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家破人亡

是壞掉了,持續低溫。房間裡卻找不到任何可以取暖的東西,床上的被子、床單,櫃裡的服全都不翼而飛!喬伊蜷著,凍得瑟瑟發抖。一晚過後,嚴重高燒,腦子也開始迷糊,記不得人了。走廊上。穿著紫連,長髮飄飄的,麵容緻的人摟著喬誌安的胳膊道:誌安,剛纔醫生說腦子燒壞掉了,以後就是個癡傻的。如果讓繼續留在這裡,以後被人知道,肯定會笑話你的。那你說怎麼辦?畢竟上流著我的,我總不能我有個主意,廚房李嫂年事已高也該告老還...烈日炎炎,半山腰喬家彆墅!

十一歲的喬伊站在喬家三樓走廊上,卻如冰冷毒蛇纏繞在般,遍生寒!

啊媽媽,媽媽

就在剛纔,眼睜睜的看著的爸爸喬誌安將媽媽推下了樓梯。

他雙眸猩紅,如瘋如狂,宛如地獄爬出的惡鬼,甚至疾速跑下樓,在媽媽懷孕三個月的肚子上狠狠的踹了幾腳!

媽媽癱倒在泊中,裡、雙間不斷湧出猩紅的,灼燒了喬伊的眼。

不,住手,不要傷害我媽媽,滾開

喬伊反應過來,踉蹌跑下樓,撲向了喬誌安。

喬誌安淬不及防,被推開了兩步,見到是,裡出了譏諷的冷笑:小賤貨,你和一樣,都該死!

喬伊此時本聽不到他的聲音。

撲在媽媽邊,小心翼翼的手抓著的胳膊,輕輕的晃,裡的聲音因為害怕劇烈的抖著。

媽媽,媽媽你醒醒啊,你彆丟下我,媽

伊伊,快快逃

人微微睜開了疲憊的雙眸,那雙眸子裡出了不甘、不捨、無奈、痛心

努力的抬手,似乎想要最後一下兒的臉。

可是,實在是太痛了,太累了,手臂猶如千斤重,最後猛的垂落在冰涼地板上,兩眼一閉,再也生息。

媽媽,媽媽,啊喬誌安,你這個畜生,你為什麼殺了我媽!我要殺了你

喬伊雙眸飽含痛苦的淚水,心如同刀子片片淩遲,痛的全發!

從地上爬起來,順手抓起旁邊桌子上的一個古董花瓶,朝著喬誌安飛撲上去!

可是,才十一歲,在高大拔的喬誌安麵前,實在是不值一提!

喬誌安如鐵鉗般的手掌的扣住纖細的脖子,將瘦弱的提高,腳離開了地麵。

痛苦的踢打著,想要掙開,卻是徒勞!

手裡的古董花瓶隨之垂落在地,毫無用。

咳咳,放,開,咳咳

喬誌安盯著手裡的喬伊,麵鄙夷:賤人,你媽媽揹著我出軌懷了野種,是死有餘辜!要不是給你做了DNA檢測,確定你是我的兒,你以為你還配活?!既然你都看到了,從今天開始,你就關在房間裡,了此餘生吧!

冷,好冷啊,媽媽救我

房間,空調像是壞掉了,持續低溫。

房間裡卻找不到任何可以取暖的東西,床上的被子、床單,櫃裡的服全都不翼而飛!

喬伊蜷著,凍得瑟瑟發抖。

一晚過後,嚴重高燒,腦子也開始迷糊,記不得人了。

走廊上。

穿著紫連,長髮飄飄的,麵容緻的人摟著喬誌安的胳膊道:誌安,剛纔醫生說腦子燒壞掉了,以後就是個癡傻的。如果讓繼續留在這裡,以後被人知道,肯定會笑話你的。

那你說怎麼辦?畢竟上流著我的,我總不能

我有個主意,廚房李嫂年事已高也該告老還鄉了,不如就讓帶著喬伊去鄉下生活,以後我們每個月給點生活費,不是比留在家裡礙眼的好?

喬誌安聞言,點頭:就按你說的辦吧。

當天夜裡,李嫂與喬伊被保鏢開車送往了一千裡外的鄉下

李嫂恩以前喬伊媽媽對的照顧,所以給喬伊改了名字,隨了喬伊媽媽的姓氏,取名沈一一。

七年後

沈一一為了替外婆報恩,此時正穿著嫁前往霍家,為植人霍三爺沖喜十一歲的喬伊站在喬家三樓走廊上,卻如冰冷毒蛇纏繞在般,遍生寒!啊媽媽,媽媽就在剛纔,眼睜睜的看著的爸爸喬誌安將媽媽推下了樓梯。他雙眸猩紅,如瘋如狂,宛如地獄爬出的惡鬼,甚至疾速跑下樓,在媽媽懷孕三個月的肚子上狠狠的踹了幾腳!媽媽癱倒在泊中,裡、雙間不斷湧出猩紅的,灼燒了喬伊的眼。不,住手,不要傷害我媽媽,滾開喬伊反應過來,踉蹌跑下樓,撲向了喬誌安。喬誌安淬不及防,被推開了兩步,見到是,裡出了譏諷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