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很高興為您服務

到‘二’,閔薑西這才順著男人的目看去,角落約一影,完全匿了麵孔和上半,唯有一小截依稀可見,若不是他邊的煙在忽明忽暗的閃著,幾乎沒發現那裡還坐著一個人。氣氛冷到了極點,秦佔不開口,所有人都不敢冒然出聲,閔薑西眼球微,最後目定格在秦佔方向,角一勾,笑著道:“對不起秦先生,是我不好,太暗了沒看清人,我罰酒給大家賠禮。”說話間,邁步往前走,剛剛走了兩步,暗冷漠的男聲響起,“出去。”閔薑西登時定在原地,心底...夜店學生夜專場,走廊中隨可見穿著各款製服短的年輕人,媽媽桑領著一隊腰細長前凸後翹的公關往三樓私人VIP區走,閔薑西就在隊末。

守著保鏢和侍應生的房門推開,閔薑西跟著剛要往裡走,隻聽得一個玩世不恭的聲音說:“還有沒有規矩了,沒換服就帶進來?”

話音落下,所有人的目清一的落在穿白襯衫和牛仔的閔薑西上。

閔薑西聞聲向沙發中間的位置,那裡隻出男人的一截襯衫和西裝,出聲解釋:“抱歉,我跟秦先生約過,他讓我來這裡找他。”

有人道:“哪個秦先生?”

不待閔薑西出聲,沙發中間的男人語帶戲謔說:“我約的嗎?怎麼不記得了…”

有人似笑非笑的調侃,“約完就忘,渣男。”

男人笑了笑,“沒辦法,一個星期不止七次。”

“一次三分鐘嗎?”

“七次三分鐘吧。”

一片笑罵聲,閔薑西一不的站在原地,逆,看不清麵上表,隻等笑聲漸止後,不聲的道:“我找秦佔,秦先生。”

剎那間,包間裡沒有人開口講話,雀無聲,不多時,沙發中間的男人看向,意味深長的問道:“找二,你是他什麼人?”

出聲回應的不是閔薑西,而是包間中的一低沉男聲:“我們在床上做什麼,你是不是也想聽?”

分明是淡漠慵懶的口吻,可此話一出,周遭的空氣卻像是瞬間被乾,沒有一個人笑,眾人皆是屏氣凝神,都不。

許是三秒,許是更快,坐在沙發中間的男人傾向前,側頭看向線最暗,著頭皮尷尬賠笑,“對不住二,我開個玩笑。”說著,他拿起麵前酒杯,一仰而盡。

其餘人見狀更是安靜如,哪還有先前那副熱鬧勁兒。

聽到‘二’,閔薑西這才順著男人的目看去,角落約一影,完全匿了麵孔和上半,唯有一小截依稀可見,若不是他邊的煙在忽明忽暗的閃著,幾乎沒發現那裡還坐著一個人。

氣氛冷到了極點,秦佔不開口,所有人都不敢冒然出聲,閔薑西眼球微,最後目定格在秦佔方向,角一勾,笑著道:“對不起秦先生,是我不好,太暗了沒看清人,我罰酒給大家賠禮。”

說話間,邁步往前走,剛剛走了兩步,暗冷漠的男聲響起,“出去。”

閔薑西登時定在原地,心底的第一個念頭卻不是害怕,而是懊惱沒能順勢進門。

正在腦子飛快旋轉想著如何留下之際,秦佔又開了口,不冷不熱的道:“看看別人是怎麼穿的,換了服再進來。”

閔薑西不著痕跡的掃了眼在座公關們的穿著,都是學生,卻是不同時期不同的樣子,可謂各有千秋,站在原地沒,就在所有人都吃不準會如何回答的時候,閔薑西開了口,答案人大跌眼鏡。

看著秦佔的方向,麵如常的問:“秦先生喜歡哪種款式的?”

秦佔沒有馬上應聲,暗唯有紅點忽明忽暗,過了幾秒,男人不辨喜怒的道:“你猜。”

閔薑西對一旁僵了半天,大氣兒都不敢的媽媽桑說:“麻煩您帶去我換服。”

媽媽桑不得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連連點頭說好。

閔薑西臨出門之前還不忘朝著秦佔禮貌頷首,“麻煩秦先生稍等片刻。”

出了包間,媽媽桑如逢大赦,對於閔薑西,心裡一萬個好奇外加佩服,本想說幾句話,奈何餘一瞄,閔薑西冷漠著一張臉,哪裡還有之前和悅八麵玲瓏的樣子。

若不是不得已,也不會一再忍讓,低三下四。

換了白底藍邊的經典款學生,閔薑西重新回到包間,不知道離開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總之眼下氣氛恢復如初,長沙發上男混坐,聊的聊玩的玩。

不過,這份熱鬧與角落的男人無關。

閔薑西忽略眾人各異的目,徑自走至秦佔麵前,兩人離的很近,中間隻隔著一張大理石桌,能看到秦佔理著很短的頭發,模糊的麵孔上,鼻梁高,眉眼廓深邃,就算看不清模樣,也能從朗的線條知他的強勢。

當然了,深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黑無常’,自然是不好惹的。

閔薑西勾起角,“秦先生……”

“你遲到了。”秦佔打斷。

閔薑西臉上笑容不減,甚至不為自己辯解,爽快的說:“我自罰一杯。”

秦佔道:“一分鐘,一杯。”

他低沉的聲音裡,五分冷,五分諷,閔薑西角微不可見的僵了一下,到底是晃了兩秒才掏出手機,按亮螢幕後道:“十二分鐘。”

秦佔沒說話,閔薑西掃了眼大理石臺上擺滿的各式酒瓶,還有一排排碼好的酒杯,手指高的杯中裝滿各異的,像是心勾兌的飲料,更像是比例完的毒藥。

緩緩蹲下,拿起最近的一杯酒,朝向秦佔,微笑著道:“秦先生,我敬您。”

意料之中的,沙發的男人都沒,更別說是給與回應,像是無聲的嘲諷。閔薑西不以為意,自顧自的拿到邊,一仰而盡。

暗的男人注視著麵前不急不緩,有條不紊喝酒的人,喝到第七杯的時候,明顯多停頓了幾秒,可最後還是全都喝完了,總共十二杯。

閔薑西起起的很慢,一來是子太短怕走,二來,連喝十二杯,此時心跳很快,一熱浪也陣陣的往臉上湧,強迫自己麵坦然,半晌,終於等到了秦佔放話,短短的兩個字,“坐吧。”

閔薑西繞過酒桌坐在秦佔旁,跟他隔著一人半的距離,穿著跟夜店公關無區別的學生,不急不緩的開口道:“秦先生,初次見麵,正式跟您做下自我介紹,我閔薑西,夜大數學理雙碩士學位,現任先行B級家教,很高興為您服務。”朗的線條知他的強勢。當然了,深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黑無常’,自然是不好惹的。閔薑西勾起角,“秦先生……”“你遲到了。”秦佔打斷。閔薑西臉上笑容不減,甚至不為自己辯解,爽快的說:“我自罰一杯。”秦佔道:“一分鐘,一杯。”他低沉的聲音裡,五分冷,五分諷,閔薑西角微不可見的僵了一下,到底是晃了兩秒才掏出手機,按亮螢幕後道:“十二分鐘。”秦佔沒說話,閔薑西掃了眼大理石臺上擺滿的各式酒瓶,還有一排排碼好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