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個不留

後視鏡看了一眼秦雙,他曾跟隨秦雙多年,很是瞭解秦雙的脾氣秉。越是不茍言笑,秦雙心裡就越憤怒。“秦帥,現在是送您回家休息,還是去酒店給您接風洗塵?”“先去惠民製藥公司!”半個小時後,秦雙手捧著一束白花站在了惠民製藥公司的樓下,薛剛在一旁燒著黃紙。一想起自己母親當初跳下樓的景,秦雙的雙眸不由有些潤。他正沉浸在悲傷中的時候,忽然從公司走出了一名青年,後還跟著一群保安。“你們特麼的乾嘛呢?”蔣軍滿臉不悅地...昆侖山,玉龍峰。

寒風凜冽,冰雪覆蓋,八道影圍著一人,各自散發出了強大無匹的氣息。

“無雙戰神,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秦雙雙眸冷冽地掃視了一眼這八人,他們全都是西方各國當世最強的高手。

“就憑你們?膽敢踏足我華國領土,這裡就是你們的埋骨之地!”

秦雙一拳揮出,氣息崩騰。

一時間,風起雲湧,氣流湧。

這一場戰鬥,僅僅持續了不足一刻鐘,就偃旗息鼓。

八大西方頂尖強者被玉龍山上萬年不化的冰雪所覆蓋,無一生還。

僅剩下秦雙一人負手而立,俯瞰下方,目睥睨。

“犯我華國者,雖遠必誅!”

西方各國強者無不震驚,再無膽敢踏足華國之心,皆震懾於無雙戰神之威名!

江州機場。

一輛邁赫停在路邊,一名頭發有些花白的老者朝著剛剛走出機場的秦雙走去。

“雙爺!”

秦雙掃了一眼對方,反問道:“你是誰?”

老者連忙回道:“我是東方家族的大總管,我周長柏。”

東方家族!

一聽到這四個字,秦雙的眼神頓時冷冽了起來,渾都散發出一強大而冰冷地氣勢。

周長柏頓時渾一,如墜冰窟,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頭。

秦雙冷聲道:“你來找我做什麼?”

周長柏臉上出了一笑臉,恭敬地說道:“雙爺,我是奉您爺爺之命,來接您回家的,您的父親也很想念你。”

一聽到父親,秦雙的臉就更冷了。

“可笑,別以為我當時年紀小,我就不記得發生過什麼?當初你們東方家族嫌棄我母親出卑賤,就強行將我母親與我趕出了盛京。”

“二十六年了,我那個所謂的父親,何曾來看過我一次?如今你們看我風了,就想要認我了?你給我滾回去,告訴東方家族的人,我姓秦,不姓東方。”

“若是你們東方家族的人膽敢再來擾我,我會讓東方家族徹底消失!”

聽到這番話,周長柏背後冷汗直流。

東方家族是盛京五大家族之一,財雄勢大,但是在如今的秦雙麵前,也隻是個頭大一點的螞蟻而已。

“雙爺,家主說了,他很後悔當初做下的事,為了彌補您,東方家族願意出資收購惠民製藥,然後轉到您的名下……”

“這是我的事,用不著你們手,給我滾!”

秦雙毫不給麵,轉就離開了。

惠民製藥是江州最大的醫藥公司,這家公司是由秦雙的母親秦慕雪一手創辦,涉及醫藥研究、藥生產、醫用材生產等業務。

但是在五年前,惠民製藥公司出現了一件醜聞。

有人服用了惠民製藥的藥致死,家屬天天堵在公司門口鬧,輿論全都一邊倒,大肆宣揚惠民製藥的藥存在問題。

與此同時,公司的財務經理攜款外逃,惠民製藥公司又被曝出稅稅的醜聞,還在公司搜出了毒品和製毒裝置。

秦雙母親被萬人唾罵,又被懷疑製毒,萬念俱灰,承不住輿論力,以死證明自己的清白,從惠民製藥公司的樓頂跳下亡。

當時秦雙親眼目睹了這一切,他看到自己母親的屍淋淋的躺在地上,四分五裂。

那一刻,他覺自己的人生都黑暗了,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沒有人願意為秦雙母親收屍,屍在地上散落了三天,早就乾涸凝固,屍也發臭,最後是他自己親手將自己母親的屍一塊一塊地撿了起來。

秦家的家產都被查封,秦雙一無所有,在他母親頭七之後,他獨自一人離開了。

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也沒有人知道他去做了什麼?

如今五年過去了,秦雙重新回到了江州。

他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二十出頭的稚青年,而是手握天下權的無雙戰神。

他此次回到江州,一是要查清當年他母親的死因,二是回來見他的妻子蘇蕊心,想要給幸福。

這時,一名小麥皮,相貌剛的魁梧男人開著一輛悍馬來到了秦雙麵前。

他連忙下車,神恭敬無比。

“屬下江州鴻盟分割槽都統,拜見秦帥!”

秦雙不發一言,直接就上了車。

鴻盟,這是秦雙一手創立起來的勢力,遍佈華國東西南北各個角落,掌控了大量地人力、財力。

他參軍五年,立下戰功無數,幾經生死戰,才就一代戰神。

薛剛看著秦雙麵無表地樣子,心裡不由有些慌。

“秦帥,剛剛來的路上,遇到了堵車……”

秦雙淡淡地說道:“我讓你辦的事,你辦的怎麼樣了?”

“事已經查清楚了,五年前,是蔣家派人故意栽贓造謠惠民公司,那個攜款外逃的財務經理也抓回來了,也是蔣家指使他這麼做的,可以說,您母親當初的死,就是蔣家一手策劃的。”

蔣家是江州的首富,創辦的萬城集團是江州最大的地產開發商。

當初惠民製藥研發出了一種新藥,可以有效治療心管堵塞,利潤非常可觀,這才令蔣家起了覬覦之心,害的秦家家破人亡。

薛剛繼續說道:“這五年來,蔣家一直暗地裡用各種關係打蘇家,如今蘇家的日子也不好過。”

“蔣家!”

秦雙眼神一冷,麵無表地說道:“我要讓你們十倍百倍奉還!”

薛剛從後視鏡看了一眼秦雙,他曾跟隨秦雙多年,很是瞭解秦雙的脾氣秉。

越是不茍言笑,秦雙心裡就越憤怒。

“秦帥,現在是送您回家休息,還是去酒店給您接風洗塵?”

“先去惠民製藥公司!”

半個小時後,秦雙手捧著一束白花站在了惠民製藥公司的樓下,薛剛在一旁燒著黃紙。

一想起自己母親當初跳下樓的景,秦雙的雙眸不由有些潤。

他正沉浸在悲傷中的時候,忽然從公司走出了一名青年,後還跟著一群保安。

“你們特麼的乾嘛呢?”

蔣軍滿臉不悅地瞪著秦雙,喝罵道:“大白天的在這裡燒紙,還抱著白花,你們特麼的是在咒誰呢?是不是想找死?”

這時,一名保安似乎認出了秦雙,連忙走到蔣軍旁說道:“蔣,這人好像是秦雙啊!”

“哪個秦雙?”

蔣軍仔細打量了秦雙兩眼,冷笑道:“哦,我想起來了,原來你就是秦慕雪的兒子,當初你媽因為研究的藥害死了人,還稅稅,研製毒品,所以畏罪跳樓自殺了。”

“你這是在祭奠你那死鬼老媽吧?我警告你,這裡已經不是你們家的公司了,而是我們蔣家的公司。立刻給我滾,別在這找晦氣,否則我讓人打斷你的!”

秦雙看著蔣軍,冷聲道:“你是蔣家的人?當初我母親就是被你們蔣家給害死的,債要用來償還,我就是來討債的。”

蔣軍嗤笑一聲,滿臉不屑地說道:“就憑你?既然你這麼想找死,那我就送你去見你那死鬼老媽。”

“給我打,往死裡打!”

“出了人命,我兜著!”

那些保安們立刻圍了過來,一個個滿臉獰笑。

砰!砰!砰!

那些保安們本沒看清秦雙是怎麼出手的,就一個個吐倒地,慘哀嚎。

看到這一幕,蔣軍不由大吃一驚,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人影一閃,秦雙已經到了他的麵前。

“你……”

秦雙單手掐住了蔣軍的嚨,將他給舉到了半空中,蔣軍滿臉痛苦之。

“你給我聽好了,五日之後,是我母親的忌日,我要你們蔣家的所有人去我母親墳前磕頭懺悔,並且把惠民製藥還回來,否則,我滅你蔣家滿門,一個不留!”的是在咒誰呢?是不是想找死?”這時,一名保安似乎認出了秦雙,連忙走到蔣軍旁說道:“蔣,這人好像是秦雙啊!”“哪個秦雙?”蔣軍仔細打量了秦雙兩眼,冷笑道:“哦,我想起來了,原來你就是秦慕雪的兒子,當初你媽因為研究的藥害死了人,還稅稅,研製毒品,所以畏罪跳樓自殺了。”“你這是在祭奠你那死鬼老媽吧?我警告你,這裡已經不是你們家的公司了,而是我們蔣家的公司。立刻給我滾,別在這找晦氣,否則我讓人打斷你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