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覺醒的至尊

記憶,自然知道了這一切的前因後果當明白到發生了什麼事之後,就連自己都要無語了。他差點就要死了,跳河自殺,還是為了一個欺騙過自己的孩,被沖昏了腦袋,接不了被欺騙的殘酷事實,跳湖尋死。最後,他還是被人發現,從冰冷的湖水中救了起來,隻是回來之後昏迷了三天三夜,氣息萎靡,花費大代價用了諸多靈材藥寶,這才最終吊住了一口生氣,活了下來。能不能不要這麼窩囊啊。葉晨哀嘆,對於自己這一世的窩囊無能,就連他自己都有種...“兒,孃的好兒,你快醒醒”

朦朧之中,有著一道悉的聲音在耳畔邊響起,充滿了急切與擔憂,不斷地呼喚著沉睡的自己,將葉晨從最深沉的意識中拉回來。

直到許久之後,葉晨終於從昏沉的意識中蘇醒過來,睜開雙眼的一剎那,芒刺眼,半響之後才適應過來。

他到自己躺在一張溫舒適的大床上,而床榻邊上坐著一位風韻猶存的婦人,白皙細致,梳著發髻,著華貴,雍容麗,是一位大戶人家的貴婦人。

婦人正是眸含淚,握住了他的手掌,不時地簌簌落淚,殷切地呼喚著自己的名字,有著傷與悲痛。

不遠,還有著一個十四五歲生得艷如花的小丫鬟亭亭玉立,紅齒白,得的衫將小丫鬟發育超前的軀勾勒出幾條人的曲線,滴滴的小人一枚,也是急切地看著床上的葉晨。

睜著烏黑分明的大眼睛,突然看見了昏迷許久的爺終於睜開眼睛,頓時欣喜得手舞足蹈,連連呼喚“夫人,您快看,爺醒過來了,爺他醒過來了。”

聽得小丫鬟的呼喊,婦人連是急忙看過去,一看果然如此頓時眸中淚水不斷紛落,卻是驚喜而泣“晨兒,你醒了”

這不是廢話嗎

躺在床榻上的葉晨很是無奈地一笑,但是看著母親關切期盼的眼神,卻是了下來,虛弱地輕嗯了一句“娘,我醒了,不用擔心,我沒事,好著呢,隻是子還有些虛弱而已。”

隻是聽言,婦人更是落淚紛紛,旋即沖了出去,留下了一句話“你等著,我去你爹過來看看。”

葉晨本想拒絕,但是奈何母親早就是沖了出去,來不及他去挽留,隻能作罷。

“這一世,我終究是重生為人了”

年微,喃喃自語了一句。

這個時候的腦海中,有著太多太多的記憶了,源源不斷地從最深湧現出來,讓他一陣迷茫,片刻後才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我是千月,一代年輕至尊千月,當世年輕一代最強者之一”

葉晨明悟了前世今生,瞭然了所有的一切。

他的前世,輝煌無限,才絕艷天下,為一代無敵的年輕至尊,征戰大帝之路,高歌猛進,與諸天萬域最強的年輕天驕爭鋒,競逐天地間的主宰之位人皇

失憶前,他可謂是冠絕了一個時代,讓諸天萬域中不知道多天驕為之失、黯然,麵對他隻能如高山般隻可仰而不可逾越。

他能與世間上最為可怕的幾位大敵在人皇道路上爭鋒,萬世矚目,被譽為是最有機會為人皇的天驕至尊之一。

同樣,他也是一方大世界小神界的主宰者,一方神國的無上國主,統率億萬生靈,何等威風與榮耀,幾可極盡輝煌,彩照耀諸天萬域,誰與爭鋒。

但是可惜,天妒英才,最後他突破大境界的時候,不幸遭遇了世上最為可怕的無上大劫,雙重大劫一起湧現,連蒼天、青天、黃天、幽冥天這些上蒼九天化都在大劫中出現了,出現了史無前例的忌天劫。

這是世間上最為可怕的大劫,可滅絕一切。

而且當年的千月太強大了,一個人就得諸天萬域不知道多年輕人傑抬不起頭來,驚艷萬古。

各路大敵都不願意看著他長起來,唯恐他日後真的就萬域主宰人皇之位,在他渡劫的時候推波助瀾,不惜冒著遭天譴的致命危險出手,最終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導致他重傷垂死了。

最後,因為封印帝關大兇,他被七位遠古大能強行合力獻祭。

昔日的那些王者好友得知訊息太晚了,最終都未能夠及時出手相助,千月最終還是無奈殞落了。

不過冥冥之中還是有著一生機,他到頭來還是轉世重生了,前世所有記憶都還在。

葉晨微微一嘆,這一世的他,也有十六歲了。

小丫鬟湊到了床邊,見到爺醒來的時候也欣喜得哭了出來,大眼睛紅紅的,哽咽道“爺,你終於醒來,再不醒來老爺夫人都要瘋了。”

覺醒之後,他還保留著這十六年的記憶,自然知道了這一切的前因後果當明白到發生了什麼事之後,就連自己都要無語了。

他差點就要死了,跳河自殺,還是為了一個欺騙過自己的孩,被沖昏了腦袋,接不了被欺騙的殘酷事實,跳湖尋死。

最後,他還是被人發現,從冰冷的湖水中救了起來,隻是回來之後昏迷了三天三夜,氣息萎靡,花費大代價用了諸多靈材藥寶,這才最終吊住了一口生氣,活了下來。

能不能不要這麼窩囊啊。

葉晨哀嘆,對於自己這一世的窩囊無能,就連他自己都有種一掌過去的沖犯賤

昔日自己就算是歷經萬域大敵的圍攻都能夠大難不死,而今卻差點為了一個人跳河自殺,這種死法傳了出去,被昔日的大敵知道,被諸天萬域的人知曉,估計都要笑死了,太過憋屈了。

不過聯想起最初的自己,為了伊舞,唉

一聲輕嘆,代表了多,他思緒種種,憶起了以往的直接,有著難言的緒難以抒發出來。

小丫鬟看著爺眉頭鎖,忍不住輕聲道“爺,你怎麼了,是不是還痛著呢。”

“不是。”躺在床上的葉晨搖了搖頭,見著小丫鬟緻人的小臉,突然揚起了一抹笑意,勾了勾手指,“環兒,過來一下。”

“爺,有什麼事嗎”小丫頭環兒很順從地湊上前。

這時,葉晨突然出手,對著湊過頭來的小丫鬟俏的小臉蛋兒了一把,調戲地嘿嘿笑道“本爺這是在想著怎麼把環兒騙上手呢,嘿嘿,這小臉蛋兒真白真,本爺喜歡。”

“啊”環兒驚呼一聲,急急退開了好幾步,臉紅如火,艷滴,雙手在後扭,很是“爺您這是在欺負環兒。”

“哈哈”葉晨哈哈大笑,但是引發了上的傷勢,忍不住咳嗽起來,讓環兒很是擔憂,顧不上爺的調戲沖上來,關切道“爺,你沒事吧。”

能沒事嗎就這幅孱弱的,跟以前相比起來真的差太多了。

葉晨苦笑搖頭,沒想到昔日威震萬域的自己,也有著這樣落魄的一日。

不過想起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為什麼自己總是那麼悲哀呢。

“孽子,你終於願意醒過了來了。”

一聲大喝,大門砰地一聲被推開,人還沒有到來,吼聲就到了。不用葉晨想,也知道肯定是這一世的老父親過來了。

果然,一位高大的中年英俊男子大步走進來,一華貴的長袍,紫金緞,著華貴,眉宇之中有著常人難有的威嚴,顯得不怒而威。

後,婦人跟了上來,頓時惱道“葉傲你吼什麼吼,沒見到晨兒是剛剛醒來的,子還很孱弱嗎”

葉傲是葉晨父親的名字,而母親則是夏薇,人如其名一樣麗。

葉傲神稍緩,嗯了一聲,來到葉晨的床榻邊上,看著葉晨真真切切地醒過來,雖然也很激,但是拚命地忍住了“你真的醒來了”

您老這不是廢話嗎

葉晨差點要翻白眼了,但是想起了他們的份,又看到他們關切的眼神,忍不住心中一,嗯了一聲。

婦人坐在床邊,地抓住了葉晨白皙的手掌,泣聲落淚,道“兒啊,你可不要再嚇母親了,母親可是經不起你這樣的驚嚇,不要再尋死了好嗎”

葉晨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看到了屋子裡幾人關懷切的,是真真切切的親,是前世孤兒的他很難的父母關,差點要落淚了。

諸般話語用到了嚨上,最終隻有一聲輕嗯,卻勝過了萬千話語。

正是溫語間,一個下人急急跑過來,恭敬道“老爺,夫人,爺,楊家的人來了,還有楊怡小姐的人禮邀請函也來了。”

楊家的人楊小姐

這一刻,葉晨雙眸閃,顯得很刺眼。

楊怡,正是讓未曾覺醒記憶之前的自己為自殺的子

ps新書上傳,希各位喜歡聖傳的可以多多支援,推薦、書評、打賞。

這幾天新書活就會開始,手機話費、會員、書幣、神禮之類送不停,更有可能獲得15年新款智慧手機,敬請切。

永恒聖帝葉晨聲。婦人坐在床邊,地抓住了葉晨白皙的手掌,泣聲落淚,道“兒啊,你可不要再嚇母親了,母親可是經不起你這樣的驚嚇,不要再尋死了好嗎”葉晨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看到了屋子裡幾人關懷切的,是真真切切的親,是前世孤兒的他很難的父母關,差點要落淚了。諸般話語用到了嚨上,最終隻有一聲輕嗯,卻勝過了萬千話語。正是溫語間,一個下人急急跑過來,恭敬道“老爺,夫人,爺,楊家的人來了,還有楊怡小姐的人禮邀請函也來了。”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