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莫裝逼,裝逼遭雷劈!

,激地道:「主子,您可終於醒了!幸好玄王殿下是直接把您送回來了,沒有給您請大夫,所以您是兒的事才沒餡,沒讓人知道您是扮男裝,不然奴婢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白雪寧擺出一副黑人問號臉,看著那個一臉驚喜的小丫頭,後知後覺地問道:「你哪位啊?」小丫頭驚呆了,不敢置信地看著白雪寧,哆嗦著畔道:「主子,您說什麼呢?您該不會落水,壞了腦子吧?您可千萬不要嚇奴婢啊!」說著就趕去把鏡子拿過來,給白雪寧看了看,指著...「王爺,這裏有個死人!」

白雪寧昏昏沉沉的,就聽見了這麼一句話,口鼻中是窒息的覺,意識也在慢慢回籠……

記得,自己在同學聚會上玩得太瘋,站到了遊艇的前段擺衝浪的造型,結果後來……一個浪花過來,就被衝到海裡去了。

這件事告訴了白雪寧一個道理,莫裝,裝遭雷劈!

不過……

王爺是什麼鬼?

想睜開眼睛看看,但是渾半點力氣都沒有,整個人像是被掏空,眼皮子都沒力氣掀,而且似乎還泡在水裏,還有水在往的口鼻裏頭灌。

接著,一道懶洋洋的男人的聲音,落到了白雪寧的耳中,還帶著明顯的不悅:「爺出來釣個魚罷了,居然還能釣到一?拖上船來!」

白雪寧默默地琢磨,這個該不是在說自己吧?

好似能覺到,自己的後領,似乎是被什麼勾著,莫非就是那個釣魚的魚鈎?

很快地。

聽到了「噗通」、「噗通」,有人落水的聲音。

接著就覺到自己被人非常魯地拖了出去,然後隨手一扔,像對待一條鹹魚一樣把丟在了甲板上。

白雪寧的心:破案了,說的果然就是自己!

這個時候……

一人在的鼻子這裏,探了一下,隨後驚呼道:「王爺,這個好似還有呼吸!還有點麵……」

「哦?」那道好聽而慵懶的聲,似也有些意外,他的語調拖長,帶了幾分玩味,慢悠悠地道,「所以,爺這算是救了個人?你說麵,可認出來是誰了?」

那人道:「好似是已故的白將軍的兒子,白慕歌!他怎麼會落水?」

白雪寧:「……」

你說啥?!

兒子?就算我是有點小,你也不至於把我認個男的吧?!將軍又是啥?

「把船靠岸,把人送回白家,讓他們自己去救!」男人懶懶散散的聲音再次響起。

「是!」

僕從應了一聲就匆匆退下了,他們家王爺素來不喜歡管閑事,今日把這人拖上來,還送回家,已經是非常給麵子了,所以沒給白慕歌請大夫,大家也沒覺得奇怪。

中的白雪寧:「……」

不是,各位!

能停止你們的表演,趕給我把救護車安排一下嗎?

當然,沒有人能聽見白雪寧的心聲。

迷迷糊糊的,失去了意識。

……

等白雪寧再醒來之後。

就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古古香的床上,口特別悶,頭也特別痛,整個人難得要命。

就在這個時候。

一個小丫頭,在白雪寧的耳邊,激地道:「主子,您可終於醒了!幸好玄王殿下是直接把您送回來了,沒有給您請大夫,所以您是兒的事才沒餡,沒讓人知道您是扮男裝,不然奴婢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白雪寧擺出一副黑人問號臉,看著那個一臉驚喜的小丫頭,後知後覺地問道:「你哪位啊?」

小丫頭驚呆了,不敢置信地看著白雪寧,哆嗦著畔道:「主子,您說什麼呢?您該不會落水,壞了腦子吧?您可千萬不要嚇奴婢啊!」

說著就趕去把鏡子拿過來,給白雪寧看了看,指著鏡子裏麵的人,開口道:「主子,您還認得出來您自己嗎?您還知道您是誰嗎?」

白雪寧自信滿滿地對著鏡子看過去:「我當然知道我是誰了,我不就是白雪……」

話到這裏,白雪寧噎住了。

鏡子裏麵的,本就不是自己的臉!

鏡子裏頭的那張臉,紅齒白,十分緻,很是好看,自己前世雖然也很好看,並且被譽為歷史係的係花,但是跟麵前這張臉比起來,還是差了太遠了。

白雪寧了自己的臉,試著對著鏡子做了幾個表,發現鏡子裏麵的影像,都在隨著自己的作變化,所以……這張臉真的是的?

這難不是……傳說中的穿越?

白雪寧木然了一下,覺得自己遭了很嚴重的打擊。

沉默了許久之後,才開口問道:「這是什麼朝代?」

小丫頭開口道:「小姐,這是煊晉皇朝三百七十二年啊!小姐,您到底怎麼了?您不要嚇奴婢啊!」

白雪寧:「……」

作為歷史係當之無愧的高材生,教授的得意弟子,通國外數千年的歷史,對所有帝王、著名大臣的人生軌跡,但凡文獻上有記載的,都無一不知,但是……煊晉皇朝,真的沒有聽過!

白雪寧腦子裏一片混沌,下意識地了一下自己的口:「我的這麼平嗎?」

前世最鬱悶的,就是隻有a,但是這會兒對著這鏡子一看,怕是a都沒有?

小丫頭道:「主子!沒有啊,您是纏著裹布呢!您的材還是非常好的!」

白雪寧也的確是有了那麼幾分,被什麼著口的覺,看來就是裹布造的,勉強放了心,深吸一口氣問道:「那我是誰?我為什麼要扮男裝?之前有人說,我的份,是已故白將軍的兒子,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小丫頭這會兒,已經確定了,主子這怕真的是腦子灌水了,至這是失憶了!

接下來的幾分鐘裡,據小丫頭竹筒倒豆般的長篇大論,白雪寧總算是弄清了大概的境況。

原主白慕歌是煊晉皇朝將軍的兒。大將軍老來得,卻還沒來得及看孩子一眼,就因細作祟死在了戰場上。

白氏所在的南國公府,原本是頗有名的氏族。但由於將軍跟家族關係不睦,夫人擔心白氏以將軍府沒有兒子為藉口侵佔家產,因此一直對外宣稱原主是男兒。

提起家產,白慕歌瞬間來了興趣:「所以到底是有多錢啊?」

小丫頭道:「很多啊!當初將軍大人戰無不勝,單單陛下賞賜的金銀珠寶,就是一間屋子都裝不下,後頭將軍把這些錢,都拿來買了鋪子,整個京城有十二條街,其中有兩條街的鋪子,全是我們家的!」

那的確是非常有錢了!

難怪白夫人竟然不惜,把兒扮男裝,也要保護財產了!

白慕歌覺得,這個設定自己勉強可以接,畢竟不管怎麼說,自己現在起碼是個土豪了唄。

還不等得意地笑出聲,小丫頭就用一種恨鐵不鋼的口氣說道:「可惜主子您太過單純,這些年做生意賠了不,如今府中就剩下三兩銀子度日了。」

白慕歌:「???」

啥玩意兒?你再說一遍?!子都沒力氣掀,而且似乎還泡在水裏,還有水在往的口鼻裏頭灌。接著,一道懶洋洋的男人的聲音,落到了白雪寧的耳中,還帶著明顯的不悅:「爺出來釣個魚罷了,居然還能釣到一?拖上船來!」白雪寧默默地琢磨,這個該不是在說自己吧?好似能覺到,自己的後領,似乎是被什麼勾著,莫非就是那個釣魚的魚鈎?很快地。聽到了「噗通」、「噗通」,有人落水的聲音。接著就覺到自己被人非常魯地拖了出去,然後隨手一扔,像對待一條鹹魚一樣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