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位,也本不可能說林寺的一位院首。蘇家雖然是當地豪族,但林寺可是曾經威天下,走出過‘羅漢’的天下武道大宗。兩者本不是一個層次的。哪怕將蘇家迫到遣散族中弟子以保住脈傳承的那位大敵,在林寺麵前,也是不值一提。蘇秦拜林寺,固然徹底擺那位大敵追殺,可同樣的,自己也將終生困於林寺。但現在,簽到係統卻是給了蘇秦希。“係統,給我簽到。”蘇秦定了定神,心中默唸道。下一刻。【恭喜宿主,簽到功,獲得神功‘如來神掌’。】...“沒想到我竟然了林寺的掃地僧?”

蘇秦睜開雙眼,迅速起牀,朝著門外快步走去。

蘇秦並非是這個世界之人,他是自地球穿越而來。

原本,蘇秦也不是林寺弟子,他的穿越物件,最初是蘇家三主。

蘇家乃當地豪族,高手無數,家主更是六品強者,威震方圓百裡。

可惜的是,就在蘇秦十歲時,也就是前幾天,蘇家的一位大敵殺來,擡手間便擊傷了蘇家家主。

蘇家爲了儲存脈,不得已況下,隻能遣散族中弟子,蘇秦則是被暗中送林寺。

爲了避免林寺拒收,蘇家並未暴蘇秦份,而是以孤兒的名義,送到林寺外。

林寺底蘊深厚,縱使近些年來有所衰敗,但也不是蘇家那位大敵能對付的。

隻要蘇秦了林寺,基本就安全了。

事實上,蘇秦確實功拜林寺,但卻是因爲毫無武道資質,隻能被分配到雜役院,爲一位掃地僧。

蘇秦走至門外。

此刻外麵站滿了數十位穿灰僧袍的小沙彌,蘇秦輕步走了過去,站在靠後邊的某個位置。

“好了。”

“既然你們進了林寺,往事種種,將與你們再無任何關係。”

這時,一位寬麵大耳的僧人開口說道。

“雜役院雖然不如達院、武僧院,但勝在清閒安靜,隻要你們將每日的事做好,便不會有其他人打擾。”

寬麵大耳的僧人頓了頓,繼續說道:“都散開吧,做今日的事去。”

數十位小沙彌們陸續離開。

蘇秦則拿著掃帚,朝著林寺大雄寶殿的方向走去。

蘇秦雖然是掃地僧,但林寺可不止有蘇秦這一位掃地僧。

林寺作爲天下武道大宗,佔地極大,若是全部由蘇秦清掃,恐怕一年都掃不完一趟。

而蘇秦負責的地方,則是大雄寶殿附近。

很快,蘇秦來到大雄寶殿前,向恢弘的大殿。

大雄寶殿作爲林寺重地之一,每個角落都充斥著厚重威嚴。

蘇秦站在大雄寶殿外,約間可以看到裡麵所供奉的佛祖金。

突然,一道機械的聲音響徹在蘇秦耳邊。

【檢測到宿主當前所地點符合簽到條件......】

【係統正在啟用中......】

【啟用功,宿主今日可進行簽到......】

...

“係統?”

“簽到?”

蘇秦瞳孔微微一。

電火石間,蘇秦念頭疾轉,心裡試探問道:“必須要在這裡才能簽到?”

【天下各,但凡有道蘊殘留,宿主皆可進行簽到。】

【注:每日隻可簽到一次。】

【道蘊愈發濃厚的地方,簽到所獲得的獎勵越富。】

【某些地方可進行重複簽到。】

機械、冷漠的聲音緩緩在蘇秦耳邊響起。

“道蘊?”

蘇秦喃喃自語道。

他大概知道係統的意思了。

並不是每個地方都符合簽到條件。

例如蘇秦居住了十年的蘇家,便沒有係統所說的‘道蘊’,無法啟用係統。

而大雄寶殿......

作爲林寺供奉佛祖金的重地,就存在道蘊,符合係統簽到的條件。

蘇秦思緒起伏,神閃過欣喜。

原本,蘇秦以爲自己接下來將以林寺掃地僧的份孤獨終老。

畢竟,林寺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進出的地方。

蘇秦以‘孤兒’的份拜林寺,等同於‘賣’給林寺,想要還俗,至需要某位院首同意。

但這基本不可能。

院首何等份?會管蘇秦區區一位掃地僧?

再說,如果每位僧人還俗院首都同意,林寺恐怕早就沒人了。

www⊕

ttka

n⊕

C〇

即便蘇家擊退那位大敵,恢復往日地位,也本不可能說林寺的一位院首。

蘇家雖然是當地豪族,但林寺可是曾經威天下,走出過‘羅漢’的天下武道大宗。

兩者本不是一個層次的。

哪怕將蘇家迫到遣散族中弟子以保住脈傳承的那位大敵,在林寺麵前,也是不值一提。

蘇秦拜林寺,固然徹底擺那位大敵追殺,可同樣的,自己也將終生困於林寺。

但現在,簽到係統卻是給了蘇秦希。

“係統,給我簽到。”

蘇秦定了定神,心中默唸道。

下一刻。

【恭喜宿主,簽到功,獲得神功‘如來神掌’。】

係統提示聲不急不緩的響徹在蘇秦耳邊。

“如來神掌?”

蘇秦深吸一口氣。

如果蘇秦沒有記錯,‘如來神掌’乃林寺最強神功,號稱佛祖親傳。

就在蘇秦獲得‘如來神掌’的瞬間。

嗡!!!

大雄寶殿上空,一尊巨大的金佛陀呈現,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威嚴厚重。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佛瀰漫,照耀整座林寺,彷彿蘊含無數大道至理。

這一刻,林寺震,無數僧人跪拜在地,高呼‘佛祖顯聖’!

唰!

唰!

唰!

同一時間,數道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大雄寶殿外。

爲首一人披大紅袈裟,手持九環錫杖,正是林寺這一代方丈慧聞。

其他幾人,則是各大院的院首。

此時,包括慧聞方丈在,所有人皆是目震撼,向呈現在大雄寶殿上空巨大的金佛陀。

“南無阿彌陀佛......”

慧聞方丈朝著巨大金佛陀躬,其餘幾院院首同樣低頭:“南無阿彌陀佛......”

片刻之後,佛緩緩消散。

直到佛徹底消失,慧聞方丈纔敢擡頭。

“如此濃鬱的佛......”

慧聞方丈心裡掀起滔天巨浪。

他不僅是林寺方丈,更是天下聞名的武道強者,剛纔那尊呈現而出的金佛陀,完全是由佛凝聚。

要知道,即便是‘羅漢’層次的存在,所擁有的佛,也遠遠不及剛纔那尊金佛陀的萬分之一。

“難不真的有弟子,獲得佛祖垂青?因此才降下佛?”

慧聞方丈目看向大雄寶殿之,諸多侍奉在佛祖金旁邊的弟子。

大雄寶殿乃林寺重地,每時每刻都有弟子侍奉。

如果真的有弟子獲得佛祖垂青,隻能在這些弟子之中。

其他幾位院首同樣想到了這點,頓時,他們看向大雄寶殿弟子的目變了。

自從六十年前,最後一位聖僧坐化,林寺再也沒有誕生一位聖僧層次的存在。

由此導致,林寺在天下武道大宗中的地位急速下降。

若是真有哪位弟子獲得如此龐大的佛,別說聖僧,就算是證得‘羅漢’果位,也是輕而易舉。

想到這,諸位院首心裡炙熱起來。

“你們幾個,都退下吧,沒有我等院首同意,不得靠近。”

武僧院院首格火,他看了眼蘇秦等幾位‘臉發白’的雜役院弟子,擺了擺手道。

“是。”幾位雜役院弟子相互看了眼,轉離開。

其他幾位院首以及慧聞方丈見狀,並沒有阻止。

如果讓他們知道,造這一切靜的罪魁禍首,就是剛剛站在他們麵前的雜役院掃地僧蘇秦,恐怕會瞠目結舌,不敢置信。子,他的穿越物件,最初是蘇家三主。蘇家乃當地豪族,高手無數,家主更是六品強者,威震方圓百裡。可惜的是,就在蘇秦十歲時,也就是前幾天,蘇家的一位大敵殺來,擡手間便擊傷了蘇家家主。蘇家爲了儲存脈,不得已況下,隻能遣散族中弟子,蘇秦則是被暗中送林寺。爲了避免林寺拒收,蘇家並未暴蘇秦份,而是以孤兒的名義,送到林寺外。林寺底蘊深厚,縱使近些年來有所衰敗,但也不是蘇家那位大敵能對付的。隻要蘇秦了林寺,基本就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