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超生小七

的說要去給六叔報信,把宋老太纏得一個頭十個大。給爹(六叔)報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先看妹妹!宋老太太鐵麵無私,最後隻通融了小六一個人進去看妹妹。被放進去的小六,看著吃飽喝足,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小妹妹,忽然手足無措了起來。妹妹好小...妹妹好...妹妹還香香的...段丁蘭還是第一次見,一向聰明的兒子出這種神,噗一聲笑出來:“你不是見過東子的妹妹嗎?咋這副表?沒見過小孩似的。”小六臉:“那又不是我妹妹,我...“啪啪——”

“哇——”

隨著一聲嬰兒的啼哭,接生婆手腳麻利的包好遞給宋老太,眉開眼笑道:

“哎呦,良吉家的,你六兒媳這回生了個丫頭,總算得了個金枝玉葉咯!”

宋老太手都抖了,連喊三聲老天爺,趕忙接過宋家這唯一的小棉襖。

一高興,還塞給接生婆一張拾市尺的布票。

這一張布票可以做套孩子穿的了。

接生婆笑瞇瞇的收下了。

知道這布票也算“封口費”。

宋老三家這個閨是“超生孩”。

如今國家計劃生育已經有幾年了,規定一對夫婦隻能生一個娃。

宋老三媳婦已經生了一個兒子了,生了這個閨是要罰一大筆錢的。

接生婆在心裡嘖嘖兩聲,別人家都是為了生兒子超生,老宋家是為了生閨超生。

不過這老宋家也確實邪門。

宋老頭這輩三兄弟,沒有姐妹。

宋老頭又生了六個兒子,沒有閨。

六個兒子又各自生了六個兒子,沒有孫。

村裡有那沒兒子羨慕嫉妒的,背地裡說老宋家是窩,祖上德不夠才沒閨命。

這話給宋老太太氣得睡不著覺,都快的心病了,往後宋家媳婦一進門就吃生兒的偏方。

但大兒媳、二兒媳...六兒媳還生的都是兒子,宋老太太都要絕了。

一直到去年這個時候,六媳婦再次懷孕,說做夢夢到了一隻金凰落在老屋院子裡,醒來後就斬釘截鐵的說這胎一定是閨。

宋老太太當時就信了。

於是就開始帶著六兒媳到東躲西藏,熬到了生產。

還好真的是個閨。

老宋家也算圓夢了。

宋老頭在屋外頭隻聽到這嘹亮的嬰兒哭聲,還以為又是個小子,夾著卷煙的手都在抖。

老宋、宋家難不就沒有閨命?

宋老頭想到這裡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他想要個孫怎麼就這麼難?

宋家半大小子們可沒想那麼多,呼啦啦的全圍到門口,著破破爛爛的窗戶,著脖子往裡麵瞅。

“是妹妹嗎?”

“肯定是妹妹!我不管就是妹妹!我要看!”

“給我也看看——”

“六嬸——給我看看妹妹!”

“!讓我們進去吧,我們給妹妹了鳥蛋!”

......

宋如霜屁疼的都要開花了,是誰把拎起來拍屁?

一張卻變了哇哇大哭。

還沒哭夠呢,就又被一個老太太哎呦哎呦的抱在懷裡喊寶貝孫。

不由己,等再反應過來時,裡就被塞進一個乎乎的東西——

“吧唧吧唧——”

好啊,吃兩口吧。

段丁蘭低頭看兒吃得香,覺覺得一切都值了。

“六嬸——求求你讓我們進去看看妹妹吧!”

“——我們都想看看妹妹!”

外麵的小子們又喊起來了。

宋老太怕這幾個臭小子把窗臺踩塌了,氣勢洶洶的出去趕人:

“都給我滾,該乾什麼乾什麼去,別都踩在這兒,要是塌了,冷風灌進來,把你們妹妹和三嬸凍壞了,我非了你們的皮不可!”

一圈臭小子趕跳下來不敢踩了,但還是長脖子,眼的著。

年紀小的兩個就去抱宋老太的大,求放他們進屋看看妹妹。

宋老太無拒絕了。

都快過年了,大冬天這麼冷,這屋一進一出的,得放多冷氣進去。

小孫那麼點兒大,可不能冷著病著。

宋老頭一聽這話,一改之前的愁容滿麵,腳都比平時利索了,兩三步上前,開孫子們,竄到宋老太跟前,瞪著眼睛:

“你說什麼?真是個丫頭?”

宋老太喜笑開:“那可不,當初我說丁蘭那個凰夢就是老天爺給咱的預兆,就是告訴咱呢,這孩子不能流!這下我看誰還在背後說我們老宋家是窩了!哼!”

宋老頭一拍大,滿臉喜慶都紅了臉,喊宋老六的大兒子:

“小六!去村委會打電話給你爹報喜!”

宋老六在鎮上當石匠,是老宋家唯一一個不需要在地裡刨食,有手藝的。

宋家團結,雖然人口多也沒有分家,靠著宋老六做石匠每年可以多賺四百多塊錢。

可以說宋老六是家裡賺錢的頂梁柱。

但也正是因為忙著賺錢,媳婦生了也沒時間回來。

這一點宋老頭蠻愧對六兒子的。

機靈的小六眼珠子一轉,拉著宋老太說:

“,您讓我進去看看妹妹,這樣我爹問我妹妹長什麼樣,我好答得上來。”

其他宋家兄弟見狀,也七八舌的說要去給六叔報信,把宋老太纏得一個頭十個大。

給爹(六叔)報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先看妹妹!

宋老太太鐵麵無私,最後隻通融了小六一個人進去看妹妹。

被放進去的小六,看著吃飽喝足,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小妹妹,忽然手足無措了起來。

妹妹好小...

妹妹好...

妹妹還香香的...

段丁蘭還是第一次見,一向聰明的兒子出這種神,噗一聲笑出來:

“你不是見過東子的妹妹嗎?咋這副表?沒見過小孩似的。”

小六臉:“那又不是我妹妹,我不稀罕。”

說完就稀罕的看著床上的親妹妹,眼珠子都挪不開了:

“娘,我妹妹真好看,比東子妹好看多了,我都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小孩。”

段丁蘭其實也稀罕的很。

這小閨五盡挑著父母優點長,剛出生也沒那麼皺皺的,反而白白的,誰看了都得誇。

“娘,我妹妹什麼?”

段丁蘭說:“等你爹回來取,現在就小七吧。”

小六黏糊糊的喊了幾聲小七妹妹,然後從兜裡掏出兩顆鳥蛋。

是他白天趴著了好久纔到的,是給妹妹的見麵禮。

鳥蛋沒有蛋大,也沒有蛋好吃,委屈妹妹了。

等他好好學習賺了錢,給妹妹買蛋,還買巧克力,人家城裡小孩都吃這個。

段丁蘭欣的默默小七的頭:“妹妹知道了,快去吧,天冷早點回來。”

小六高興出門報信去了。

宋家也都一片喜慶,還想著今兒要好好慶祝,熱鬧一片。

哪知,飯做到一半,計生辦的人來了。地裡說老宋家是窩,祖上德不夠才沒閨命。這話給宋老太太氣得睡不著覺,都快的心病了,往後宋家媳婦一進門就吃生兒的偏方。但大兒媳、二兒媳...六兒媳還生的都是兒子,宋老太太都要絕了。一直到去年這個時候,六媳婦再次懷孕,說做夢夢到了一隻金凰落在老屋院子裡,醒來後就斬釘截鐵的說這胎一定是閨。宋老太太當時就信了。於是就開始帶著六兒媳到東躲西藏,熬到了生產。還好真的是個閨。老宋家也算圓夢了。宋老頭在屋外頭隻聽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