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本王讓你,生不如死

可是不吉利的。更何況,王爺為了守住太上皇的約定,行事已經夠小心再小心了。夜無淵半晌不語,周的煞氣與殺意濃濃翻滾,“今日之事,封鎖訊息!要是誰敢傳出去,格殺勿論!”“是。”葉玄領命退下。夜無淵負手站在院子裏,一張完的俊臉,此刻沉得彷彿索命閻羅。忽地,他勾冷笑——“盛念念,本王不相信你費盡心思嫁進寒王府,會輕易尋死。”“你最好永遠躲著別出來,不然……”“本王讓你——生不如死!“五年後。寒王府喜氣洋洋,...“唔,王爺,您好生厲害……”

婢的聲音一聲高過一聲,跪在床邊帳外,一大紅嫁的盛念念卻無聊得捂著,直打哈欠。

的好假啊,他夜無淵到底行不行?

就在一個小時前,還是個擁有醫學博士學位的戰士,執行任務時,剛進倉庫就遇到炸。

再睜開眼,就穿了與同名同姓的將軍府嫡——盛念念,而原主深寒王夜無淵,熬了那麽久終於等到大婚,卻不知被誰毒死在花橋裏。

今夜,正是和寒王夜無淵的大婚之日。

還在接收原主的記憶,連大禮都沒拜,就直接被夜無淵拎到了這個“新房”裏。

被迫跪下,被迫觀賞他和婢……行房。

雖然夜無淵沒什麽道德底線,但還是得中肯的說一句,他長的是真好看,劍眉星目白如雪,玉冠束發,一清朗之氣讓人移不開眼,比見過的任何男人都要帥。

就是可惜是個渣男。

得離婚啊,不然頭頂會綠到發。

盛念念一邊想一邊打瞌睡。

帳,夜無淵無的聽著婢的喊聲,冷冽的眸掃向門外。

突然,男人然大怒,一個翻利落地下床,掀開床幔,一腳就要踹在盛念唸的上——

“賤人,你害本王娶不到舒兒,你還有臉睡……”

盛念念本能的側躲過了他的攻擊,一下清醒過來,看向衫完整麵鷙的夜無淵,頓時怒了。

“你在新婚夜辱自己的發妻就算了,竟然還家暴,你是不是男人啊?”

夜無淵沒想到盛念念竟然能躲開自己的攻擊,他星目一沉。

剛要說些什麽,忽地下腹一陣燥熱,男人的神驟變,森寒的看向醜陋不堪的盛念念,恨聲開口。

“盛念念,你可真能耐,竟敢讓太上皇給本王下這麽骯髒的藥!”

他就奇怪,為何太上皇要在他婚前賜酒,沒想到是為了他和盛念念圓房!

太上皇從不是這麽無聊至極的人,必然是盛念念又說了什麽,才會如此!

盛念念一臉懵的瞪著夜無淵,“你說什麽鬼話呢?!”www.x33xs.com

可隨後就想起原主的爹,的確與夜無淵有不死不休的深仇,而原主,則拆散了夜無淵和他心上人——江舒兒的姻緣……

“盛念念,本王看在太上皇的麵子上留你一命,但你若還敢興風作浪,本王定讓你死無全!”

說完,他便轉就走了。

盛念念掙紮著起,氣得破口大罵,“媽的!這什麽什麽爛人!夜無淵,我去你大爺!”

氣得直接將滿屋砸了個稀爛,又用喜燭點燃了寢殿的各個角落。

“什麽狗屁王爺,等我死了回現代,一定要找幾個小狗洗洗眼睛!”

“如果回不去,老孃我養蓄銳完,再來對付你這個孫子!”

……

夜無淵才走出寢殿不久,轉頭就發現寢殿的方向火衝天。

他星眸倏冷,劍眉蹙。

約莫過了半炷香的時辰,他的侍衛葉玄畢恭畢敬站到他跟前,“王爺,寢殿的火災屬下已經帶人撲滅了,隻是……”

“說。”

葉玄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他,“隻是沒有找到王妃的蹤影,連骨都……都沒有。”

大婚之日,這事若傳出去,可是不吉利的。

更何況,王爺為了守住太上皇的約定,行事已經夠小心再小心了。

夜無淵半晌不語,周的煞氣與殺意濃濃翻滾,“今日之事,封鎖訊息!要是誰敢傳出去,格殺勿論!”

“是。”

葉玄領命退下。

夜無淵負手站在院子裏,一張完的俊臉,此刻沉得彷彿索命閻羅。

忽地,他勾冷笑——

“盛念念,本王不相信你費盡心思嫁進寒王府,會輕易尋死。”

“你最好永遠躲著別出來,不然……”

“本王讓你——生不如死!“

五年後。

寒王府喜氣洋洋,敲鑼打鼓,好不熱鬧。

此刻,離王府不到兩公裏的醫館裏,幾個婦人七八舌地討論著。

“聽說了嗎,寒王終於要迎娶太傅家的義——江舒兒了,真是郎才貌天生一對!”

“也是苦命鴛鴦,要不是醜盛念念從中作梗,他們早就已經喜結連理了。”

“不過好奇怪,那醜五年前大婚後,好像就銷聲匿跡了,不知道是不是了棄妃……”

這一番話,全落在了院裏的三個小娃的耳朵裏。

一個男娃兩個娃,大概四五歲模樣,容貌都十分相似,男娃雙眼細長,一笑就出兩顆明晃晃的小虎牙,三人之中個子最高。

兩個娃一個長著圓臉,嘟嘟的,係著兩個羊角辮,個子小巧可人,一雙小手彷彿藕節般胖乎乎,十分可。

另一個娃下微尖,眼神無辜而純真,個子高一些,整個人顯得瘦弱單薄。

盛時時是長兄,心思縝沉穩,此時重重的瞇起眼睛。

“那個拋妻棄子的負心漢,竟然在娶側妃?”

雖然娘親從沒有說過爹爹的事,但他們前不久就查出來了,娘親是將軍府嫡,在五年前就嫁給了寒王。

可是寒王對娘親特別不好,從不喜歡娘親,明明娘親就在他的邊,他若是有心找肯定能找到的,可他不僅不找,不管娘親的死活,如今竟然還要娶別的人,真是太過分了!

一旁的兩個娃表同步,義憤填膺。

姐姐盛分分鼓著腮幫子,小胖手猛然劈斷了院裏的柴火。

“太壞了!哥哥,我們絕不能讓那個混蛋爹爹好過……”

您提供大神桃子泡泡的和離後毒妃帶三寶顛覆你江山直接被夜無淵拎到了這個“新房”裏。被迫跪下,被迫觀賞他和婢……行房。雖然夜無淵沒什麽道德底線,但還是得中肯的說一句,他長的是真好看,劍眉星目白如雪,玉冠束發,一清朗之氣讓人移不開眼,比見過的任何男人都要帥。就是可惜是個渣男。得離婚啊,不然頭頂會綠到發。盛念念一邊想一邊打瞌睡。帳,夜無淵無的聽著婢的喊聲,冷冽的眸掃向門外。突然,男人然大怒,一個翻利落地下床,掀開床幔,一腳就要踹在盛念唸的上——“賤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