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差點死了

,別真給打傻子了。“哇……哇……”突兀響起的嬰兒哭聲傳兩人耳中。邱山戰戰兢兢,連腦袋都不敢轉,“姐,你聽沒聽到啥聲音?”他們別是撞上啥不乾凈的東西了吧。邱梅膽子大些,“你待著,我去看看。”“別了吧,萬一……”邱山還未說完,邱梅已經順著聲音探去。樹林裡,王淑芹一邊刨坑,一邊喃喃自語。“你死了以後可別來找我,我也是為了自己的孩子,你還是早早重新投胎去吧。”王淑芹聽說死去的嬰兒怨氣極大,害怕這賤丫頭變鬼...難,沒辦法呼吸了。

長久的窒息讓雲寶覺得自己的鼻腔彷彿在燃燒,肺也疼得要炸開般。

憋著上即將消散的最後一口靈氣,雲寶費盡辛苦才將翻了過來。

呼……

這時一個驚慌失措的人沖了進來,將雲寶從隙裡拽出來。

“還活著……”

王淑芹癱在地上,鬆了口氣,剛剛從門外看到嬰兒被卡在床沿的隙時,被嚇得魂飛魄散。

任夫人還在醫院住院,任家的人也都守在旁邊,如果回來以後發現孩子出了事,自己這輩子恐怕都完了。

小雲寶藕節般的小胳膊被扯的生疼,眉頭不由擰了起來,盯著眼前婦。

隻見一臉兇樣,周還縈繞著一戾氣。

這可不是什麼好人呀!

王淑芹驚魂未定間看到嬰兒異樣的表,頓時怒火中燒。

“要不是為了照顧你,我的兒至於連喝口都心驚膽戰嗎?”

王淑芹抬手就要給雲寶一掌,還未落下來,窗外猛地響起一道驚雷。

嚇得回手,眼珠子轉。

窗外遲遲沒有落雨,那聲雷彷彿隻是一個錯覺,王淑芹心中惡氣不散,竟然想到一個壞主意。

任家憑什麼這麼有錢,那個人不過生產時的一點小小病就要住院,全家人都要陪著一起擔心。

而自己沒出月子就被婆婆轟出來乾活,生怕任家找了別人頂替的位置。

可憐兒還不滿月,不但被婆婆和丈夫嫌棄,王淑芹還得把存著給別人家的孩子喝。

自己的兒隻有趁著休息間隙回家喂兩口,時常得哇哇大哭。

王淑芹魔怔似的盯著雲寶,眼中閃過兇。

“要怪就怪你出生的不是時候吧。”

從此以後,的兒會代替這個賤丫頭,任家的一切。

雲寶想要掙紮,可已然變了徹底的凡人娃娃,小胳膊小都被繈褓裹住,很快被人捂住抱了出去。

——

安葉村,邱梅攙扶著弟弟走在回家的路上,忍不住罵他。

“來之前我怎麼和你說的?不要被孫桂花那幾滴馬尿給騙了,家都收了咱們的彩禮,憑什麼退婚?”

邱山拄著榆木劈的糙柺杖,一瘸一拐地走著。

“唉,我現在了廢人,不想嫁就算了。”

“放屁,你這是怎麼瘸的?還不是為了給爹乾活掙工分,現在你出了事,家第一個落井下石,連彩禮都不退,這不是忘恩負義是什麼?”

邱山垂下頭,小聲道:“也沒辦法。”

孫桂花說了,家裡的錢之前給爹看病的時候都花完了,不是不想還,是拿不出來。

退婚也是被家裡的。

畢竟弟弟還小,父母又不好,隻能想辦法找個手腳健全能乾活的。

邱梅看他這副大種的模樣,氣得恨不得給他腦袋上來兩下。

可想到自己比一般男人還大的力氣,還是放下了手。

算了,本來腦子就不好使,別真給打傻子了。

“哇……哇……”

突兀響起的嬰兒哭聲傳兩人耳中。

邱山戰戰兢兢,連腦袋都不敢轉,“姐,你聽沒聽到啥聲音?”

他們別是撞上啥不乾凈的東西了吧。

邱梅膽子大些,“你待著,我去看看。”

“別了吧,萬一……”

邱山還未說完,邱梅已經順著聲音探去。

樹林裡,王淑芹一邊刨坑,一邊喃喃自語。

“你死了以後可別來找我,我也是為了自己的孩子,你還是早早重新投胎去吧。”

王淑芹聽說死去的嬰兒怨氣極大,害怕這賤丫頭變鬼纏著自己,於是打定主意找個地方把活埋了。

到時候多踩幾腳,用大石塊在上麵,就算死了也翻不了。著休息間隙回家喂兩口,時常得哇哇大哭。王淑芹魔怔似的盯著雲寶,眼中閃過兇。“要怪就怪你出生的不是時候吧。”從此以後,的兒會代替這個賤丫頭,任家的一切。雲寶想要掙紮,可已然變了徹底的凡人娃娃,小胳膊小都被繈褓裹住,很快被人捂住抱了出去。——安葉村,邱梅攙扶著弟弟走在回家的路上,忍不住罵他。“來之前我怎麼和你說的?不要被孫桂花那幾滴馬尿給騙了,家都收了咱們的彩禮,憑什麼退婚?”邱山拄著榆木劈的糙柺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