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回家種樹

:“啓奏陛下,凡間皆言天上乃是仙境,白雲飄渺,做神仙的也不會爲俗世而煩擾。”玉皇大帝大袖一擺,道:“直接說重點。”“近年來,下界的通道封閉,衆仙產生的垃圾沒地方扔,現在天庭到都是垃圾,異味到都有。陛下,試想一下,您一出門就聞到這味道,哪裡還有什麼心辦公啊?”玉皇大帝臉上頓時一黑,心想,老君你這說的是什麼話?不過,經太上老君這麼一說,玉皇大帝也知道,這件事必須要解決,不然的話,衆仙神像是霜打的茄子一...天庭,神話世界裡麵神仙居住的地方,在各種神話故事裡麵,天庭就是仙界的代言詞。

按理說,這樣一個地方那就該是白雲飄渺,神仙在上騰雲駕霧,巡視地界,好不自在的景象。

可最近,天庭所有的神仙都是愁眉苦臉,連玉帝上朝問政的時候也是苦著一張臉,好像誰欠自己幾百萬一樣。

“近來觀衆卿皆一籌莫展,可是有大事發生?”

玉皇大帝看到衆仙神這幅樣子頓時就急眼了,都這樣誰還有心做事啊?

太白星君擺了一下拂塵出列,緩緩道:“啓奏陛下,凡間皆言天上乃是仙境,白雲飄渺,做神仙的也不會爲俗世而煩擾。”

玉皇大帝大袖一擺,道:“直接說重點。”

“近年來,下界的通道封閉,衆仙產生的垃圾沒地方扔,現在天庭到都是垃圾,異味到都有。陛下,試想一下,您一出門就聞到這味道,哪裡還有什麼心辦公啊?”

玉皇大帝臉上頓時一黑,心想,老君你這說的是什麼話?

不過,經太上老君這麼一說,玉皇大帝也知道,這件事必須要解決,不然的話,衆仙神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誰都沒心做事。

“這好辦,太白星君,你傳朕旨意,不準衆仙家再扔垃圾。”玉皇大帝說道。

太白星君卻搖了搖頭,道:“陛下,這法子也不過是治標不治本。”

“那卿之意呢?”玉皇大帝想了想也覺得是,於是便向太白星君詢問對策。

“啓奏陛下,何不重開仙凡通道,將這些垃圾倒往凡間?”

一聽到太白星君的話,玉皇大帝果斷的搖了搖頭,“當初封閉仙凡通道就是因爲有很多神仙私自下界,擾人間秩序。”

“陛下,隻是需要倒垃圾的時候開啟,倒完之後再重新封閉,不會有神仙能私自下界的。”

太白星君這話說的玉皇大帝頗爲意,畢竟在仙凡通道沒有封閉之前衆仙神就是這樣做的,而且隻是開一小會兒,有重兵把守著,應該不會有人能下界的。

“甚好,隻是不知道這下界通道開到何?現在下界繁榮,到是人。”

“陛下,雲夢澤深是連綿大山,人煙罕至,不如就把通道開到那裡吧。”太白星君很是得意的捋了捋自己的白鬍子說道。

“好,就依卿所言,速速去辦。”

-------

雲夢澤深是連綿大山,這是說古代,太白星君也差點忘記了一句話,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朱家衝,位於深山裡麵一個貧窮落後的村莊。村裡麵隻有幾十戶人家,都是低矮的瓦房,生活非常清苦。很多年輕人都耐不住這種日子,跑到外麵去打工了。

通往鎮子的那條泥濘馬路上,破舊的托車冒著濃濃黑煙,一老一兩個爺們。

“小龍,這次回來一定要多住幾天啊,你媽一直都很想念你啊。”

開車的是一箇中年男人,雖然才四十來歲的年紀,可看起來卻像是一個老頭。頭髮全白了,額頭上皺紋更像是一座座大山。穿著一舊服,裡麵叼著一兩塊錢一包的芙蓉。

“爸,我回來了,就再也不走了。”小龍的年輕人閃過一愧疚的目。

“你說什麼?”中年男子聽到這話頓時就皺起了眉頭,原本並不快的托速度更慢了。

“爸,先回家,到家裡麵我再和你說。”

一大一小兩爺們都不再說話,隻聽的見托車那轟隆隆的聲音。

範登龍心裡麵很不是滋味,父母含辛茹苦的將自己養大,供自己讀大學,而自己卻因爲一個不值得人一氣之下辭職回家。

父親今年才四十歲啊,頭髮都白了,範登龍知道這是勞累過度的緣故,家裡麵租了別人十五畝水田,這些全靠父親一個人。

父親這樣,母親更不用說了,自己大學四年所需要的對於這樣一個農村家庭來說那就是一筆天文數字,所以母親在家裡麵還養了幾十隻鴨鵝,餵了十幾頭豬。

每天都是起早貪黑的做農活,上就算有什麼病也不願意去醫院,就是想要剩下一點錢,來讓自己在同學麵前起腰桿子。

範登龍的家在朱家衝最上麵,背靠著水庫,一層樓的低瓦房。因爲餵養了鴨鵝的緣故,在家門口用細竹竿圍了一圈。

父親範清河將托車停在了屋門口,母親王桂珍正在給家禽餵食。

“別餵了,還喂個屁。”

父親青著一張臉就進了屋,本就沒看自己兒子一眼。

王桂珍很是莫名其妙的看了丈夫一眼,罵道:“老頭子,你發什麼神經?”

轉而又笑著對自己的兒子說道:“登龍,回來了啊,了沒有?媽媽餵了鴨就給你做飯哈。”

看著母親那滿頭的銀髮,範登龍頓時到一陣心酸,噗通一聲,便跪在了地上。

“唉,兒子,你這是怎麼了?快起來。”

王桂珍把餵鴨的食堂扔在地方,趕去扶兒子。

“媽,孩兒不孝啊。”

範登龍這個時候已經是泣不聲了。

“兒子啊,不管你做什麼決定,媽我都支援你。”

範登龍跪著將辭職的事告訴了母親,王桂珍一把將他扶起,給他拍了拍管上的泥土。

“媽,兒子對不起你們啊。”

範登龍畢業之後進了省城一家大建築公司做事,工資也有三四千,還了一個漂亮的朋友。本來,家裡的日子應該能一天天好起來了。可誰知道,後來有一次老總的兒子來公司視察,看上了他朋友,然後不知怎麼的兩人就勾搭到一塊去了。

範登龍一氣之下就辭職離開了公司,當初是意氣用事,現在想來,爲了一個人真不值得。

“反正都回來了,你有什麼打算嗎?”

母親問道。

“我打算把後麵這塊山承包下來,種果樹,現在這個很賺錢的。”

範登龍將自己的打算和母親說了一下,又給母親描繪了一下種果樹的景,在他的裡麵,種果樹是非常賺錢的。

母親王桂珍馬上就點頭答應了,就連一直躲在屋裡麵聽的範清河也有些意了。下界的。”太白星君這話說的玉皇大帝頗爲意,畢竟在仙凡通道沒有封閉之前衆仙神就是這樣做的,而且隻是開一小會兒,有重兵把守著,應該不會有人能下界的。“甚好,隻是不知道這下界通道開到何?現在下界繁榮,到是人。”“陛下,雲夢澤深是連綿大山,人煙罕至,不如就把通道開到那裡吧。”太白星君很是得意的捋了捋自己的白鬍子說道。“好,就依卿所言,速速去辦。”-------雲夢澤深是連綿大山,這是說古代,太白星君也差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