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你的底氣是什麼

去照顧他的生活,他卻因為蘇凝雪哭訴兩句就對大發雷霆。當今皇上捧在手中的掌上明珠,在他麵前卑微的像一條狗,他竟還覺得皇家對不起他。沐雲初推門進:「駙馬這麼急切想休了本公主,是因為本公主推蘇凝雪下水麼?」書房中的兩人同時朝沐雲初看過去。皇上趕收了怒火起:「雲初。」對這個兒他也是無奈,在他看來自己的小公主又漂亮又懂事,犯不著去方天邊做丫鬟,可偏生兒願意,可他頭痛的。方天料到沐雲初會過來,對這個心伺候了自...「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不好了,駙馬爺要休了你!」彩月慌慌張張的跑到沐雲初的寢殿,氣籲籲地:「駙馬現在就在皇上的書房裡,公主快去看看吧!」

華麗的宮殿中,沐雲初穿著一彩鮮艷的華服站在銅鏡前發獃,彩月的聲音拉回的心神,沉默片刻才開口:「你先出去。」

彩月這才注意到公主好像有點奇怪。

公主駙馬的骨,明知道駙馬不喜歡也不惜用權利強迫駙馬娶,若是平時聽見駙馬要休了,怕是已經著急的無法淡定,可此刻竟然站在銅鏡前一不。

「公主,您怎麼了?駙馬這次鐵了心要休了您,不惜以死迫皇上,您……」若是再不過去,可能就真的被休了。

彩月話還沒有說完,沐雲初聲音驟然淩厲:「出去!」

彩月嚇的不敢再言,趕退了下去。

站在銅鏡前,沐雲初深吸口氣平復心的波瀾。

竟然重生了!

的駙馬方天是丞相獨子,文采出眾溫文爾雅,被譽為京都第一男。

第一次看見他,沐雲初就喜歡上他,及笄之後不顧他是不是有指腹為婚的未婚妻,強迫方天娶為妻。

以為日子久了方天總會喜歡上,可不管怎麼自降份討好他,他心裡隻有他指腹為婚的蘇凝雪。

最終,他不滿父皇對的縱容,選擇了謀反……

漫天火中,方天一劍刺膛時的猙獰厭惡歷歷在目,但最讓沐雲初刻骨銘心的是父皇抱著時的聲嘶力竭。

因為自己的任,差點毀了父皇的江山!

房門驀然開啟,彩月著急的迎了上去,可又不敢靠的太近:「公主……」

總覺得此時的公主,上有很淩厲的氣勢。

沐雲初看向這個跟自己相差無幾的丫頭,眼神和了幾分。彩月雖然是方妃為安排的玩伴,可自一起長大,彩月心中也是親近的。

但前世,卻因為蘇凝雪的挑撥,將彩月隨便找個男人嫁了。等知道蘇凝雪花錢讓那男人折磨死彩月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書房中,沐雲初還沒走近就聽見父皇的雷霆怒火。

「方天,你別不知好歹!朕的兒金枝玉葉願意下嫁給你,是你們方家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方天的態度堅決:「微臣福薄不起公主的厚,還請皇上全!」

沐雲初站在書房外都能聽見方天磕頭的咚咚聲,這男人是當真不待見的很呀。

輕嘆口氣,沐雲初心中酸無比。對誰都有愧,但唯獨對方天問心無愧。

前世,為了求他不要休,同意他將蘇凝雪納進門。

為了迎合他,學琴棋書畫,學下廚。像是個奴婢一般去照顧他的生活,他卻因為蘇凝雪哭訴兩句就對大發雷霆。

當今皇上捧在手中的掌上明珠,在他麵前卑微的像一條狗,他竟還覺得皇家對不起他。

沐雲初推門進:「駙馬這麼急切想休了本公主,是因為本公主推蘇凝雪下水麼?」

書房中的兩人同時朝沐雲初看過去。

皇上趕收了怒火起:「雲初。」

對這個兒他也是無奈,在他看來自己的小公主又漂亮又懂事,犯不著去方天邊做丫鬟,可偏生兒願意,可他頭痛的。

方天料到沐雲初會過來,對這個心伺候了自己一年的妻子,眼裡滿是冷漠;「公主既然知道,微臣請您全!」

若是以前的沐雲初看見方天這麼冷漠的眼神,不知道得多心痛。但現在對這個男人已經徹底死心了。

看都沒有看方天一眼,此刻的眼裡隻有自己這位父親。

如今的皇上還不到四十,英的模樣還可看見他年輕時風靡萬千的英俊,即便上了年紀也是一位帥大叔。

父皇治國很明,烈國也是他年時沙場征戰守護下來的,本是位殺伐果斷的帝王,卻唯獨對縱千依百順,害的他輝煌的名聲多了一抹養不教的汙點。

沐雲初滿心都是愧疚:「父皇,我沒有推蘇凝雪下水,那人自己跳下去陷害兒。」

一聽這話,皇上心中真是百集。

自從兒嫁丞相府這一年,的任何委屈都不跟他說,每當他問起都說夫妻極好,丞相府上下對極好。

他明知兒人眼,卻不好發作。

到兒對的依賴,皇上又是歡喜又是心疼,同時又有怒火:「好個蘇氏之,耍心機竟然耍到當今公主頭上了!」

「皇上明鑒,凝雪絕對不是公主說的那種人!」方天著急的護著他的心肝寶貝,冷著臉嗬斥沐雲初;「沐雲初,你怎麼這麼歹毒!凝雪本不會遊泳,難道要用的生命來陷害你嗎?我還以為這一年你真的改變,沒想到一切都是在我麵前做戲!現在凝雪還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你到底有沒有點良心!」

良心?

盡心竭力的照顧了他一年,每日去婆婆麵前請安問好,半點不敢端公主的架子。就因為蘇凝雪輕飄飄的一個陷害,他把之前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全部否定,竟然還問有沒有良心?

「方天,你以為你沖著我嚷嚷的底氣是什麼?你以為你是多高尚,多不畏強權嗎?本公主告訴你,你的底氣是仗著我你!不管你怎麼以下犯上,你知道本公主會護著你!」

沐雲初眼裡滿是心痛,不是因為方天,而是因為的父皇。

就如同任的底氣,不也是仗著父皇對寵?可是從前,從來不知道恩。

方天愣住,看著眼前子眼中的傷痛,他的心口彷彿被什麼東西刺了一般。

這個公主刁蠻任,想要什麼都可以仗著份得到,就連姻緣也可以強迫別人。他從來不知道,也會被傷害。

「你不必急著替蘇凝雪狡辯,本公主不準備追究的過錯。既然你們比金堅,本公主全你們。你這種是非不分的男人,本公主也不想再浪費時間!」

這話一出,皇上簡直是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追問:「雲初,你什麼意思?」

「父皇,兒請求同駙馬和離!」如同任的底氣,不也是仗著父皇對寵?可是從前,從來不知道恩。方天愣住,看著眼前子眼中的傷痛,他的心口彷彿被什麼東西刺了一般。這個公主刁蠻任,想要什麼都可以仗著份得到,就連姻緣也可以強迫別人。他從來不知道,也會被傷害。「你不必急著替蘇凝雪狡辯,本公主不準備追究的過錯。既然你們比金堅,本公主全你們。你這種是非不分的男人,本公主也不想再浪費時間!」這話一出,皇上簡直是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追問:「雲初,你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