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離婚

最不喜歡的。「簽字吧,難不許關舟你還對我有舊?還是說,你心頭的摯比不過這些東西?」許關舟被激得暴跳如雷:「我會對你有舊,做夢!離婚可以,那塊地已經轉我們許家公司名下,你拿不走!」程鹿心頭一沉,那塊地……拿不回來了嗎?閉了閉眼睛:「那就以雙倍價格賠償給我,在財產方麵我要更多。」許關舟看的眼神已經厭惡至極:「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程鹿沉靜雙眸著火:「我也沒想到。」對視好一會兒,許關舟發現對方不甘示弱...疼,是誰弄得好疼!

程鹿的意識浮浮沉沉,如溺水的人一下子被撈出水麵,猛地睜開眼睛,對上眼前那雙冰涼的眸子。

這男人長得好悉,但他的手——

為什麼在解前的紐扣!

劈手扇了一掌,捂著領口一下子退到床頭。

男人捂著臉冷笑:「程鹿!你這是幹什麼?擒故縱?」

「我警告你,我對你耐心有限,是你自己說離婚前想要一個孩子,我才勉為其難全你,別給臉不要臉。」

這個聲音,這句話如一道驚雷,瞬間劈醒了。

不是已經死了嗎?

為什麼回到這充滿辱的一夜!

眨眨眼睛,總算看清了這個男人的臉。

沒錯,是老公——許關舟。

結婚三年,許關舟從未過,而對他深種,了整整七年。從年無知的十六歲到二十三歲,最好的青春年華都給了這個男人!

可他呢!明明心裡有初白月,卻還是為了家族利益娶了。

天真的以為這就是緣分使然,他們會一輩子幸福下去。

守著冷如冰窖的婚姻,咬著牙堅持,現實在結婚後的第三年狠狠甩了一記耳——許關舟要離婚。

因為他的初,文可可回來了。

卑微如,一開始怎麼都不願意放手。

長達半年的拉鋸之後,父親病重,程家岌岌可危,不得已答應離婚,放棄所有財產,隻為了要一個和許關舟的孩子。

現在想來,多可笑!

一個不自己的男人,這麼多年來隻了自己!

許關舟當時冷笑著說,自己隻會三次,如果懷不上孩子,也是程鹿自己沒福氣。

令人意外的是,竟然真的懷孕了。

離婚後,獨自扛過十月懷胎,擁有了一個可的小兒。然而文可可故意讓程家知道帶著孩子離婚,還一分錢沒要就被許家掃地出門,氣得程父當場病發,撒手人寰。

母親和哥哥也對失至極,程家從此倒了。

悲劇還沒有結束,文可可怎麼可能容忍擁有許關舟的孩子。

很快,還沒滿一週歲的兒得了急病,沒撐過24小時,死在了的懷裡。

不會忘記那一天求到許關舟門前,那個男人冰冷無的臉。

更不會忘記文可可依偎在他邊,炫耀高傲地告訴,其實從一開始,和許關舟的婚姻就是一場利用。而兒的死,就是文可可一手策劃的!

許關舟想要程家那塊地緩解自家的資金危機,而當時腦的程鹿本沒聽父親的勸告!

絕之下的程鹿抱著兒的首跳江自盡。

上天彷彿是故意折磨,死了之後,變遊魂一直無法離開許關舟邊。隻能親眼看著許關舟和文可可幸福了好多年,越看越心寒……

想到這些屈辱的過去,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幾耳。

——原來,滿手沾上鮮也能笑得這麼甜嗎?

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你想改變這一切嗎?

程鹿當時不假思索,立馬回答:想!

等再睜眼的時候,自己已經回到與許關舟即將同床共枕的時刻。

程鹿都想起來了,重生了!

為遊魂後三十年,終於回來了!

許關舟見一會兒獃滯,一會兒痛哭,一會兒又滿眼驚喜,忍不住厭惡地皺眉:「怎麼,現在又想表演發瘋的戲碼?程鹿,這是我最後一次容忍你,如果你不想要孩子,那就接我之前的離婚協議。別以為裝瘋賣傻就能保住許太太的位置!這本不屬於你!」

程鹿被他的聲音驚醒,眼神淩厲:「我改主意了,我們來重新擬定一下離婚協議。孩子——我不要了!我要離婚!」

許關舟錯愕幾秒。

他有點不認識這個人了。

程鹿可是對他癡迷不已,婚後三年他一次都沒過,離婚的時候什麼都不要,就想要一個屬於他們的孩子,磨泡說了好久,總算讓許關舟鬆口。

現在,居然改主意了!太從西邊出來了嗎?

程鹿利落地披上一件大:「客廳等你。」

等許關舟下樓,已經擬好了離婚協議的容。

「你太慢了,別耽誤我時間。你的離婚協議我不認可,想離婚的話,你簽了我這一份才作數。」說著,遞上那份剛剛出爐的協議。

許關舟疑地接過來一看,吃驚不小。

程鹿竟然想要回之前那塊地!

不僅如此,還要分掉許關舟婚一半的財產。

「你也太貪心了!」許關舟暴跳如雷,「沒想到你是這種慕虛榮的人,算我之前看錯你,你跟那些為了錢往上爬的婊子有什麼兩樣?」

程鹿哈哈大笑,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看吧,七年摯,在他眼裡就是這麼不堪。

「那你呢?當初騙我結婚,就為了我家那塊地,你又跟那些婊子有什麼不同嗎?許大爺,我們倆彼此彼此!」

笑著,優雅地靠在沙發上,笑容輕嫵,眼神冰冷如霜。

「簽字吧,不然我是不會答應跟你離婚的。」

「你以為這樣我就離不掉?」許關舟真的有點火了。

這個人平日裡看起來順乖巧,沒想到在離婚這件事上突然清醒,反倒讓他覺棘手。

「哪有離不掉的婚呢?隻要許你堅持,一定能跟我離婚。」

「可是……你的寶貝文可可就沒有那麼好的名聲嘍。我會跟你打司,會把你婚出軌的事實宣揚於眾,會讓你的心上人白月的形象一落千丈。」

程鹿用最甜的聲音說著最殘忍的話,「許關舟,你很清楚咱們這個圈子,文可可家世平凡,要是再上一個小三上位的標籤,你覺得日後還能混得下去嗎?不說別的了,就你那位難伺候的老媽,會怎麼看,你想過嗎?」

許關舟瞳仁一——這個人竟然拿文可可來威脅他!

「程鹿!你不要太過分!」

「我就喜歡這麼過分。要麼把地和財產給我,我給你自由;要麼,我們就魚死網破。我一個,拉上你們倆一起倒黴,很值得。」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燈下,程鹿笑得越發迷人。

看得許關舟忍不住心頭一。

這個人竟然……讓他有了一心,真奇怪,明明從前那樣溫順的樣子是他最不喜歡的。

「簽字吧,難不許關舟你還對我有舊?還是說,你心頭的摯比不過這些東西?」

許關舟被激得暴跳如雷:「我會對你有舊,做夢!離婚可以,那塊地已經轉我們許家公司名下,你拿不走!」

程鹿心頭一沉,那塊地……拿不回來了嗎?

閉了閉眼睛:「那就以雙倍價格賠償給我,在財產方麵我要更多。」

許關舟看的眼神已經厭惡至極:「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程鹿沉靜雙眸著火:「我也沒想到。」

對視好一會兒,許關舟發現對方不甘示弱,他心一橫,刷刷在紙上籤好字。

程鹿立馬打電話,安排了工作人員連夜辦好了離婚證和財產分割。

許關舟看著到手的離婚證書,咬牙切齒。

程鹿提起一隻不大的行李箱,頭也不回地消失在夜裡。他呢!明明心裡有初白月,卻還是為了家族利益娶了。天真的以為這就是緣分使然,他們會一輩子幸福下去。守著冷如冰窖的婚姻,咬著牙堅持,現實在結婚後的第三年狠狠甩了一記耳——許關舟要離婚。因為他的初,文可可回來了。卑微如,一開始怎麼都不願意放手。長達半年的拉鋸之後,父親病重,程家岌岌可危,不得已答應離婚,放棄所有財產,隻為了要一個和許關舟的孩子。現在想來,多可笑!一個不自己的男人,這麼多年來隻了自己!許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