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初到雲城(求收藏)

看著秦漢秋嘲諷的臉龐,心中憋了一口氣。秦漢秋是小時候被拐到他們鎮上的,一個窮小子,當初寧晴看上他還是因為秦漢秋的那副好樣貌,結婚幾年兩人就忍不了對方的脾氣,乾脆離婚。離婚後寧晴帶著秦語嫁到了雲城有錢人,如魚得水。秦漢秋也迅速結婚,跟他現任的老婆還生了一個兒子,日子紅火。兩人都忘了自己還有一個大兒。眼下他們將秦苒當做品一般,互相踢皮球,彷彿不知道大兒就在門外聽著他們的對話。秦漢秋腳的不怕穿鞋的,寧晴...八月底,日頭當空,小鎮熱浪翻滾。

鎮中心衛生院二樓略顯破舊的門邊懶洋洋地倚著一個生,穿著簡單的黑白格子襯衫,低頭的時候,領口歪了一下。

兩個袖子十分不羈的捲起。

在往下是一條低腰牛仔,有點舊,因為的作,一截清瘦細膩的腰出來。

樣貌惹眼到不行。

護士看到一個男人第三次路過生時,遞給生一棒棒糖,朝病房努努,“苒苒,你爸媽來了?”

秦苒慢吞吞地撕開糖,長睫微垂,咬進裡的時候,才半瞇著眼睛,緒不高,“是吧。”

護士嘖了一聲,“看不出來。”

說完一句便拿著病歷匆忙離開。

病房裡麵就是秦苒的親生爸媽,寧晴和秦漢秋。

兩人十幾年前就已經離婚,秦苒一直跟著外婆,半個月前外婆生病,眼下需要轉院,寧晴跟秦漢秋纔回來。

秦苒靠在墻壁上,一隻微微曲起,麵無表地聽著病房傳來兩人爭吵的聲音。

隔著門都聽出來寧晴的聲音冷漠十足,“秦漢秋,車子就在樓下,我帶我媽去市醫院,苒苒跟你走。”

“憑什麼苒苒跟我?”秦漢秋冷笑一聲,毫不客氣,“你不是嫁給有錢人了,這麼有錢一個兒你都養不起?”

“我已經帶了語兒進了林家,你還要我再帶一個拖油瓶?”寧晴不耐煩地睨他一眼,“我媽幫你養了十幾年的兒,現在生病了也沒法管了,你不帶走難道讓我帶回林家?”

說起這個,秦漢秋怨氣更加明顯,“那時候我明明想養語兒,是你非要跟我搶,現在你要讓我帶苒苒,行啊,那你把語兒也給我吧。”

他們有兩個兒,秦苒跟秦語,隻差一歲,各方麵卻是天差地別。

兩人離婚時為了爭取秦語的養權,鬧得天翻地覆,後來還是秦語自己想要跟著媽媽,這一場司纔算打完。

那時候秦苒沒人要,兩人互相推最後誰也不管。

外婆陳淑蘭看著可憐,一個人養了秦苒十二年。

病房,寧晴看著秦漢秋嘲諷的臉龐,心中憋了一口氣。

秦漢秋是小時候被拐到他們鎮上的,一個窮小子,當初寧晴看上他還是因為秦漢秋的那副好樣貌,結婚幾年兩人就忍不了對方的脾氣,乾脆離婚。

離婚後寧晴帶著秦語嫁到了雲城有錢人,如魚得水。

秦漢秋也迅速結婚,跟他現任的老婆還生了一個兒子,日子紅火。

兩人都忘了自己還有一個大兒。

眼下他們將秦苒當做品一般,互相踢皮球,彷彿不知道大兒就在門外聽著他們的對話。

秦漢秋腳的不怕穿鞋的,寧晴怕他到時候真去林家鬧,那隻會讓更丟臉,隻能嚥下一口苦水,不甘不願地帶秦苒回雲城。

“苒苒,你也別怪爸,”秦漢秋丟掉了包裹一輕鬆,出病房門看到秦苒,頓了頓,“林家有錢,你跟你媽過去,他們鐵定能給你找個好學校讓你讀高三。”

秦漢秋現在要養一個兒子,負擔也不小,城裡的房子還沒買,總要為以後打算,來之前他現任的妻子就打過招呼。

他隻能對不起秦苒了。

從來這裡開始,他就沒想過要把秦苒帶回去。

秦苒往後靠了靠,衛生院走廊上沒有空調,悶熱的空氣幾乎凝住,半低頭,手指繞著領的第二粒白玉般的釦子。

手指纖細,毫無雜質,猶如凝結的玉脂,裹著冷意。

漂亮到不行的眉眼間一子“別惹我”的不耐煩。

並不理會秦漢秋,煩躁的解開這粒釦子後,忽然瞇了瞇眼,朝走廊上正對著自己的窗戶看過去,眸子裡寒畢現。

跟窗戶隔著幾米遠的地方是一間辦公室。

對麵辦公室。

坐在椅子上的年輕男人穿著的白大褂,樣貌清雋,材俊。

衛生院最近新來的主任,江東葉。

江東葉看了眼對麵與衛生院並不相配的高定沙發。

沙發上躺著一個人,指尖夾著一煙,修長且分明,淡的煙霧薄薄升起,手臂隨意的搭著,目似乎凝了半分鐘。

江東葉順著對方的目朝外看去,“瞅什麼呢?”

男人穿著黑質襯衫,窩在沙發上,睡眼惺忪,背靠著沙發,咬著煙,笑,“小腰細。”

他側著頭,鼻梁很高,皮極白,半瞇著眼睛,極長的睫遮住眸底,朦朦朧朧的過分疏冷。

似乎是剛清醒,聲音聽著有些睏倦,低啞偏又帶了不經意的慵懶,攜裹著半分清絕。

手撣了撣煙灰,黑的領口半敞著,脖頸的皮被濃雋的黑一映細如瓷。

“嗯?”江東葉翻了頁病歷,沒聽清。

抬頭一看,瞧見這風流韻致的,覺得京城裡那些男男為這位三爺瘋狂,也不是很難理解。

“沒你的事兒。”程雋直了大長,倚在沙發上,懶洋洋地開口,“過兩天這邊任務完了你就回京城。”

“你呢?”江東葉回過神來。

骨節分明的手指將煙按滅在煙灰缸。

程雋起,兩條筆直修長,微斂的眸子裡氤氳著慵懶,手拍了拍服上本就不存在的煙灰,神鬆倦,漫不經心:“有其他任務。”

**

寧家的車就在小鎮的衛生院樓下。

是一輛黑的寶馬,掛著雲城的車牌號。

寧晴跟醫生涉之後,就直接帶秦苒跟陳淑蘭回雲城。

“林家規矩多,別把你的那些壞習慣帶到林家,聽到了?”寧晴偏頭,了下眉心。

秦苒隻帶了一個黑揹包,將包搭在上,半瞇著眼有些發困,不在意的點點頭。

曲著一雙又細又直的。

渾上下一子混不吝的匪氣,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

“有這麼困?你昨晚做賊去了?”在林家做了十二年的貴婦,寧晴現在舉手投足間都是優雅。

最厭惡的就是秦苒上與秦漢秋如出一轍的匪氣。

秦苒從兜裡出一副黑耳機要給自己戴上,不甚在意,“去網咖打了一晚上遊戲。”

隨著抬頭的作半掛著的耳機到領裡,搭在脖子上。

“你……你以後不準去網咖!”寧晴看著這副不務正業的樣子,咬牙,“別不服管,你要是拿出語兒的十分之一,我也不用不著對你這麼耳提麵命。林家不是你外婆家,你的一言一行影響著你妹妹,自己不想好,你也別連累語兒。”

一想到還要去找關係,讓林麒把秦苒弄進高三,寧晴愈發煩躁。

以秦苒現在這況,怕是找遍整個雲城,也找不到一個願意收的學校。

當年仗著好樣貌嫁給了喪妻的房地產生意人林麒,對方有一個兒子,還明說了不希寧晴再生。

秦語小時候就極其聰明,長得好看也討喜。

績優秀,天賦出眾,從來沒有讓林家人為學習上的事過一次心。

不管放在哪兒都是其他人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

林家人對秦語滿意的不行。

寧晴帶秦語嫁到林家自然是高興的。

可想想接下來要帶著秦苒去林家。

寧晴連中飯都沒有胃口去吃。

**

下午四點,黑的寶馬停在了雲城林家別墅前。

“夫人。”開門的是一個穿著藍上的中年人,見到寧晴後麵的陳淑蘭與秦苒,目詫異。

寧晴口有些悶,心煩意,“張嫂,你帶我媽跟苒苒進去,語兒要下課了,我去接。”

秦語一向都是林家的司機接送。

今天寧晴親自去接,說白了還是煩心,不想在家裡對著秦苒,要出去口氣。

張嫂目送寧晴離開,這才偏頭看向兩人,目中著懷疑。

“老太太,秦小姐,”上上下下用極其晦的眼神掃了兩人一眼,才開口,“進來吧。”

說著,當先側過頭在前麵帶路,在兩人看不到的角度,撇了撇角。

陳淑蘭一路走過,看到裝修致的歐式建築。

手指無意識的攥著角,有點無措。

停在大廳門邊,張嫂剛要拿出拖鞋。

卻看到陳淑蘭就這麼穿著鞋走進大門。

陳淑蘭腳進去後,才覺到張嫂著詫異的眼神,背後的孔都炸起來了,簡直要無地自容。

雖然是鄉下人,但一向乾凈,腳上跟服上都沒什麼灰塵。

張嫂的目如芒在背,可外孫就在邊,陳淑蘭極力忽略張嫂的視線,直腰板。

往回走了一步,想要換鞋,卻見張嫂將拖鞋又塞回去了。

林家客房多,張嫂不準寧晴現在的態度,將兩人帶到三樓的一間客房。

在二樓拐角看到一間半敞開的房子,裡麵擺著的名貴的小提琴了一個角。

秦苒多看了一眼。

張嫂瞥秦苒一眼,麵無表地道:“那是二小姐的琴房。”

秦苒挑著眉眼,懶懶散散地渾上下都寫著“不耐煩”三個大字的跟在張嫂後,漫不經心的想著,看來秦語在林家寵。

樓上的客房單調。

“這是洗手間,熱水會用吧?”張嫂開啟了衛生間的門介紹,彷彿對麵的兩人是山頂人。

秦苒坐在矮桌麵上,一隻微微曲起,一手隨意撥弄著擺在矮桌上的鮮花,袖子挽了一截。

出細白的手腕。

“二位先休息,需要什麼我一聲,我就先下樓了。”張嫂說了幾句注意事項之後就下樓去廚房幫忙。

離開後,秦苒鎖了門。

陳淑蘭看著一塵不染的漂亮房間,笑著道:“這位張嫂看起來人……好相,以後你住在這裡我就放心了。”

秦苒將揹包裡的東西往桌子上一倒。

聞言挑了下眉,決定還是不提醒外婆,剛剛那位張嫂就差把“這兩個窮親戚是來占林家便宜”的輕蔑樣寫在臉上了。

陳淑蘭看著秦苒在擺弄自己的東西,也沒打擾,這個外孫古裡古怪的東西特別多。

上次一起來看到桌子上擺著的反著寒意的槍,陳淑蘭著實被嚇到了,不過後來秦苒說那隻是一把模擬的玩槍。

秦苒曲坐在桌子上,擺弄著揹包裡的東西,一臺沒有標誌的膝上型電腦,看起來新,也沒有牌子,隨手放到桌子上,沒去管。

又拿出一個十分厚重的手機。

繼續扔到桌子上。

東西一向,在一堆品中挑出了一個白的塑料瓶。

拿起來的時候還發出晃的聲音,裡麵是水。

外麵隻用黑的筆淩的畫了一個大寫的q,還著一張便簽。

秦苒將便簽撕下來,上麵七八糟的寫了一串字元,旁人看來隻是一串碼,看了半晌,扔到一邊。

手中隻拿著白塑料瓶,偏頭看了陳淑蘭一眼,糾結了一下還是塞回兜裡。

不多一會兒,張嫂上來敲門——

“先生跟大爺回來了,正在樓下,想要見見二位。”

**

樓下,林麒跟林錦軒正在低聲說話。

畢竟是又要帶一個兒回來,寧晴沒有這個膽子擅自做主,在衛生院的時候就給林麒打了電話。

“聽說休學了一年,在原來的學校記了大過,是個刺頭兒,送進一中有點夠嗆。”林麒想著寧晴的請求,憂心的擰著眉頭。

他原本以為秦語那麼乖,的姐姐也差不到哪裡去,當時沒有多問。

眼下倒是麻煩,林家還從來沒有出過這般劣跡斑斑的人。

林錦軒眉眼漠然,一手搭在沙發上,歪頭按著手機似乎在跟人聊天。

林麒說話的時候,他甚至連頭也沒抬,對林麒口中的秦苒興致缺缺。

隻是在聽到樓梯口靜的時候,他不經意地抬眸瞥一眼。

怔愣住。推最後誰也不管。外婆陳淑蘭看著可憐,一個人養了秦苒十二年。病房,寧晴看著秦漢秋嘲諷的臉龐,心中憋了一口氣。秦漢秋是小時候被拐到他們鎮上的,一個窮小子,當初寧晴看上他還是因為秦漢秋的那副好樣貌,結婚幾年兩人就忍不了對方的脾氣,乾脆離婚。離婚後寧晴帶著秦語嫁到了雲城有錢人,如魚得水。秦漢秋也迅速結婚,跟他現任的老婆還生了一個兒子,日子紅火。兩人都忘了自己還有一個大兒。眼下他們將秦苒當做品一般,互相踢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