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那個男人是我

足夠令人尖,自打他來了醫院,連患者都多了不。可惜這男人渾氣息,淡漠疏離更讓人心。小護士以為他沒聽到,收拾好東西正打算出去,就聽他突然道“一夜的物件是我。”護士一愣,把門開啟出去,然後反應過來後倒吸一口涼氣。司意眠上車前,依舊撥打了季璟淮的電話。那邊還是忙音。來接的是季璟淮的書林諾。司意眠站在那聽打電話,差不多打了三分鐘,林諾才踩著高跟鞋吧嗒吧嗒走到麵前,“司小姐,季總在開會,比較慢,隻能讓我來先接...“服了,進去躺下。”

司意眠垂眸,進間後,抿放下隨的品。

回國前剛做過眼睛的手,能,但看東西很模糊,憑著覺進了室後,才開始掉上的長。

一件件被褪下,診室的冷氣吹得上浮起疙瘩,不由自主瑟了一下。

下一瞬推門被人開啟,司意眠一怔,視線有點沒有焦距地朝向了來人的方向。

應該是醫生。

“您好,我的眼睛有些看不清,能扶我到檢查臺上麼。”

對方沒吭聲,安靜的彷彿這裡隻有一個人。

但就算如此安靜,卻覺得自己彷彿置在叢林之中,渾上下正在被野掃視著。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眼前的人一頭黑順的長發披在上,不著寸縷的著瑩白,像的瓷,又像是人的妖,且還不自知。

良久沒得到回應。

司意眠正想開口詢問,手臂被一雙溫熱的大掌握住。

“謝謝。”

“開啟,放在架子兩側,放鬆。”

溫潤低沉的男聲響起,司意眠沒有焦距的視線落在了發聲,臉因為赧而不控製的泛紅,但依舊是強裝鎮定的按照吩咐行事。

剛上去,已經被男人分開,耳邊傳來了塑膠手套的聲音。

“來做全檢查?”男人的聲音溫潤,也就是正常的詢問,落在耳邊,有些難堪地點了點頭。

“對,我想檢查,我是否有病。”

“哪一方麵。”

“我前段時間跟人發生了一夜,我想確定我是否健康。”

室一靜。

不確定的問了一遍,“醫生?”

“放輕鬆。”

>

“好,謝謝醫生。”司意眠閉上眼睛,盡量把自己放鬆。

那邊沒了靜,下一瞬腰不自覺拱起,還沒來得及說有點疼,已經結束了。

從診室出來前,司意眠握著柺杖,偏頭問道“報告結果這兩天能出來麼?”

“可以。”

人沒再問,徑自出去了。

這是私立醫院,因收費昂貴而出名,都是一對一服務,所以走廊上的人並不多。

帶來的護士扶著,“司小姐,還沒聯絡上季先生麼?或者等你們的婚檢報告出來了,我再一起通知你們?”

“不必。”

等人一走,護士折返回來,沒忍住吐槽了一句,“顧醫生啊,現在的病人真的千奇百怪的,你說都要來做婚前檢查了,肯定是要結婚了吧,居然還跟人發生一夜,這也太不自了。”

說完,下意識捂住,顧醫生平時看著溫和,可最不喜歡別人多了。

回頭看時,顧時宴正站在視窗,也不知道在看什麼。

男人一襲白大褂,形俊朗,是一個側麵也足夠令人尖,自打他來了醫院,連患者都多了不。

可惜這男人渾氣息,淡漠疏離更讓人心。

小護士以為他沒聽到,收拾好東西正打算出去,就聽他突然道“一夜的物件是我。”

護士一愣,把門開啟出去,然後反應過來後倒吸一口涼氣。

司意眠上車前,依舊撥打了季璟淮

的電話。

那邊還是忙音。

來接的是季璟淮的書林諾。

司意眠站在那聽打電話,差不多打了三分鐘,林諾才踩著高跟鞋吧嗒吧嗒走到麵前,“司小姐,季總在開會,比較慢,隻能讓我來先接您回別墅,您都檢查完畢了麼。”

司意眠還沒回答,林諾又接起了一個電話,“喂,黃總,您說哪裡的話,應該的,好的季總這邊我幫您問問。”

司意眠踩下臺階,自顧自往前走,林諾見狀匆忙結束通話電話,趕追了上去,語氣裡帶著嗔怒和抱怨,“司小姐,您眼睛不好,就非要走麼?這醫院門口到都是車。”

司意眠淡淡道“原來你也知道醫院門口到是車,我以為林書是讓我站在那當樹樁子給人撞的。”

林諾一噎,麵上閃過惱怒,是季璟淮的首席書,跟著季璟淮,在公司說一不二,什麼時候被人這樣兌過。

“司小姐,剛才我在打電話,您也聽到了……”

“所以呢?”

司意眠平靜地問道。

林諾憋著心頭火,帶著倨傲道“季總很忙,為他的邊人,我自然也有要先理的事,司小姐快跟季總結婚了,如果這點都無法忍,那怎麼當季總的賢助?”

“你在以什麼份教育我?”麵對林諾的挑釁,司意眠的語氣由始至終都很平淡。

偏偏就是這樣的雲淡風輕,讓林諾一拳打在棉花上。

“好,我不說了,請您上車。”

“不必了,你讓季璟淮自己找我說。”二話不說直接拒絕,隨後一輛賓利停在了二人麵前,管家鐘伯下車跑到司意眠麵前開啟車門,

“大小姐,路上有點堵車,快上車吧,老爺子在家等您一塊吃飯。”

司意眠頷首,上車前,下意識朝著樓上的視窗方向仰頭。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有人一直在注視著。

像極了剛纔在診療室裡被盯著的覺。

“走吧。”

無所謂林諾會怎麼跟季璟淮告狀,也知道仗著誰敢跟囂。

無非是季璟淮的白月林知薇回國了。

而林諾是林知薇的堂妹罷了。

有林知薇在,林諾的工作能力如何有什麼要的。

至於這個朋友,自從哥哥下落不明,母親飛機失事,接著雙目失明後,當年的司家掌上明珠,也變得黯淡無,可有可無罷了。

司意眠突然有點想不起來,自己跟季璟淮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

好像是從林知薇回國後,他接二連三放鴿子,更是在生日的那一天,因為林知薇的一個電話將拋在酒店裡開始。

如果不是那個突然冒出來的男人,或許這個瞎眼落魄千金,就該因為行為放,被狗仔抓拍,登上頭條,再次讓司家的醜聞出現在眾人麵前。

司意眠無暇顧及是誰跟共度**,反正那晚上渾渾噩噩什麼也記不得,醒過來除了滿的痕跡,還有爺爺病危的訊息。

《晝夜關係》食用指南

清冷斯文敗類醫生vs清冷千金人1v1雙潔。(極限拉扯x久別重逢)

姐妹篇《》已完結。

更新時間為下午530分,個別網站更新同步較慢,如有特殊況會在圍脖瀾笙不吃胡蘿卜通知。柺杖,偏頭問道“報告結果這兩天能出來麼?”“可以。”人沒再問,徑自出去了。這是私立醫院,因收費昂貴而出名,都是一對一服務,所以走廊上的人並不多。帶來的護士扶著,“司小姐,還沒聯絡上季先生麼?或者等你們的婚檢報告出來了,我再一起通知你們?”“不必。”等人一走,護士折返回來,沒忍住吐槽了一句,“顧醫生啊,現在的病人真的千奇百怪的,你說都要來做婚前檢查了,肯定是要結婚了吧,居然還跟人發生一夜,這也太不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