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來此人間

的喜,沒賜下賞賜,羨煞了後宮不知道多人。李公公為陳妃娘孃的親信,份地位自然也變得顯貴起來。這次他們被招過去,就是為了完李公公的代,好好地服侍赴宴的各位貴人,以及清理長青宮喬遷喜宴後的各種垃圾。沒多時,楊凡等小太監們就趕到了長青宮。隻見長青宮外金碧輝煌,燈火通明,剛靠近就約能夠聞到食的香氣,讓他忍不住嚥了口口水,眼珠子都有些發紅。作為最底層的小太監,能填飽肚子就不容易了。指吃好,那就別想了。除非是為...繁星滿天,月華映照天下。

監欄院的一棵大樹下,立著一個頎長的影。

楊凡披一藍黑布袍,頭頂小氈帽,一臉無語的著蒼天,終於確定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他穿越了!

可穿越什麼不好,他竟然穿越了一個小太監!

小凡子!

沒錯,就是他了!

「當太監沒什麼不好的,有吃有喝,還有宮殿住,不用還房貸,不用還車貸,不就是伺候人嗎?」

「在21世紀當了那麼多年的孫子,著007的福報,還會怕伺候人嗎?」

楊凡在心裏不斷安著自己,開始慢慢悉起腦子裏那看似陌生,卻又無比悉的零散記憶。

他穿越到的這個朝代是大明,可又不是記憶裡的那個大明。

這個大明雖然依舊是以「朱」為國姓。

可傳承卻已經超過千年,國力依舊繁榮昌盛,可謂是四海昇平,萬國來朝,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鼎盛大國。

然而,國力鼎盛,民生卻依舊疾苦,否則,他的前也不會為了一口飯就狠心選擇以這種方式進宮。

「唉。」

楊凡喟嘆一聲,手往下撈了一把。

平坦坦。

空。

風吹都不涼了!

一時間,樹下的人影都顯得更蕭瑟了幾分。

「小凡子,你還在那裏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去長青宮,耽誤了李公公的事,小心你的屁被開啟花!」

這時,一個小太監尖銳稚的聲音從後傳來。

楊凡一回頭,就看到一個皮白,紅齒白的小太監出現在不遠,他小春子,年紀不過,臉帶著幾分匆忙和激,正快步朝外走去。

長青宮!

楊凡臉微變,趕追了上去。

他險些把這件事給忘了!

目前住在長青宮的是陳妃娘娘,這些日子頗得皇帝朱高烈的喜,沒賜下賞賜,羨煞了後宮不知道多人。

李公公為陳妃娘孃的親信,份地位自然也變得顯貴起來。

這次他們被招過去,就是為了完李公公的代,好好地服侍赴宴的各位貴人,以及清理長青宮喬遷喜宴後的各種垃圾。

沒多時,楊凡等小太監們就趕到了長青宮。

隻見長青宮外金碧輝煌,燈火通明,剛靠近就約能夠聞到食的香氣,讓他忍不住嚥了口口水,眼珠子都有些發紅。

作為最底層的小太監,能填飽肚子就不容易了。

指吃好,那就別想了。

除非是為有了品秩的大太監們。

「朱門狗臭,路有凍死骨。古人誠不欺我啊!」

「隻是沒想到這輩子我都當了太監了,竟然還得努力鬥?」

楊凡心裏嘀咕了幾句,自覺無比嘲諷,可行上還是跟著其他小太監快步從側門進了長青宮。

一進宮,一子沁人心脾的馨香就撲麵而來,令人覺渾的筋骨都舒坦了三分。

這是最頂級的龍涎香!

乃是皇家用之,極為名貴珍稀,是渤海地區的省份進貢來的,尋常人家本沒資格。

據說長期養在這種環境下,能延年益壽,駐容養。

是以十分宮廷的貴人們喜。

一些老太監們自然也在其列。

「我說電視劇裡那些老太監們怎麼一個個妖嬈,八是這玩意熏出來的,醃味了。」

楊凡暗暗誹謗兩句。

全然忘記了自己也已經為那些「妖嬈人士」中的一員。

李公公看了楊凡等人一眼,一挑蘭花指。

「都去那邊候著。」

楊凡亦步亦趨的跟著其他太監宮下去,混在人群中,地開始打量起殿的宴會,坐在主位的就是那一位陳妃娘娘。

的確很。

陳妃娘孃的年紀看上去不過雙十,皮白皙,明眸皓齒,烏髮如練,在雍容的華服下麪包裹著一副令人垂涎的態。..

像極了一顆了的水桃。

此時,淺酌了幾杯,緻的俏臉上更是多了一抹駝紅,顧盼間,一雙眼眸更是風萬種,尤其是眉心的一點紅印,分外惹人憐。

這等姿容,這等態,說上一句傾國傾城也不過如此。

而的對麵則是另外三位貴人,也都是一等一的人,令楊凡不暗暗羨慕起這大明的皇帝來。

要知道三宮六院,可是號稱有三千佳麗啊!若每一個都有這等水準,該是何等福氣?

一天一個,十年都不帶重樣的!

酸!

楊凡覺得自己快酸死了。

上輩子就是單手強控級別的彪炳人,這輩子連玩意都沒了,還讓看這麼多人,這不是要親命嗎?

宴會本就到了尾聲,楊凡等人來了沒一會兒,宴會就結束了。

三位貴人在一隊太監宮的服侍下離開,陳妃也迴轉進了廷,楊凡等人則是在李公公的指揮下忙活起來。

別看吃飯的人隻有四個,可膳食卻足足有上百道,全都是名貴珍饈,放在外麵的話沒有個千把兩銀子肯定消費不起。

「真是浪費啊!」

「滋溜!」

他狠狠地嚥了口口水,忍不住眼看向周圍。

好嘛!

大家都在吃!

一個個太監宮,正在以各種方式瓜分剩下來的膳食。

楊凡見狀也不再客氣,一把端起靠他最近的一道獅子頭,用袖子遮掩,一邊走一邊低頭狠狠地咬了一口獅子頭。

一時間,口即化,齒留香,一道暖流瞬間蔓延。

太好吃了!

不愧是宮廷食。

可就在楊凡滋滋的著這來之不易的食時,一旁負責監工的李公公卻老臉一沉,皺起了眉頭。

這些沒眼力見的廢,也不知道來幾個人進廷伺候陳妃!

李公公一甩袖子,麵無表的點起名來:「小風子,小春子,小凡子,你們三個去廷伺候。」

「是,李公公。」

其他人先後應答。

楊凡也不不願的嚥下裏的獅子頭,將盤子放下,心裏暗暗詛咒著麵前這個一臉花皺紋的老太監。

他才剛剛吃了一口!

你個老太監,祝你生兒子沒窟窿眼!

「嗯?好像有哪裏不對?」

三人轉廷。

楊凡很快就被廷裡的一切轉移了注意力。

約間,他發現這裏的龍涎香味道濃鬱如烈酒,醇厚無比,他渾都有些滾燙起來,呼吸之間都是熱氣。

「小凡子,你怎麼了?」

旁的小太監發現了楊凡的異狀,隻見他雙手握,臉頰赤紅,額頭滲出汗水,渾都在發。

「沒,沒事。」

楊凡勉強搖頭,示意無事。

要是在這種地方要是失了儀態,可沒他的好果子吃。

嘩啦啦。

恰好此時,一聲水聲傳來。

梳洗過後的陳妃渾帶香風的從浴室走了出來。

步履款款如弱柳扶風,形態更是姿態婀娜,一條白紗巾遮住迷人,一雙白皙修長的玉卻暴在空氣中。

那堪稱完的玉足,晶瑩剔,朱紅白,足弓弧線極其優,盈盈不足一握,讓人恨不得上手好好把玩一番。

著實是容易中男人的心頭好。

「紅禍水!」

四個字浮現在腦海。

楊凡小心翼翼的觀瞧著這艷不可方的陳妃,他竟然覺自己本來空的地方,突然了一下!

他不一個激靈!

乖乖!

這是什麼況?移了注意力。約間,他發現這裏的龍涎香味道濃鬱如烈酒,醇厚無比,他渾都有些滾燙起來,呼吸之間都是熱氣。「小凡子,你怎麼了?」旁的小太監發現了楊凡的異狀,隻見他雙手握,臉頰赤紅,額頭滲出汗水,渾都在發。「沒,沒事。」楊凡勉強搖頭,示意無事。要是在這種地方要是失了儀態,可沒他的好果子吃。嘩啦啦。恰好此時,一聲水聲傳來。梳洗過後的陳妃渾帶香風的從浴室走了出來。步履款款如弱柳扶風,形態更是姿態婀娜,一條白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