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打起來了

回到這個時代啊。70年代,自己特麼一管80後都需要叔的人,你讓我穿越到這個年代合適嗎?薑小白呆呆的看著天空。父母、人、兄弟、朋友、同學……突然之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那些經歷就像是一場夢一樣。可是薑小白卻寧願相信現在的經歷是一場夢。自己還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紀,有自己的父母,喜歡的人,形影不離的兄弟,來來往往的車流,閃爍著五十霓虹燈的都市。哪怕能夠再吸一口汽車尾氣呢!“咕,咕,咕,”薑小白肚子裡傳來...1978年6月25日,晉省上黨市一個偏僻的小山村。

一個穿著已經洗的發黃白布衫的男生懶洋洋的躺在草堆上,裡還叼著一狗尾草。下是一條灰的子,早就已經看不出原來就是這樣的,還是洗的掉以後的。

在膝蓋還兩塊偌大的補丁,腳上穿了一雙布鞋,不過鞋卻早已經艱難的張開了一個大口子。

薑小白是一名21世紀的本科畢業生,是生活在改革開放40週年時代裡的人。

而自己這副原來的主人出生在晉省省會龍城的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和薑小白同名同姓,前段時間他初中畢業,二哥薑子建高中畢業,按照這個時候的政策來說,必須家裡有一個知上山下鄉。

於是學習績不好,整天和一群廠子弟打架鬧事的他就被父親給送到了上山下鄉的隊伍之中。

然後給了自己機會,讓自己來到了這裡,說是借還魂也好,說是穿越也好。

甚至有的時候,融合了宿主的記憶,薑小白都有些分不清到底自己是21世紀的薑小白還是這個70年代的薑小白。

雖然前世薑小白偶爾喝多的時候也曾嘆自己生不逢時,要是自己出生在那個充滿機遇與變革的黃金時代,自己早就是富一代等等之類的話語。

但是早就充分著改革開放果的他,可沒有想過真的要回到這個時代啊。

70年代,自己特麼一管80後都需要叔的人,你讓我穿越到這個年代合適嗎?薑小白呆呆的看著天空。

父母、人、兄弟、朋友、同學……

突然之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那些經歷就像是一場夢一樣。可是薑小白卻寧願相信現在的經歷是一場夢。

自己還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紀,有自己的父母,喜歡的人,形影不離的兄弟,來來往往的車流,閃爍著五十霓虹燈的都市。

哪怕能夠再吸一口汽車尾氣呢!

“咕,咕,咕,”薑小白肚子裡傳來了聲,他來到這個時代已經整整一個月。

“小白哥,小白哥。”遠遠的聽見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一個年輕男人就跑了過來。

“什麼事啊這麼著急,告訴過你們多次了,要淡定,淡定懂嗎?不淡定就要蛋疼。”

薑小白看見來人以後,不不慢的說道,跑過來的人王小軍,父母和薑小白父母都在一個廠子裡上班,他是家裡老二,和薑小白一樣家裡父親的工作崗位同樣不到他接班,被派來上山下鄉。

“小白哥,不好,不好了,劉峰他們和村裡的人打起來了,你快去看看吧。”王小軍氣籲籲的說著,看著薑小白的目滿是急促。

薑小白聽著也是一咕嚕從草堆上爬起了起來,劉峰也是和薑小白一起來隊下鄉的一個知青。

“在哪呢?趕帶我去。”薑小白說著就扯著王小軍朝著村子跑去,邊跑邊問道“劉峰他們因為什麼和村子裡的人發生沖突的?”

其實知上山下鄉隊到農村和村子裡的人發生沖突薑小白一點也不意外。

來農村隊的大部分都是城市裡的人,各種各樣的階層,出生,背景,想要讓他們融農村,本不是喊喊口號就能夠解決的事。

“聽說是因為這個月給咱們知的人記的工分不對,然後劉峰去找村會計狗蛋理論,然後就吵吵起來了。”王小軍抓時間給薑小白介紹著況。

工分這是沒有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製”之前的一個名詞。

這個時候的農村施行“大鍋飯。”簡單來說就是地是村裡的,一到乾活的時候大家都去乾,然後村裡乾部給去乾活的人記工分。

這個工分據村裡的產出,可以換錢,也可以換糧食,是這個時代特有的產。

薑小白和王小軍說話間就來到了現場,現場十幾個知青正和村民們打在一起。

知雖然人,但是一個個的年輕氣盛都下手沒輕沒重的,反觀村子的人雖然人多,力氣也大,但是都下手有分寸,怕出事,雙方反而鬥了個旗鼓相當。

薑小白到的時候,村書記和和村長正帶人拉架,可是知們本不聽村書記和村長的。

“小白啊,你趕勸勸,讓他們住手,再打下去要出事啊,”村書記黃忠富看見薑小白來了,趕開口說道。

在建華大隊隊的知青,人數最多的就是薑小白這些從龍城來的廠子弟,而薑小白穿越之前就是龍城這幫廠子弟的大哥,所以在建華大隊的知青中,薑小白說話還是有點用的。

“支書,都打這樣了,估計我說話也沒有什麼作用啊。”薑小白苦笑著說到,其實要是按照薑小白自己的想法,現在已經1978年6月底了,熬過這段時間,馬上就能夠回城了,等改革開放來臨,那纔是自己等待的時機。

可是現在劉峰他們已經鬧起來了,那自己作為知青的一員,屁肯定不能夠坐歪了,得想辦法為知青爭取一點利益。

“小白啊,有事咱們商量著來,打架肯定不能夠解決問題,一會我就批評會計狗蛋。”

村書記黃忠富看著薑小白肯定的說道,原來還對這個白白凈凈的小青年有點好,不像其他知青那樣整天惹事,現在發現這貨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好的,”薑小白看村書記黃忠富鬆口,應了一聲,轉搶過一個看熱鬧看的正起勁的大媽手裡的白瓷盆,然後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

在大媽驚愕的眼神中,白瓷盆發出“鐺鐺鐺”的聲音,白瓷盆上的白漆飛濺。

“別打了,別打了,”薑小白喊著,知青們聽見薑小白的聲音,停了下來,村書記黃忠富也趕帶人攔住了村民。

“小白哥,他們欺負人……”

“小白,這幫人太過分了,給咱們記了工分不說,還罵人……”

“小白哥……”一群知青紛紛開口,群激的說道,一群沒理都能夠搶三分的人,更不用說這次覺自己了委屈呢。

“支書,這群知青太不是東……”村會計狗蛋也趕開口和黃忠富告狀,隻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讓村書記黃忠富狠狠地瞪了一眼閉了,黃忠富轉頭對薑小白道。

“小白啊,這樣,有什麼事大家去隊部說吧。”

“好,那就去隊部。”薑小白點了點頭,帶頭朝隊部走去,後王小軍,劉峰等知青趕跟了上來。

“散了吧,別看了,有什麼好看的,上工的時候都特麼沒見你們這麼積極過,再圍著一人扣一個工。”

村書記看著一群看熱鬧的村民還準備去隊部,頓時扯著嗓子罵到。

一聽要扣工分,看熱鬧的人群頓時都散去了,其中幾個剛纔打架的年輕人也想趁溜走,但是卻被黃忠富給逮了出來。

“你們沒事吧?有沒有傷的?”薑小白一邊走,一邊看著後的十幾個知青詢問道。

雖然剛纔打架都沒有工,但是也有幾個鼻子和角出了。

“呸,”劉峰把裡帶著跡的吐沫吐掉,抹了一把鼻道“小白哥,我們沒事,就是狗蛋這貨太特麼欺負人了。我們這個月好多人都上了20多個工,可這貨給咱們記工記得最多的也就13個,我們去找他,他竟然說我們去上工出工不出力,每天隻能夠給算半個工分,還說咱們的幾個知青去上工還不如不去呢,能夠給咱們這些工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劉峰恨恨的說道,隊伍裡幾個知青臉上也滿是不忿。

“小白哥,一會要是村書記不能夠把咱們的工分給補上,下午咱們就去公社鬧。”王小軍在一旁接說道。

“等一會看看黃忠富怎麼理再說。”薑小白點了點頭道,雖然今年就開始讓上山下鄉的知青返鄉。

但是政策落實下來,說不好就得明年纔能夠回去,自己可能還要在這個地方待上一年半載的,就絕對不能夠示弱,不然的話自己以後的日子絕對不好過。剛纔打架的年輕人也想趁溜走,但是卻被黃忠富給逮了出來。“你們沒事吧?有沒有傷的?”薑小白一邊走,一邊看著後的十幾個知青詢問道。雖然剛纔打架都沒有工,但是也有幾個鼻子和角出了。“呸,”劉峰把裡帶著跡的吐沫吐掉,抹了一把鼻道“小白哥,我們沒事,就是狗蛋這貨太特麼欺負人了。我們這個月好多人都上了20多個工,可這貨給咱們記工記得最多的也就13個,我們去找他,他竟然說我們去上工出工不出力,每天隻能夠給算半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