭花樹實在是又高又大又壯,看看,這一長出地麵的樹都比高還高。

緩緩的睜開蝶翼般的眼眸,抬起手了眼睛,手臂上挽著的輕紗隨著的作晃著,與那一頭青共舞起來。

「挽雲,你喊什麼,我才睡了一小會兒而已。」隨著說話聲,躺著的人緩緩坐起,巨大的樹上顯得小極了。

民謠聲又傳來,嘆息了一聲,「這民謠青南山沒有人不會唱了吧?」

「小姐,是整個聖宇帝國都沒有人不會唱。」挽雲糾正道。

「是嗎。」應了一聲後如水的雙眸看向遠,又嘀咕了一聲,「原來已經傍晚了啊!」

遠的雲變得淡淡的、的,如一條帶纏綿在落日的餘暉中,捨不得放落下去,橘紅的芒彷彿在回應著的深,映紅了遠山上的天空,絢麗了世界。

「小姐,京城來人了。」挽雲抬頭看著坐在樹上沒有走意思的人兒。

「又來了什麼人?」興趣不大的問道。

「是皇上邊的司總管,來傳聖旨的,說是皇上說,小姐今年已經十五歲了,來年就要及笄了,讓小姐月底前進京,準備來年的大婚。」挽雲一口氣把聖旨容說了一遍。

「哦,差點忘記我是太子妃了。」眉頭一蹙。

「還有,太子給小姐寫了信。」挽雲把手裡拿著的一封信墊著腳遞到的手裡。

「人沒來?」看著信封上悉的字型,的抿了一下,信封上隻有四個字「雲歌親啟」,同樣知道,裡麵的字數也不會多,這人從小言語就金貴著呢。

挽雲搖搖頭,「司總管隻說太子讓他捎來一封信給小姐。」

纖細白凈的手,撕開封印,展開信紙,果然就一句話,「雲歌,等我來接你」下麵落款隻有一個玄字。

南宮玄,這個在自己剛剛滿月時就在自己頭上上了他專屬頭銜的聖宇帝國的太子殿下,十五年來,無不在的參與著的人生,甩也甩不掉,真是愁人。

展雲歌深深的嘆了口氣,其實隻想這麼悠閑的在青南山過日子。

隨手把信一扔,挽雲早就知道會如此,每次太子殿下寫來的信,小姐看完都是這樣一扔,甚至連方向高度都不會變,準確的接住信紙和信封,把信紙裝進去,然後準備等下給小姐收好。

展雲歌又躺了下去,挽雲生怕又在這裡睡著了,商量道,「小姐,回房間去睡吧,天要黑了,風涼。」

「別吵,讓我再好好聞聞這冰蘭的花香,以後想要聞聞都不容易了。」

挽雲無語,「小姐,你要聞花香就去樹上啊,這樹小姐能聞出花香的味道來?」

「當然能了,這冰蘭花樹就連樹都帶著香氣的。」賴在樹上不走的人兒嘟囔道。

挽雲是無法從樹聞出花香來,但是想到整個青南山隻有小姐可以肆無忌憚的在冰花樹這兒待著,明智的轉變話題。

「小姐,老夫人已經讓人給小姐準備要帶去京城的東西了。」

「唉,家裡人是不是都在著樂呢,都在想,那死丫頭可算要走了。」展雲歌瞥了眼不嫌累的站在下麵喋喋不休的挽雲。

「哪有,都捨不得小姐呢,說小姐走了,這青南山都老了幾歲,太沒意思了。」挽雲故意拿腔調的學著那些人說話的聲音和作,學的活靈活現的。

展雲歌嗬嗬一笑,「口是心非,我走了,大哥終於不用擔心他的八哥被烤了吃,二哥也不用擔心睡不懶覺了,三哥的臉上再也不會被畫烏了,四哥的靴子裡不會被放青蟲了……」

樹上躺著的人每說一句,挽雲的臉就一下,心裡暗道:小姐,您還知道自己有這麼多的功偉績啊!

「可是,我走了會傷心,娘親會整日以淚洗麵,爹爹和爺爺沒了我這個開心果必然吃不下飯去,唉,這麼一說,我還真是捨不得走呢。」展雲歌話題一轉又嘆了一口氣,這一會兒功夫,把十五年沒嘆過的氣都給嘆出來了。

挽雲無語,小姐您就不要在這裡裝溫、乖巧了,那東西小姐從小到大就沒有過啊。

忽地,香風襲來,窈窕的影忽地從樹上躍下來,純黑的紗層層疊疊的,包裹著纖細的姿,雖然是黑的,但是襟、領口、袖口、束腰和擺上,都綉著青南山的聖花藍的冰蘭花,綉工緻,每一針彷彿都斟酌再斟酌才落下針一樣。原本應該沉悶的黑綉上這些藍的冰蘭花,頓時高貴起來,本不屬於的,卻在上展現出絕代風華。

沒有準備的挽雲就這樣愣怔的看著眼前的,的容貌就是眼前被譽為聖宇帝國最的花冰蘭花在麵前也黯然失,特別是在此時如艷般的笑下,就是看了十多年的挽雲也看的呆住了。

一黑的杏眸如墨,彷彿納進去萬般星辰,隻一眼就讓人沉醉其中,巧笑嫣然的歪著頭看著挽雲,一頭秀髮飄舞出去。

「挽雲也想在這樹上睡一會兒,聞一聞這冰蘭花的香氣?」

「人家纔不要呢。」挽雲回過神,一下子蹦出去三步遠,這冰蘭花香雖然很好聞,但是聞多了可是會眩暈的。

的臉微微發紅,心裡暗道:從小就侍候小姐,看了這麼多年,怎麼還被小姐的容貌給迷呢。

雖然侍候小姐多年,挽雲還是沒弄明白小姐的脾氣和子,人家小姑娘都喜歡艷麗的,怎麼的小姐就喜歡這連老夫人都不穿的黑呢?

聽說小姐出生就每日睡不醒,一直睡到三歲,醒來忽然會說話,會走路,還把那些的跟花朵一樣艷麗的服都扔了出去,說隻穿黑的。

無奈之下,老爺子下令,允許在小姐的上綉青南山的聖花冰蘭花,為了讓小姐的看上去不那麼沉悶,展家上上下下琢磨怎麼把這做的好看。

從此,綉著藍冰蘭花的黑就了展雲歌的最,隻有在年節時,才會換上鮮艷的,隻不過同樣綉著藍的冰蘭花。整個聖宇帝國隻有小姐可以在服上綉冰蘭花,所以小姐上的冰蘭花也象徵著的份和地位。

他們這些被特意訓練過的丫環侍衛就是從小姐三歲開始跟在邊的。

小姐是實打實的世家貴,被展家人用手心捧著長大的,從小到大隻有兩件煩心事,一是不能修鍊,二是太子殿下。

雲端高般的太子殿下在小姐滿月時就霸上小姐了,可是小姐這麼多年都對太子殿下不冷不熱的,整個帝國的如果那個被太子殿下看一眼,都會激上好幾天,可是偏偏小姐對著如此風華瀲灧的太子殿下一點也不上心。

唉,們是真的弄不明白小姐的心思啊!這麼完的太子殿下不要還有什麼樣的男子能小姐的眼?真是愁人!

「走吧,這個時辰去那裡蹭飯還是來得及的。」展雲歌看了看天,懶洋洋的往山下坡走去。

挽雲無語,就是來不及,老夫人也會讓人立即給小姐做了擺上一桌的。

不過,隻要小姐不在樹上睡覺著了涼就好,小姐不能修鍊,子貴著呢!

冰蘭花樹長在青南山最高,展家住在青南山的半山腰,回去要走一段山路的。

見展雲歌已經走下去一段路了,挽雲趕在後麵跟上。

展雲歌下了山,一路穿亭過院的,來到了展家老夫人住的馨苑,剛到院門口就看見,侍候老夫人的陳媽站在門口遙遙的張著,看見展雲歌的影頓時驚喜的迎了上來。

「小姐,您可回來了,老夫人等著您用晚膳呢。」

展雲歌一雙漂亮的柳葉眉一挑,停下了腳步,「這裡有客人?」

陳媽一怔,心裡暗道:小姐就是個人,自己一句話怎麼就知道老夫人這裡有客人?

「是啊,太子殿下來了,正在跟老夫人說話呢。」陳媽隻好如實說了。

展雲歌回頭看了眼挽雲,意思是你不是說南宮玄沒來嗎?

挽雲覺得自己手裡著的太子殿下給小姐的信有些燙手,趕解釋道,「小姐,挽雲真的不知道太子殿下來了。」

「既然這裡有客人,那雲歌就不打擾了。」展雲歌轉回頭,扔下一句話轉就往回走。

陳媽還沒開口,院門口就傳來一聲清潤的聲音,「雲歌。」

這兩個字生生的把展雲歌往回走的腳步給攔住了。

------題外話------

開新文了,親們還在不?腰,回去要走一段山路的。見展雲歌已經走下去一段路了,挽雲趕在後麵跟上。展雲歌下了山,一路穿亭過院的,來到了展家老夫人住的馨苑,剛到院門口就看見,侍候老夫人的陳媽站在門口遙遙的張著,看見展雲歌的影頓時驚喜的迎了上來。「小姐,您可回來了,老夫人等著您用晚膳呢。」展雲歌一雙漂亮的柳葉眉一挑,停下了腳步,「這裡有客人?」陳媽一怔,心裡暗道:小姐就是個人,自己一句話怎麼就知道老夫人這裡有客人?「是啊,太子殿...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