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功成名就歸,故人已西去!

作,轉而戲謔道,“我怎麼做狗,是我的事,不到你來管!陳淵,你突然跑回來,是想急著分家產吧?不過很可惜,你們家現在連住的地方都冇有!還有那個趙子規,真是愚昧至極,居然會想不開跑去跳黃浦江,哈哈哈哈……”啪!重重的一掌,毫無征兆的落在了馬三兒臉上。魁梧男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形兩米如鐵塔般,氣勢磅礴,威嚴極重,一掌扇在了馬三兒的臉上。他的笑聲戛然而止:“你,你是誰?你敢打我?!”魁梧男子目冰冷至極:...金陵,趙家祖宅!

“阿淵,當了十年兵,應該是個軍了吧?連長還是營長?”

陳淵的義父趙東海看著陳淵一臉欣的問道,以前的稚年如今已了錚錚鐵漢。

“嘁,連長營長算個屁,先生可比這些大了去了!”陳淵旁的魁梧男子正要說話,就被陳淵一眼瞪的立刻閉了。

趙東海頓時瞪大了眼睛:“比連長營長還大?!”

“義父,區區一點小職位,不足掛齒!”陳淵說道。

趙東海不住點頭:“我兒有出息了,有出息了……”

飯桌上,一家人看著陳淵,義父趙東海樂得合不攏,義母狄秀金雙眼含淚,義妹趙子墨驚喜加。

陳淵目滄桑,著義父義母班白的雙鬢,小妹激的神,他心愧疚,十年未歸,未儘人子義務,也未儘到兄長的責任。

為鎮守華夏萬裡河山,他不怨!

他隻,愧疚!

十年前,義父送他伍!

十年後,他肩抗三顆將星,坐鎮南境,統百萬大軍。

一聲令下,百萬雄師,瞬間便可踏遍天南地北!

然……

再歸來時,義父義母已年邁,義弟子規更是死!

想到子規,陳淵拳頭驀地攥,眼中殺機一閃即逝。

三年前,他得知兄弟趙子規陷囫圇,險些攜千軍萬馬直接殺回。

奈何,南境惡敵虎視眈眈,他為鎮國將軍,容不得他退步。

如今他以一人之力,鎮南境,無人再敢冒犯,他才匆匆趕來。

不曾想,當他歸來時,得到的第一個訊息,就是趙家落敗,趙子規葬江畔的噩耗。

“淵哥,那個人太惡毒,害我傾家產,走投無路,我活不下去了!”

“淵哥,你在哪裡,你什麼時候能回來?”

“我先走一步,記得,替我照顧好爸媽,還有妹妹……”

那句句言,如刀子般凜冽鋒利,不斷迴響。

“嘭!”

一聲巨響打斷了陳淵的思緒,大門轟然開啟,一貫人氣勢洶洶的闖了進來。

“收房了,趙東海,帶著你的人趕滾!”為首的,是個角長痔的男子。

見此趙東海一怒,看著陳淵勉強笑了笑道:“彆擔心,義父去解決,你安心吃飯。”

說完趙東海就走了出去,小妹和義母狄秀金也急忙跟了出去。

為首男子手裡搖著一把摺扇,怪調道:“兩位,幾天前我就通知你們要收房了!你們怎麼還賴著不走?現在房子歸我馬家了,白紙黑字,張總親自簽的合同!”

“張姚?”趙東海咬牙切齒,“這個惡毒的人,難道害的我們還不夠慘嗎?害死了我兒子,搶奪了我們所有的家產,還有什麼資格賣我的老宅,我不管什麼合同,馬上給我滾!”

“嘿,趙東海你個老東西,敢罵我?你算個什麼東西?還真把自己當以前的大老爺呢?”馬三兒臉上閃過一惱怒,“我不跟你廢話,最後問你一遍,搬還是不搬?”

“不搬!”趙東海一跺腳,“有種,你就把我們一家人的命,留在這裡!”

“老東西,你真當我不敢?”馬三兒鶩的一揮手,“將他們的東西全砸了,誰敢手攔,就打斷誰的手,誰敢站出來,就打斷誰的!”

五六個彪形大漢冷笑著,揮舞著手中的棒。

“我看今天,誰敢這裡一草一木!”

一道沉重如山的聲音,陡然自屋傳來,令宅子裡的人都是一愣。

眾人去,一道拔如巍巍山嶽的影邁步而出,陳淵年紀不過二十多歲,但眉宇之間,威嚴滔天,淩厲果斷,給人叱吒風雲彷彿手握百萬重兵,虎視天下的可怕氣質!

彷彿一尊神!

淩駕眾生之上!

馬三兒忍著心的驚疑不定,眉一擰:“你是哪個?敢管我馬家的閒事兒?”

強龍不低頭蛇,這裡,是他的地盤!

“阿淵,你快進屋去,家裡的事彆心。”義母狄秀金急忙說道,一臉擔心,現在陳淵是軍,要是和馬三兒打起來,被舉報違紀,那前程就毀了。

“陳淵?原來是陳淵?十年冇見,樣子倒是變了不,差點冇認出來!”馬三兒也是詫異。

“十年不見,你倒是連條狗都不會做了!”陳淵聲音淡淡,毫無表。

“你……”馬三兒萬分惱火,但並未發作,轉而戲謔道,“我怎麼做狗,是我的事,不到你來管!陳淵,你突然跑回來,是想急著分家產吧?不過很可惜,你們家現在連住的地方都冇有!還有那個趙子規,真是愚昧至極,居然會想不開跑去跳黃浦江,哈哈哈哈……”

啪!

重重的一掌,毫無征兆的落在了馬三兒臉上。

魁梧男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形兩米如鐵塔般,氣勢磅礴,威嚴極重,一掌扇在了馬三兒的臉上。

他的笑聲戛然而止:“你,你是誰?你敢打我?!”

魁梧男子目冰冷至極:“我還敢殺你,你信不信?”

帝師陳淵之名,當世誰敢直呼?

幾人敢在帝師麵前放肆?

沖天殺機,冰寒徹骨,讓馬三兒瞬間如墜冰窟!

這突然出現的魁梧男子,驚住了所有人。就連趙東海都冇想到這個前一秒還很和氣和他們聊天的男人竟然會直接手。

“阿淵,彆衝!”狄秀金也嚇了一跳,慌忙上前拉架,“如今馬家上位,我們招惹不起!”

“阿淵,你靠後,這件事義父來理!”趙東海順勢擋在了陳淵跟前。

陳淵知道,義父義母是怕他到牽連。

但哪裡知道,馬家雖然今非昔比,但他陳淵,又豈是當年那個半大孩子?

陳淵輕抬眉稍,語氣淡然,“青龍,理了!”

臂上紋龍的魁梧男子,恭敬點頭,大踏步走向馬三兒。

馬三兒剛剛被青龍打了,就憤怒無比,此時更是暴跳如雷,向陳淵大罵道:“麻痹,陳淵,你以為當了幾年兵,人高馬大就跟我耍橫?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訓你不可!來啊,給我弄他,出了人命,我單著!”

做主子的發話,手下的豈會客氣?

掄起拳頭直奔要害!

“阿淵,小心!”趙東海大驚失。

唰!

砰砰砰砰!

一道人影閃過,對陳淵出手的那人,轟然飛了出去。

接著,哀嚎聲響起。

馬三兒那五六個膘壯的手下,眨眼間摔在了院外,鬼哭狼嚎,不人樣。

嘶!

馬三兒正要說話,一隻扇般的大手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如小般提起:“敢對我家先生無禮,找死!”

濃烈的殺意蔓延,讓馬三兒近乎窒息!他肩抗三顆將星,坐鎮南境,統百萬大軍。一聲令下,百萬雄師,瞬間便可踏遍天南地北!然……再歸來時,義父義母已年邁,義弟子規更是死!想到子規,陳淵拳頭驀地攥,眼中殺機一閃即逝。三年前,他得知兄弟趙子規陷囫圇,險些攜千軍萬馬直接殺回。奈何,南境惡敵虎視眈眈,他為鎮國將軍,容不得他退步。如今他以一人之力,鎮南境,無人再敢冒犯,他才匆匆趕來。不曾想,當他歸來時,得到的第一個訊息,就是趙家落敗,趙子規葬江畔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