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極品廢神魂

是一個看起來隻有十五六歲的。著一襲淡紫的衫,腦袋後麵留著長長的馬尾,雖然年齡不大,但那張臉蛋看起來卻是相當可。唯一讓人有些惋惜的是,的氣看起來並不是很好,似乎有著某種疾病纏。“爹,雪兒。”看到那兩道影,林炎也是立馬從床榻上坐起來,就起下床。“林炎哥,你傷了,就彆下床了,好好躺著休息吧!”林雪兒步伐輕盈的跑到床邊,一雙大眼睛衝著林炎眨了眨,俏皮可的模樣倒是看得林炎微微有些出神。“哼!修為冇有彆人強,...第一章極品廢神魂

“林天!下次不把你打趴下,我就不姓林!”

房間之中,林炎睜開雙眼,手捂著口,恨恨的咬了咬牙。

今日本是林家年輕一輩覺醒神魂的日子,他自然也冇有缺席。

然而,讓眾人大跌眼鏡的是,他覺醒的神魂竟然是一口棺材!

在天武大陸,隻有覺醒了神魂,才能為一名武者。

神魂種類繁多,有刀、槍、劍等神魂,有猛虎、狂獅、古龍、金等神魂,有雷電、冰雪、火焰等自然神魂。

這些神魂,都有著強大的威勢,能夠給武者帶來極大的幫助。

但也有一些比如草、花之類的神魂存在,這些神魂,一般被人們稱為廢神魂。

林炎今天覺醒的棺材神魂,著實是讓眾人都大開了眼界,被眾人嘲笑是廢神魂中的極品。

而這些嘲笑的人裡麵,最起勁的就是林天。

林炎一時忍不住,便和林天手了。

手的結果也很簡單,修為隻有三星武者的林炎自然不可能是林天那四星武者修為的對手。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神魂是一口棺材?”

雖然很不爽林天,但林炎最難以接的還是他的神魂。

一口棺材?能夠有什麼作用呢?

想到此,林炎心神一,神魂便是被他釋放而出,靜靜的懸浮在他前。

這是一口通呈現漆黑之的棺材,長度約莫有著三米,高度和寬度則是一米左右,算得上是一口積較大的棺材。

“咦……怎麼會還有黑氣升騰?”

忽然間,林炎眼中浮現一抹驚訝,他發現在這口棺材神魂上,竟是有著一黑氣升騰而起,給他一種極為詭異的覺。

“說起來,我還冇有來得及看看棺材裡麵是什麼樣子。”

不過,就在林炎打算掀開棺材蓋時,房門外忽然有著靜傳來,他連忙將神魂收了回去。

嘎吱!

房門開啟,兩道影緩步走進。

這兩道影,一男一,男子約莫四十歲左右的年紀,中等材,眉宇之間著嚴厲氣息。

仔細一看的話,便是不難發現,這男子竟然隻有一條手臂。

而這個男子,正是林炎的父親林鵬。

至於那子,則是一個看起來隻有十五六歲的。

著一襲淡紫的衫,腦袋後麵留著長長的馬尾,雖然年齡不大,但那張臉蛋看起來卻是相當可。

唯一讓人有些惋惜的是,的氣看起來並不是很好,似乎有著某種疾病纏。

“爹,雪兒。”

看到那兩道影,林炎也是立馬從床榻上坐起來,就起下床。

“林炎哥,你傷了,就彆下床了,好好躺著休息吧!”

林雪兒步伐輕盈的跑到床邊,一雙大眼睛衝著林炎眨了眨,俏皮可的模樣倒是看得林炎微微有些出神。

“哼!修為冇有彆人強,還要逞能去出手,現在吃到苦頭了?”林鵬冷哼一聲,語氣極為嚴厲。

林炎手掌微微握到一起,有些不服輸的道:“爹,林天那傢夥比我早修煉五個月,要是我和他一樣的話,肯定能夠超過他。”

林鵬目一凝,道:“如果你和彆人生死決鬥的時候,你是不是也要給自己找諸多藉口?”

聞言,林炎有些畏懼的吞了吞唾沫,不敢在這個時候開口多說什麼。

見林炎不再頂,林鵬的神方纔有些緩和下來,道:“雖然你覺醒的棺材神魂我也不知道到底有什麼作用,但你要記住,不管是什麼神魂,都必然有著它存在的原因,隻是等待人們去發掘而已。”

“天武大陸上,每天都在上演著各種奇蹟,彆說神魂弱,就算是冇有覺醒神魂的人,也有依靠修煉為超級強者的存在,關鍵就在於自有冇有一顆為強者的心和堅定不移的信念。”

“我希你不要因為你的神魂是一口棺材就自暴自棄。”

說完,林鵬轉過子,邁步朝著房門外走了出去。

“林炎哥,爹其實很關心你的,在過來之前,他還一直問候你的傷勢。”林雪兒見林炎沉默不語,不由出言安道。

“雪兒,我知道的,你和爹都放心吧,我不會自暴自棄的,就算是為了你和爹,我也一定要變得強大起來,一個小小的神魂,絕對阻擋不了我!以後我要站在你們麵前保護你們!”

林炎握拳頭,略顯稚的小臉上浮現一抹濃濃的堅定之。

……

林鵬的斷臂,實際上和林雪兒有關。

林雪兒由於質的原因,從小到大,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有著一種極其炙熱的氣息產生。

每當這種炙熱氣息發時,林雪兒的就會變得滾燙無比,就算是修為達到了大武師級彆的高手也不敢輕易靠近。

曾經有幾次,林鵬都被那氣息給燙傷過。

為了不讓林雪兒繼續承那種折磨,林鵬便四打聽,終於是得到了一點訊息。

他得知,大封王朝五大勢力之一的元宗,有一位五品煉丹師,如果能夠請到對方出手幫忙的話,那林雪兒的質問題或許就能夠得到改變。

於是,他隻前往遠在萬裡之外的元宗去尋求那位五品煉丹師的幫助,誰知不但冇有見著那位五品煉丹師,反而還被元宗的一名弟子給阻攔下來。

那名弟子,心腸極其狠辣,直接就對林鵬出手,斬斷了林鵬的一條手臂不說,還摧毀了林鵬的不經脈。

經脈到創傷之後,對林鵬造的傷害不可謂不大,如果他的傷勢不能痊癒的話,那他的修為想要前進將會變得極其困難。

那名弟子,在後來的時候,林炎偶爾聽到林鵬用一種極其怨恨的語氣提前過。

他的名字,做陳梵天,在元宗,是一名天才弟子,不到二十五歲的年紀,就已經擁有著六星大武師的修為。

……

“陳梵天!不管你有多麼強大的修為,我林炎都必定要將你斬殺!”

房間之中,林炎目堅定,一字一句的說著。

修煉一途,被人們劃分爲十大境界,分彆是武者,武師,大武師,武靈,武王,武皇,武宗,武尊,武聖和武帝。

其中,每一個大境界又被劃分一星到九星。

三年前,陳梵天就已經有著一星大武師的修為,如今三年過去了,陳梵天的修為境界必然已經提高了很多。

而林炎,不過才區區三星武者的修為,還覺醒了一個極品廢神魂。

不管怎麼看,和那陳梵天之間的差距都猶如天塹一般。

但不管有多困難,他都不會放棄,此仇,他必報!

“林炎哥,我相信你。”

一旁,林雪兒聽到林炎話語後,冇有任何的瞧不起,反而是出小手握拳頭在前做出加油的手勢。

“嗯。”

林炎也是重重的點了點頭,同時心中暗自下定決心,等他強大起來後,一定要去弄得一枚再生丹。

隻要有了再生丹,林鵬的那條斷臂,便是可以重新生長出來。

還有林雪兒的質問題,他也一定要解決掉,否則林雪兒還會繼續承那種無邊無際的痛苦折磨。

“林炎哥,不好了,出大事了。”

就在林炎聲音落下不久後,房門之外,卻是忽然響起一道急促的聲音。

接著,一道有些瘦小的影便是跌跌撞撞的從門外跑了進來。

“林長青,你這麼急急忙忙的做什麼?”林炎目看去,一眼便是將對方認了出來。

“雪兒姐。”

林長青進房後才發現林雪兒也在這裡,打了一聲招呼,然後急忙道:“林炎哥,現在外麵都是和你有關的傳言。”

林炎無奈的翻了翻白眼,道:“我當然知道,不就和我神魂是棺材有關的嗎?”

林炎是家主林鵬的兒子,雖然平日裡他很低調,但正所謂‘人紅是非多’,棺材神魂的訊息傳開後,他很清楚會在林家掀起多大的轟。

“不隻是這個!”

林長青連忙搖頭,道:“是王家,那王凝在知道你神魂是一口棺材後,便揚言說要和你解除婚約!”

“什麼?”

林炎拳頭驟然握,一強烈的怒意瞬間就在燃燒而起。

當年,王家家主死皮白賴的來找林鵬給下一代定下婚約,林鵬見其態度誠懇,便同意了下來。

但後來因為一些利益的關係,兩家之間的走已經變得很很。

以後的日子中,隻要兩家互相都不提那婚約的事,彆人也不可能會知道。

而現在,王家在得知他的神魂是一口棺材後,卻將此事說了出來。

毫無疑問,這是明擺著要讓他林炎臉麵掃地,要讓他林家在江川鎮抬不起頭來!

“為什麼要這麼做?”林炎咬牙關問道。

“…………”林長青支支吾吾,一副言又止的模樣。

“說!”林炎一聲大喝。

林長青嚇得渾一抖,不敢再有毫遲疑,忙道:“說林炎哥你覺醒了廢神魂中的極品,以後就是一個純粹的廢,而覺醒的則是冰雪神魂,並且還被赤炎學院的一名導師看中,以後前途無限。”

“為了防止你在崛起後用婚約的事來威脅,所以必須現在就提出解除婚約。”

砰!

林長青話音一落,林炎的拳頭便是狠狠的砸在了床榻之上,頓時就有著一道極端沉悶的響聲在房中響起。

“林炎哥!”林雪兒看得心疼,連忙大喊道。

“我冇事。”林炎目堅毅的搖搖頭,然後從床榻上跳躍下來,目看向林長青問道:“我爹知道這件事嗎?”

“我在外麵聽到這個訊息後,就馬上回來告訴你的,估計家主現在還不知道吧!”林長青老老實實的答道。

林炎握拳頭深吸口氣,冇有毫遲疑,直接邁步朝著外麵走去。

“林炎哥,你去哪裡?”林雪兒急忙問道。

“去王家,你們都不許跟著我!”

林炎揮揮手,快步跑了起來,很快就消失在林雪兒和林長青的視線之中。這裡,打了一聲招呼,然後急忙道:“林炎哥,現在外麵都是和你有關的傳言。”林炎無奈的翻了翻白眼,道:“我當然知道,不就和我神魂是棺材有關的嗎?”林炎是家主林鵬的兒子,雖然平日裡他很低調,但正所謂‘人紅是非多’,棺材神魂的訊息傳開後,他很清楚會在林家掀起多大的轟。“不隻是這個!”林長青連忙搖頭,道:“是王家,那王凝在知道你神魂是一口棺材後,便揚言說要和你解除婚約!”“什麼?”林炎拳頭驟然握,一強烈的怒...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