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重生

,一陣陣糜爛的酒氣襲來,前廳還有人在肆意作樂。尋著記憶,此時茯苓應該被關在大廚房旁的耳房,快步走去,一路上未見一人。這玉嬤嬤怕就是打的這齷齪主意,全府上下借著睿親王大婚,喝得酩酊大醉,好讓李鶴借機去玷汙茯苓。很快,來到了耳房門前,裡麵有微弱的亮,在門口站定,裡麵傳出尖銳又俗的聲音……“你乖乖從了我,以後帶你吃香的喝辣的。”裡麵一陣細碎的撕扯聲,接著“啪!”“你個小賤蹄子,再不老實,弄死你,你那沒用...歲暮天寒,冰雪凜冽,京都的冬天格外冷。

睿親王府,紅鑼暖帳,燈火輝煌。

沈江蘺一陣眩暈作嘔,胃裡得直翻騰酸水,大紅蓋頭罩在的頭上,險些站不住,抓住喜孃的手臂,過蓋頭的一角,看見一隻雄赳赳氣昂昂的大紅公正在與拜天地。

竟然穿越了,還穿越到原主大婚的這一天。

被喜娘一路牽著兩隻腳像踩著棉花進了臥房,臨關門聽到一聲尖利的聲音劃過耳。

“這禮也了,雜家回去復命了。”是皇上邊的紅人李公公。

接著就是雜七雜八的恭賀聲和送別聲。

耳間一陣嗡鳴,原主的記憶兇猛地鉆進的大腦。

原主本是當朝宰相的嫡,婚後百般敬重睿親王的娘玉嬤嬤,討好那個所謂的義妹小姑子,豈料們不僅謀的財,還害的命,婚後一年就把原主折磨致死。

這睿親王是活地養了一家子寄生蟲而不自知。

許是想到了原主的痛,心裡對這睿親王也生出一怨懟。

待沈江蘺完全接了原主的記憶後,僵直的,完全癱了下去。

這宰相嫡真是一手好牌打的稀爛,幸好穿越到原主死亡前一年。

沈江蘺蹭地一下站起來,才發覺兩腳發,見桌子上有幾塊糕點,囫圇著塞進了裡。

狠狠地嚼著裡乾的點心。

想堂堂醫學界博士,在研究一項機檔案時,被人襲,來到了這個地方。ωWW.166xs.cc

既然老天垂憐給了重活一次的機會,那這一世,就要替這宰相嫡好好的活!手,把的跟石頭一樣的點心,拍在了桌子上。

就在今夜,的丫鬟茯苓,被玉嬤嬤那混賬大兒子李鶴玷汙,隨後投了井。

開啟門,一陣陣糜爛的酒氣襲來,前廳還有人在肆意作樂。

尋著記憶,此時茯苓應該被關在大廚房旁的耳房,快步走去,一路上未見一人。

這玉嬤嬤怕就是打的這齷齪主意,全府上下借著睿親王大婚,喝得酩酊大醉,好讓李鶴借機去玷汙茯苓。

很快,來到了耳房門前,裡麵有微弱的亮,在門口站定,裡麵傳出尖銳又俗的聲音……

“你乖乖從了我,以後帶你吃香的喝辣的。”

裡麵一陣細碎的撕扯聲,接著“啪!”

“你個小賤蹄子,再不老實,弄死你,你那沒用的相府小姐也不會幫你做主!”

李鶴油膩而猥瑣的聲音下,夾雜著微弱的泣聲。

沈江蘺眼神一暗,一腳踹開了門。

李鶴背對著門,正拉扯茯苓上的長衫,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得手心一抖。

沈江蘺用了這百分之百的力氣,趁著李鶴反應不及,一簪子紮在了他的肩膀上。

學醫的人自然是知道這人哪裡是肋。

但是想要與這男子糾纏,沈江蘺沒有勝算,唯有快準狠,最好一招致命。

李鶴一聲慘,拿起邊的柴就要打下來,沈江蘺握簪子悶聲拔了出來,這一下疼的李鶴,子落了地。

“你個小娘兒們,我看你今日是找死。”作樂。尋著記憶,此時茯苓應該被關在大廚房旁的耳房,快步走去,一路上未見一人。這玉嬤嬤怕就是打的這齷齪主意,全府上下借著睿親王大婚,喝得酩酊大醉,好讓李鶴借機去玷汙茯苓。很快,來到了耳房門前,裡麵有微弱的亮,在門口站定,裡麵傳出尖銳又俗的聲音……“你乖乖從了我,以後帶你吃香的喝辣的。”裡麵一陣細碎的撕扯聲,接著“啪!”“你個小賤蹄子,再不老實,弄死你,你那沒用的相府小姐也不會幫你做主!”李鶴油膩而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