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第九世

過……似乎有些人不會那麼輕易的放他們離開啊。儘管覺醒後因為這比較弱的原因,楚塵所能使用的靈魂力不算多麼的強大,但卻也知到了在那扇門的附近,早就已經有一群人埋伏在那裡了。就在楚雲山剛剛手將那扇門推開的時候,一群人就陡然從藏之衝了出來,一道道明亮的火把點燃,將他們父子二人,團團圍住。“哈哈哈,楚雲山,你以為你們父子可以逃得掉嗎?”一聲張狂的大笑傳來,人群讓出一條通道,旋即一個著錦,看起來隻有十五歲左右...第1章

第九世

“我要死了嗎?”

這是一片黑暗的空間,楚塵能清楚的覺到自己的意識正在漸漸的消散,他的也正在漸漸的發冷,隨時都會死去。

“可是……我不想死啊!”

他在心中發出悲憤不甘的怒吼與咆哮,強烈到極點的求生意誌,彷彿冥冥中了什麼。

“轟!”

黑暗的意念空間深,似有一團熾烈如太般的芒發。

原本已經昏死過去的楚塵,也在剎那間睜開了雙眸,有金的紋路,在他的雙眼中浮現,他的雙眸中央亦浮現出兩道黑盤,如迴般旋轉。

與此同時,大量的記憶湧現在腦海中。

“原來,這就是我的第九世啊……”

磅礴的記憶湧現,若是換做一個普通人,怕是當場就會被撐的識海破裂,魂飛魄散。

而楚塵,卻隻是皺了一下眉頭,那復甦覺醒的強大靈魂力,足可承與吸收這些記憶的融合。

“這一世的名字,做楚塵?”

儘管已經過去了悠久漫長的歲月,楚塵依舊記得那時候的自己,隻是最底層的小修士,每天都過著朝夕不保的生活,為了在掙紮中求存,出冇於各種危險的絕地,隻為了尋求那虛無縹緲的強者機緣。

後來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件寶,本以為可以藉此改變自己的命運,卻冇想到被人發現,然後就陷了追殺,最終被絕境,墜了惡鬼深淵。

那場經曆永遠難忘,被視為必死絕地的惡鬼深淵中,楚塵得到了改變命運的造化,得到了一門名為《九世迴訣》的功法。

這是一門存在於傳說中的功法,號稱十死無生!

修煉這門功法的人會在壽元耗儘亦或是隕落死亡之前的那一刻,將所有的記憶和靈魂力量封印起來,遁虛無縹緲的迴之中等待覺醒。

如此反覆,經過九世的積累之後,當可達到一個極致,在這一世,就無敵與永生,自此不再迴。

起初得到這門功法的時候,楚塵是不相信的,甚至覺得這是荒謬的。

畢竟那可是永生啊,從古至今無數修士皆在追求,漫長歲月的長河中,任你絕代天驕,神如玉,終究還是會被磨滅,任你神通無敵,掌指遮天,到頭來終究還是會化作白骨。

最起碼在楚塵所經曆的八世迴中,他從未聽說過有人能夠永生。

而且《九世迴訣》中還有描述提及,修煉這門功法也是存在有很大風險的,中間如果有某一世冇能覺醒塵封的記憶與靈魂,那麼就會徹底的湮滅在迴中。

惡鬼深淵為死亡絕地,楚塵墜其中雖然僥倖未死,卻也無從,最終在被困死在絕地中的時候,無奈選擇了修煉《九世迴訣》……

在這之前,他經曆了八世迴,可以說在每一次即將轉世之時,都是無比兇險的,那種經曆即便是如今回想起來,楚塵仍是心有餘悸。

不過最終,他還是功了,憑藉一運氣還有他自無可撼的意誌力,他撐過了八世迴的磨難,就瞭如今的第九世!

“完整的迴嗎?”即使是以他沉浮八世的閱曆,此刻的楚塵也是不有些慨萬千,第九世的名字與他第一世的名字一樣,彷彿是在預示著什麼。

畢竟楚塵也是經曆過八世沉浮的存在,慨萬千之餘,很快就回過了神來。

“這是……”

一陣顛簸傳來,楚塵發現他正在被一個人揹著,穿行在夜幕的黑暗中。

源自這一世的記憶,讓楚塵的心中浮現出一種悉的覺,讓他知道揹著他的這個人,就是他這一世的父親,名為楚雲山。

應該是察覺到楚塵已經醒來,楚雲山轉頭看了他一眼,道:“塵兒你彆擔心,爹一定把你帶出去,然後尋醫師來治好你的傷勢!”

楚塵看到的是一個麵容滄桑的男子,看起來也就三十多歲的樣子,給人的覺卻垂暮如五六十歲的老者。

不過據他所融合的記憶,他知道眼前的這位父親,也是有著輝煌的過去。

六歲開始修行,測試出九級天賦,震青州,乃至整個大秦國!

十歲煉大圓滿,突破聚氣一重,為大秦國曆史上最快修煉到聚氣境的人!

十六歲聚氣十重,再次重新整理大秦國的記錄!

十八歲時,突破聚氣,踏丹元境,為青州城第一強者!

若無意外的話,楚家在他的領導下,將會為青州最大的勢力,逐漸的走向繁榮與昌盛。

隻可惜好景不長,在他二十七歲那一年,他回到了青州。

楚家上下一片歡呼,以為他是回來接替家主之位,將要帶領楚家走向鼎盛與繁榮。

然而,那時候的楚雲山,卻是修為儘失,了一個廢人!

此外就是還有一個兒子,被楚雲山帶回了家族,也就是楚塵。

為承載家族希的人卻了一個廢人,這讓楚家上下難以接,而楚雲山對於自己為何修為會被廢掉,亦是隻字不提。

隨後,家族的高層便將希寄托在他的兒子楚塵上,畢竟有一個絕世天賦的父親,他的兒子,天賦總不會差了吧?

結果卻是,楚塵的天賦隻有三級!

天賦等級從一級最低到九級最高,最起碼也要達到七級,纔有資格被稱作是天才。

隻有區區三級天賦的楚塵,可以想象會讓家族中的那些人,是何等的失與歎息。

“冇想到我楚塵這第九世在覺醒之前,竟然被一群垃圾欺辱了一年之久?”

腦海中所融合的過往記憶,讓楚塵的臉很難看,要知道就算是在第一世的時候他隻是最底層的小修士,也從未被人這般欺淩過。

後來的幾世迴,他更是有著無與倫比的輝煌,每一世都是屹立在金字塔最巔峰,讓無數世人仰與敬畏的強大存在。

“這群該死的垃圾!”

與此同時,楚塵發現自己現在的傷勢很重,若是他冇有覺醒的話,估計是連半個時辰都堅持不住,就會一命嗚呼了。

不過既然已經覺醒,這種程度的傷勢對於楚塵而言,隻需要消耗一些靈魂力就會恢複過來。

“塵兒,隻要我們出了那扇門,就能離開家族,爹一定會找到醫師把你的傷治好!”

看來楚塵醒來,楚雲山也鬆了一口氣,因為就在剛纔的時候,他能清楚的覺到後背傳來那種漸漸冰冷的覺。

聽聞此言,楚塵點了點頭,若是以靈魂力來恢複傷勢的話,他是一都不能的。

不過……

似乎有些人不會那麼輕易的放他們離開啊。

儘管覺醒後因為這比較弱的原因,楚塵所能使用的靈魂力不算多麼的強大,但卻也知到了在那扇門的附近,早就已經有一群人埋伏在那裡了。

就在楚雲山剛剛手將那扇門推開的時候,一群人就陡然從藏之衝了出來,一道道明亮的火把點燃,將他們父子二人,團團圍住。

“哈哈哈,楚雲山,你以為你們父子可以逃得掉嗎?”

一聲張狂的大笑傳來,人群讓出一條通道,旋即一個著錦,看起來隻有十五歲左右的年踱步走出,目鷙,臉上掛著戲的冷笑。導下,將會為青州最大的勢力,逐漸的走向繁榮與昌盛。隻可惜好景不長,在他二十七歲那一年,他回到了青州。楚家上下一片歡呼,以為他是回來接替家主之位,將要帶領楚家走向鼎盛與繁榮。然而,那時候的楚雲山,卻是修為儘失,了一個廢人!此外就是還有一個兒子,被楚雲山帶回了家族,也就是楚塵。為承載家族希的人卻了一個廢人,這讓楚家上下難以接,而楚雲山對於自己為何修為會被廢掉,亦是隻字不提。隨後,家族的高層便將希寄托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