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會讓你後悔

啞又帶著危險的。像是隻要稍稍接,便會沉溺再也尋不到深潭上岸的道路。微微抬頭,男人臉蒼白,因戴著寬簷圓帽,臉在路燈投下的影中遮著,再看不清他的長相。但是他上有一腥氣息,蘇檬被他一抱,便發現男人衫上有深的跡——他傷了!那個男人的手從腰上挪開,轉便準備離開。“等等。”蘇檬開了口,抬手將眼淚乾,已是一副乾練簡潔模樣:“你傷了,我帶你去理傷口。”男人影微頓,轉過頭,看向蘇檬時,角勾起帶著邪肆:“你確定帶我去...“姐,我、我……跟盛樓哥哥在一起了,爸爸媽媽也非常支援我們,所以決定在下週三給我們舉行訂婚儀式。”

忙了一天的蘇檬剛回家,拖鞋還沒換,就聽到蘇妙楚楚可憐的聲音。

蘇檬的一僵,腦袋中似有一顆雷炸開,抬了頭,眼中是深深的冰冷:“盛樓是我男朋友,你應該知道吧?”

“我知道、所以……姐,真的對不起了,我不是故意的。我隻是想跟盛樓哥哥表白,誰知道他也喜歡我……”蘇妙眼中蘊集著淚水,像是了極大的委屈。

活像是就算蘇檬的男朋友被搶了,蘇檬也不該有半分憤怒?

“姐,你就全我們吧!”蘇妙說著,往門口瞥了一眼,眼淚立即合時宜的掉了下來:“你就不要斤斤計較了好不好啊,我跟盛樓哥哥是真,你祝福我們可以嗎?”

蘇檬的目越發的冷了,怒氣發,都因為憤怒而抖。

近蘇妙,可還沒有作,就被狠狠的一拉,直接甩到了一邊,狠狠的往門上砸了一下。

“蘇檬,你對你妹妹乾什麼!”蘇父聲音驀地自蘇檬背後響起。

而的好父親到了蘇妙麵前,檢查著蘇妙,最後便是溫的心疼:“妙妙你沒事吧?蘇檬沒有媽,所以沒有家教,你別跟沒教養的野丫頭一般計較。”

“爸,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媽!”因為蘇父的話,蘇檬雙目通紅,心口也似是被一塊大石頭得無法呼吸。

也是他的親生兒啊!

為什麼會被這麼區別對待?

自己的母親纔是他堂堂正正明正娶的蘇夫人,一心一意的深他,直到去世還在叮囑讓不要記仇、遷怒於他,現在去世後卻被他拿出來這麼踐踏?

“啪!”一掌狠狠的落在蘇檬的臉上:“果然是沒教養的東西!缺男人缺的心慌了要跟你妹妹搶男人,回來還這麼氣勢洶洶的對你父親?”

蘇檬捂著自己火辣辣疼著的臉,眼淚在剎那快要決堤,倔強的忍著,死死地咬著,咬的下沒有毫。

沒有吭聲,隻有那滿眼的恨意。

“姐,你別這麼看著爸,好兇呀……”蘇妙似是因為害怕往蘇澈後躲了許多,隻是從他後找了個空隙看著蘇檬。

蘇父的眼神也越發不善,冷冷道:“養不的東西!你要是像妙妙一樣討喜,我也不至於一點公司份都不留給你!你給我滾出蘇家!”

蘇檬恨得咬牙切齒的。

蘇氏集團的天下可都是蘇檬打下來的!

二十八歲,師從國風服飾頂端設計者聞言文,三年前在國際服裝周,設計的展品取得第一名後,在服裝界聲名鵲起,而蘇檬這個名字在國服裝設計行業中更是大名鼎鼎。

取得這項就後,蘇檬本該自立門戶,卻念及母親臨別言,還有自己同蘇家的最後一點緣牽扯的分,一直在蘇家手下做事賣力。

也就是在這期間,認識了盛樓。

盛樓溫,蘇檬自然在他的追求下同他了。

誰知道,在忙於工作的時候,轉眼蘇妙卻說盛樓要跟要訂婚了——甚至,連蘇父都要將蘇家作為嫁妝全部送給蘇妙。

憑什麼!

這全都是打拚出來的東西!

沒有蘇妙這樣的妹妹,也沒有蘇澈這樣的爸!

見蘇檬眼神發狠,蘇父又是抬起手要一掌往蘇檬的臉上揮來,直呼要教訓蘇檬。

隻是手才揮到半空便被蘇檬給接住,的死死地:“蘇澈,你會為你今天所做的事後悔!我也會讓你有一天跪在我麵前求饒!”

說罷,便是狠狠的將蘇澈的手一甩,在轉的剎那冷冷的掃了一眼蘇妙。

蘇妙嚇得打了個寒,隻是回過神來心中又甚是得意,服裝界一姐又如何?蘇檬還不是連一個男人都守不住!

蘇檬鞋都沒穿,直接出了蘇家,沒有任何人挽留,似乎所有人都不得快點離開。

心口發疼,眼淚也在出了蘇家後不爭氣的落了下來。

從小到大,在蘇澈麵前,他都沒給過自己一點好臉,隻有在母親麵前才會對自己好一點。

以前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腦子裡覺得好像是為了母親的孃家的基業,卻在母親嚴厲斥責下,將這個想法給深深掩埋。

即使後來母親被那個年輕漂亮的人推下樓梯,母親也還在維護蘇澈,讓不要記恨蘇澈,也不要記恨蘇妙的母親。

便一直努力著,期待蘇澈能給一點點的好臉,給哪怕是蘇妙千分之一的父!

“滴——”一聲刺耳的喇叭聲,蘇檬立即抬頭,一道刺目白猛地來,來不及反應,以為自己要被迎麵而來的轎車撞上時,整個人忽的被一帶,快速拎到一邊。

驚險又刺激。

生死邊緣徘徊後,蘇檬後脊冷汗直冒,好久都按捺不住腦海中的恐懼緒。

“抱歉。”

磁的男聲,低啞又帶著危險的。

像是隻要稍稍接,便會沉溺再也尋不到深潭上岸的道路。

微微抬頭,男人臉蒼白,因戴著寬簷圓帽,臉在路燈投下的影中遮著,再看不清他的長相。

但是他上有一腥氣息,蘇檬被他一抱,便發現男人衫上有深的跡——他傷了!

那個男人的手從腰上挪開,轉便準備離開。

“等等。”蘇檬開了口,抬手將眼淚乾,已是一副乾練簡潔模樣:“你傷了,我帶你去理傷口。”

男人影微頓,轉過頭,看向蘇檬時,角勾起帶著邪肆:“你確定帶我去理傷口?”

有幾分玩味,又有幾分警告。

蘇檬咬咬牙,“帶。”然後往前走了一步,無畏懼。

這個男人,氣場不一般,並且這個世道能這麼重的傷、絕不可能是一般人。

還有剛才那個車,應該是沖著這個男人來的,所以他在救了自己後,才會不自的來一聲“抱歉”。

而,在離開蘇家後,想要迅速在a市立足,必須要有一個強大的勢力來同自己合作。

看好這個男人。

“好。”男人稍稍垂眉,墨眸子多了幾分幽深。裡覺得好像是為了母親的孃家的基業,卻在母親嚴厲斥責下,將這個想法給深深掩埋。即使後來母親被那個年輕漂亮的人推下樓梯,母親也還在維護蘇澈,讓不要記恨蘇澈,也不要記恨蘇妙的母親。便一直努力著,期待蘇澈能給一點點的好臉,給哪怕是蘇妙千分之一的父!“滴——”一聲刺耳的喇叭聲,蘇檬立即抬頭,一道刺目白猛地來,來不及反應,以為自己要被迎麵而來的轎車撞上時,整個人忽的被一帶,快速拎到一邊。驚險又刺激。生死邊緣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