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五寶降臨

熱。蘇雲玲雙手抱在前冷笑:“真臟,懷得誰的孩子都不知道,肚子大得像個怪。果然,你們姓路的都不正常。”“我、我的孩子。”路靈趴在地上,捂著肚子,疼的掉淚:“蘇雲玲,我求你,看在我和你還算姐妹的份上,送我去醫院……”“剛纔不還讓我滾嗎?”“求求你,孩子是無辜的,我求你。”“讓我送你去醫院也不是不行,你說,是不是你給爸爸下的藥,篡改份合同?”蘇雲玲邊說邊看新做的甲,淡然冷漠,而後拿出手機錄音。“是我!是...“滾!!”

路靈聲嘶力竭的喊,卻被後的黑保鏢強行按到地上。

巨大的孕肚到大理石地板,下瞬間熱。

蘇雲玲雙手抱在前冷笑:“真臟,懷得誰的孩子都不知道,肚子大得像個怪。果然,你們姓路的都不正常。”

“我、我的孩子。”路靈趴在地上,捂著肚子,疼的掉淚:“蘇雲玲,我求你,看在我和你還算姐妹的份上,送我去醫院……”

“剛纔不還讓我滾嗎?”

“求求你,孩子是無辜的,我求你。”

“讓我送你去醫院也不是不行,你說,是不是你給爸爸下的藥,篡改份合同?”蘇雲玲邊說邊看新做的甲,淡然冷漠,而後拿出手機錄音。

“是我!是我做的!”

“說清楚點。”

路靈疼得快要昏過去,無力息:“是我給爸爸下藥,篡改份合同,是我做的。”

終於,蘇雲玲隨意揮手,讓保鏢送去了最近的醫院。

蘇雲玲看著遠去的救護車冷笑,路家千年中醫世家又如何,冇了蘇父扶持,也就是個空殼,往後蘇家的一切都得歸!

路靈躺在手檯上,拚儘全力保持清醒,看著刺眼的手燈,從湊在前的人中認出一個人。

“三胞胎!”

“不對不對!還有兩個在裡麵,快去主任!”

“堅持,彆睡過去!”

……

一場漫長艱難的戰役,待到終於結束,路靈已經筋疲力儘。

護士們抱著五個哇哇大哭的孩子給看,接著孩子被抱出去,病房裡隻剩一個醫生。

路靈認出人,竭力抬手抓住陳潔的袖:“讓、讓那個人照顧好他們……”

“好,他會對他們好,會照顧好的,我保證。你先休息。”

路靈聽陳潔保證,才艱難閉眼,心裡默默難,對不起,我的寶貝。

——

五年後。

機場。

素白銀紋旗袍勾勒出人凹凸有致的線,人麵容素淨淡雅,木簪鬆鬆挽著長髮。

令回頭率極高的不是那張漂亮的臉蛋和養眼的材,而是跟在邊戴著墨鏡的三個萌娃。

路靈拖著行李箱,最近帝都興起一子中醫研究,作為路家中醫唯一的傳人,當然要過來。

闊彆五年的故地,踩在悉的土地上,路靈有些惆悵。

“老媽又在神傷了。”大娃托了下墨鏡,拿出手機直播:“大家好,我們到帝都啦,朋友們介紹介紹帝都小吃啊。”

二娃神淡淡的應聲,敷衍的對路靈道:“媽咪彆傷心。”

路靈的點頭,日子難過,好在邊有三個寶貝。

正要彎腰抱小孩,二娃已經低頭下棋,現在他已經到這個件排行榜第一,他們都太弱了。

三娃則抱住路靈的大蹭了蹭:“媽咪不要理哥哥!跟我玩就好了!”

路靈三娃的小臉蛋,這幾個孩子才五歲,智商卻超高。

大娃三歲就拿著手機直播,依靠萌萌的臉蛋和有趣的言論收穫不,如今一天的收益就是一個月的工資。

二娃是國際棋手,每逢比賽必贏。

而三娃,看上去最開朗,實際上最喜歡在夜裡在電腦前啪啪打。

路靈也不懂,估計就是網上說的黑客,隻想讓三娃好好休息,卻每次都被他哄得暈頭轉向。

這三個孩子如此高智商,也不知道他們的父親究竟是何等人。

路靈還是很清楚的,智商方麵肯定不是傳的的。

三個萌娃剛離開安檢口,機場工作人員目震驚的追尋他們的影。

剛纔過去的三個小孩和陸總的雙胞胎好像!…”“剛纔不還讓我滾嗎?”“求求你,孩子是無辜的,我求你。”“讓我送你去醫院也不是不行,你說,是不是你給爸爸下的藥,篡改份合同?”蘇雲玲邊說邊看新做的甲,淡然冷漠,而後拿出手機錄音。“是我!是我做的!”“說清楚點。”路靈疼得快要昏過去,無力息:“是我給爸爸下藥,篡改份合同,是我做的。”終於,蘇雲玲隨意揮手,讓保鏢送去了最近的醫院。蘇雲玲看著遠去的救護車冷笑,路家千年中醫世家又如何,冇了蘇父扶持,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