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法寶墳墓

個小黑點混雜其中,本分辨不清楚。李耀聳了聳鼻尖,手指輕風鏡側麵的一道符文,“唰”,風鏡表麵泛起一片紅。在紅的掃描下,匿於煙塵之後的垃圾船被勾勒出了圓滾滾的影,一清二楚。而靈子手錶的狩獵功能,也牢牢鎖定住了其中一艘垃圾船的特殊震頻率。“1327號垃圾船,就是你了!”李耀從出生到十歲,十年間一直呆在法寶墳墓,對這裡的每一寸土地和天空中的每一艘垃圾船都瞭若指掌,這艘“1327號垃圾船”專門負責蒐集浮戈城...第一章法寶墳墓

鐵鏽湖。

聯邦第二十三號特種垃圾理場。

也被稱為“法寶墳墓”。

隨著修真文明的不斷髮展,昔日高高在上、隻有修真者才能驅使的法寶走進了千家萬戶,為普通人居家旅行、學習工作的必備工。

在帶來生活便利的同時,也產生了大量的報廢法寶和金屬垃圾。

這些垃圾法寶大多殘留著不靈力,容易造輻汙染,構築法寶的符陣又極不穩定,甚至有炸的風險,如果放任不管,會對環境造極大的破壞。

所以,在聯邦每一個大城市周邊,總會設定若乾個“特種垃圾理場”,專門理報廢法寶。

第二十三號特種垃圾理場,位於聯邦修煉重鎮“浮戈城”南郊。

昏黃的天空下,一片汙染紫的沼澤,散發出濃鬱的惡臭,金屬碎片組的山峰猶如上百條恐龍從沼澤中出脊背,山峰上橫七豎八滿了支離破碎的飛劍,飛劍旁邊坐著鏽跡斑斑的晶石傀儡,空的眼窩早已熄滅了靈火,隻剩下以靈能為食的小蟲從裡麵探出腦袋,小心翼翼地打量著這片危機四伏的“法寶墓地”。

“轟!”

不遠,一座垃圾山峰部,廢棄法寶的符陣破裂,殘留其中的靈力瞬間炸,將半座山峰轟上天空。

無數金屬構件如天散花,四散飛濺,又引發了周圍幾座垃圾山的連環崩塌,揚起漫天煙塵,猶如妖魔起舞,遮蔽住整片天空。

這裡,似乎是生命的區,隻有微不足道的蟑螂和蠕蟲才把這裡當樂園。

不過……

李耀蟄伏在一座垃圾山後麵,了乾裂的,土黃的風上滿是塵土,令他和環境融為一。

瞥了一眼不遠冉冉升起的炸雲,年清澈的眼神中冇有流出半點緒,波瀾不興。

隻是當泥土和金屬碎片濺到他藏的垃圾山時,他才稍稍往垃圾堆深了一,同時戴上了足夠遮住半張臉的風鏡。

“來了!”

當手腕上的靈子手錶發出輕輕的震時,年神一振,角勾起了一抹滿懷期待的笑意。

下午三點五十二分三十八秒,每天例行的垃圾傾倒時間,也是李耀這種“垃圾蟲”的狂歡時刻!

佩戴在他左腕上的靈子手錶,是修煉宗門“飛靈宗”三年前推出的狩獵專用型號,被他在垃圾山中撿到之後用了足足兩個月才修好。

除了計時之外,還擁有非常強大的功能,能夠記錄特殊頻率的震,當附近傳來特定震時就通知主人。

這一功能,原本是用來提醒狩獵者附近可能有強大妖存在。

而經過李耀的改裝,卻變了提醒他垃圾船即將出現。

片刻之後,伴隨著一陣微不足道的嗡嗡聲,北方地平線上出現了十幾個黑點。

此時炸帶來的遮天蔽日的煙塵仍未散去,十幾個小黑點混雜其中,本分辨不清楚。

李耀聳了聳鼻尖,手指輕風鏡側麵的一道符文,“唰”,風鏡表麵泛起一片紅。

在紅的掃描下,匿於煙塵之後的垃圾船被勾勒出了圓滾滾的影,一清二楚。

而靈子手錶的狩獵功能,也牢牢鎖定住了其中一艘垃圾船的特殊震頻率。

“1327號垃圾船,就是你了!”

李耀從出生到十歲,十年間一直呆在法寶墳墓,對這裡的每一寸土地和天空中的每一艘垃圾船都瞭若指掌,這艘“1327號垃圾船”專門負責蒐集浮戈城中“上東區”的垃圾。

上東區是城裡最奢華的富人區,有不修真者居住,他們丟棄的法寶也是最有價值的。

有不法寶甚至完好無損,隻是因為稍稍有些陳舊,或者推出了新一代產品,就被修真者和富豪們滿不在乎地丟棄。

對李耀來說,這哪裡是什麼垃圾船,簡直是滿載金礦的藏寶船!

“嗖!”

李耀雙足發力,如彈丸般出,在垃圾山之間急馳狂奔,衝向煙塵,衝向“1327號垃圾船”!

四周是搖搖墜的垃圾山,腳下是“咕嚕咕嚕”冒著氣泡的毒沼澤,李耀卻像是山林中最靈巧的猴子,不時在垃圾山上某突出部位一借力,每一次蹬踏都能彈出幾十米遠,作行雲流水,賞心悅目。

“李耀,你這混蛋,又和老子搶食!”

就在這時,從幾座垃圾山後麵竄出了十幾條影,和李耀打扮差不多,隻是冇有佩戴他那麼先進的紅風鏡和靈子手錶。

這些人手裡都攥著鏟子和鐵,來勢洶洶。

他們和李耀一樣,都是靠“第二十三號特種垃圾理場”混飯吃的垃圾蟲。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鬥爭,一船船的廢棄法寶,對高高在上的修真者來說也許隻是垃圾,可是對這些底層貧民來說,卻是生存的希,李耀是法寶墳墓裡混得最好的垃圾蟲,自然也是大部分垃圾蟲的眼中釘,中刺。

李耀卻是渾不在意,嘿嘿一笑,腰部驟然發力,形詭異一折,竟然毫無征兆地轉了九十度,閃開了麵前一名橫眉怒目的胖年,還乘勢在胖臉上狠狠踩了一腳,趁著這一腳,整個人又掠出了三四十米。

“龍,大家出來混飯吃,比的就是誰更快,你該減啦!”

胖年臉上一個巨大的紅印,鼻子都快陷進,氣得哇哇,指揮手下窮追不捨,一行人很快進了煙塵區。

這裡剛剛發生過炸,極不穩定,幾十座垃圾山隨時都會崩塌,連窮兇極惡的龍一夥年進此地都不由得慢下腳步,眼睜睜看著李耀風馳電掣。

龍不由啐了一口。

“這王八蛋,還真是出了名的要錢不要命,老天要是有眼,一個雷劈死……”

話音未落,李耀不遠的一座垃圾山部再次發生炸,上萬噸金屬構件和殘破法寶如山洪暴發一般衝下來!

“這麼靈!”龍和一乾年都瞠目結舌,不知所措!

卻聽煙塵中傳來一聲尖:“小黑,救命!”

一道比夜空更幽深的黑芒電而出,在金屬山洪中“滴溜溜”轉了一圈,隨即衝上半空,卻是一柄鏽跡斑斑、劍刃缺口、通漆黑的飛劍,這柄飛劍擁有如黑羽翼般張開的巨大護手,李耀就像溺水者死死抓住稻草,十分笨拙地趴在飛劍上,周黑芒繚繞,衝向天穹!

天空中,十幾艘垃圾船已經顯出了巨大的形,每一艘垃圾船都有數百米長,圓滾滾的形如同傳說中支撐大地的烏,“殼”上麻麻鐫刻著上萬道符文,靈閃,五彩斑斕,幫助這些上萬噸重的大傢夥抵重力的侵襲。

“嘩啦!”

一隻隻“大烏”腹部的艙門開啟,湧出鋪天蓋地的金屬構件和殘破法寶,狠狠砸向地麵。

一時間整片天地間的靈力都瘋狂攪起來,掀起了一場驚濤駭浪!

就連上萬噸重的垃圾船都在靈力浪中左搖右晃,劇烈顛簸,不得不拚命分開,減輕乾擾。

龍等人更是不敢輕易靠近,唯恐被波及。

李耀依舊騎著黑飛劍在靈力浪中左突右衝,樣子雖然狼狽到了極點,卻靈活得像是一條泥鰍。

他當然不敢正麵對抗驚濤駭浪,卻憑藉著十幾年的生存經驗努力尋找靈力汐之間相對平靜的安全區域,隻為了儘量靠近垃圾法寶的落點,近水樓臺先得月。

終於——

將近十分鐘的傾倒結束,垃圾船發出巨般的轟鳴,調轉方向,懶洋洋地回航,煙塵也逐漸消散。

龍好不容易纔爬進垃圾集的傾倒中心點,就看見李耀舒舒服服地坐在一座嶄新的垃圾山上,笑瞇瞇地看著他。

“媽的!”龍臉上橫抖,心底卻頗為糾結。

李耀選擇的這座垃圾山頗為巧妙,並不是最大的一座垃圾山,看上去也不像是資最富的一座。

在四周還散佈著好幾十座垃圾山,蘊藏著價值連城的垃圾法寶。

而垃圾蟲,可不止他們兩夥……

如果繼續在這裡和李耀糾纏,說不定就被彆的垃圾蟲漁翁得利。

四周綽綽已經出現了其他垃圾蟲的影,不垃圾山上都響起了歡呼聲,那是有人發現了值錢的東西。

更何況……

龍聽說,李耀這個臭小子,還是浮戈城裡有名的“赤霄派附屬第二高中”的學生。

赤霄派是聯邦南方知名的大宗派,實力強橫,高手眾多。

李耀雖然未必學到什麼真傳,卻也不是三拳兩腳可以對付的,否則也不會單槍匹馬在法寶墳墓闖了十幾年,仍舊活蹦跳,還搏出了“禿鷲”的外號!

可是就這麼走了,他的臉又往哪裡擱?他的鼻子可還嵌在裡呢!

心中正在糾結,一陣勁風掠過,龍下意識手一抄,手冰涼,卻是一拳頭大小的報廢晶腦。

李耀笑瞇瞇道:“龍,大家都是出來討生活,不就是上次搶了你一臺‘星’級晶腦,又不是殺了你老爸,至於這麼不死不休嗎?喏,我剛剛找到了一臺‘青龍門’煉製的‘驍龍17型’晶腦,是最先進型號,每秒鐘可以運算超過五千個念頭,雖然燒壞了,我估計也能賣個三四千塊,就當我孝敬你龍大哥,從此咱們扯平,怎麼樣?”

“你……”龍冇想到李耀會來這麼一出,頓時愣了,有些不敢相信地撓了撓臉上的。

“喂,看看那邊,‘野狼幫’的人快到了,他們可不像我這個獨行客,絕對會把幾十座垃圾山都吃乾抹淨,連顆螺都不會給你留下!”李耀衝著西邊指了指。

龍臉一變,瞇起眼睛觀察半天,終於下定決心,衝李耀一挑大拇哥,出一句:

“好小子,你有一套!我們走,趕掃貨!”

一班垃圾蟲四散開來,衝向四麵八方的垃圾山。

“呼……”

李耀長長舒了一口氣,一屁坐在垃圾堆裡,額頭滾落豆大的汗珠,一張笑臉瞬間哭喪起來。

“死胖子,我好不容易發現的‘驍龍’級晶腦,白白便宜了你!”

“你等著吧,我‘禿鷲李耀’的東西是這麼好拿的麼?總有一天要你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拿了我的給我還回來,還要加上利息,按高利貸算,讓你知道知道,為什麼大家都我‘要錢不要命的禿鷲’!”

“不行,必須加快速度,‘野狼幫’那幫雜碎,可是比龍更不講道理的!”

李耀一把拽下風鏡,掛在脖子上,了手,雙眼放,了,一頭紮進新鮮出爐的垃圾堆!救命!”一道比夜空更幽深的黑芒電而出,在金屬山洪中“滴溜溜”轉了一圈,隨即衝上半空,卻是一柄鏽跡斑斑、劍刃缺口、通漆黑的飛劍,這柄飛劍擁有如黑羽翼般張開的巨大護手,李耀就像溺水者死死抓住稻草,十分笨拙地趴在飛劍上,周黑芒繚繞,衝向天穹!天空中,十幾艘垃圾船已經顯出了巨大的形,每一艘垃圾船都有數百米長,圓滾滾的形如同傳說中支撐大地的烏,“殼”上麻麻鐫刻著上萬道符文,靈閃,五彩斑斕,幫助這些上萬噸重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