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性命垂危

到了這個男人。隻是礙於對方份尊貴,所以保工作做得十分完善,在偏遠的別墅,蒙著眼睛來,房間裏關著燈,拉著黑加厚窗簾,本不知道對方是誰。吱呀——不過十分鍾的時間,男人拉開門從浴室裏出來。“先生,那筆錢……”慕淺強忍著疼痛,穿著完畢,坐在床旁,小聲的問著。“還沒走?”男人本以為走了。沉默一瞬,說道:“以後不用來了,既然怕疼,就別勉強。”“不,不要。我真的很需要這筆錢。”一聽男人說不需要來了,慕淺嚇得臉一...海城,香江帝景8號。

痛——

撕裂般的痛席捲全,蔓延至四肢百骸。

慕淺雙手死死地攥著男人的手臂,指甲深深沒他的,溢位粘膩漬,可他似乎覺不到疼痛,隻是用力的衝擊著纖瘦的。

突破了那一層薄弱的阻礙。

“先……先生,你能不能慢……慢一點……我……”

“疼”字慕淺終究沒有說出口,咬牙關,痛的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卻也不敢掙紮半分。

男人沒有出聲,作也毫沒變。

鼻息之間縈繞著他上獨有的剛氣息,但慕淺無法看見他的麵孔,更不知道他是誰。

第一次鑽心的痛楚讓慕淺再也無法忍,淚水無聲落。

似乎是察覺到哭了,掃了興致,男人草草了事,冷漠的起,直接去了浴室。

砰——

浴室門關上,裏麵響起了淅淅瀝瀝的水聲。

黑暗中,慕淺攥著被褥裹著自己,疼的打。

一個月前,養母的兒子突然疼得暈倒,去醫院檢查,得了腎癌,需要急做手,而醫療費顯然不低。

被養母著來做代孕,也就找到了這個男人。

隻是礙於對方份尊貴,所以保工作做得十分完善,在偏遠的別墅,蒙著眼睛來,房間裏關著燈,拉著黑加厚窗簾,本不知道對方是誰。

吱呀——

不過十分鍾的時間,男人拉開門從浴室裏出來。

“先生,那筆錢……”

慕淺強忍著疼痛,穿著完畢,坐在床旁,小聲的問著。

“還沒走?”男人本以為走了。沉默一瞬,說道:“以後不用來了,既然怕疼,就別勉強。”

“不,不要。我真的很需要這筆錢。”

一聽男人說不需要來了,慕淺嚇得臉一白,借著微弱的線,忍著的痛,朝著男人撲了過去,抓住他的手,“隻是第一次,過去就不會疼了,我……我能忍得住。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被地抓住手腕,男人明顯一僵。

雖然看不清男人的神,但慕淺清晰的到氣氛驟然凜冽,背脊涼風陣陣。

“抱歉,先生……”

慕淺抿了抿,立馬回了手,與他拉開距離。

方纔與纏綿之時,男人都不曾有任何,暴簡單的橫衝直撞,除了雙手覆在腰腹上,便沒有到的任何地方。

很顯然,他有潔癖。

男人隨手拿起西裝,從口袋裏拿出一張支票,遞給,“這是一百萬。完之後,再給你另外一百萬。”

“謝謝。”

手裏握著那一張薄薄的支票,雖輕盈如羽,卻似沉甸甸的鉛一般,在慕淺的心口上,重得令窒息。

懸著的心也舒了一口氣兒。

哥哥的醫療費,算是有著落了。

“一場易,各取所需。”男人話語薄涼,毫無任何緒,對於慕淺的道謝並不領。朝著帽間走去,不忘說道:“讓忠叔送你回去。一個月後,你排卵期再過來。”

“嗯。”微微頜首,轉離去。

來之前,慕淺已經去醫院做過了各項檢查,而今天亦是最後一天的排卵期,否則恐怕要在這兒住上一個星期。

畢竟,排卵期,孕率最高。

……

海城,中心醫院。

“你個白眼狼還知道來?你哥都要死了,你見死不救,哪兒來的臉活著?當初要不是老孃在田裏把你撿回來,怕你早死二十年了。”

養母田桂芬一見慕淺過來,便走上前對著的臉頰就是一掌。

那一掌蓄滿了力道,生生的落在的臉頰上。

啪——

一聲脆響,回走廊。

慕淺的臉當即腫了起來,角也溢位了漬。

趔趄兩步,扶著牆站穩了子。

對著,角扯出一抹笑意,“媽,這是我最後你一聲‘媽’,我……”

“誰是你媽?我可不是你媽!”田桂芬揚手,又是一掌揮了過去。

慕淺抬手握住的手腕,垂下眼眸,“媽,你救我一命,我銘記在心。但這麽多年,我也不虧欠你們家。我學費都是我自己掙來的,甚至連你親生兒的學費都是我賣換來的。”

“放屁!”

氣的腔起起伏伏的田桂芬一把甩開的手,怒道:“我丫頭的學費都是我兒子給的,你別胡說八道。”

慕淺似要被氣笑了,可語氣依然很平靜,“你當真以為我不知道你拿著我哥給你的錢去賭博了嗎?”

深吸一口氣,從兜裏掏出一張支票,“說那麽多都沒有什麽意義了。這錢,拿去給我哥治病吧。你當年救我一命,現在,我還你了。從此以後,我們兩不相欠。”

慕淺原本想要進病房看一看哥哥,但是見著田桂芬那可惡的臉,到底還是轉離開了。

總歸以後跟他們也不會再有任何聯係,又何必再眷呢。

一個月後。

在去雇主家之前,發現例假遲遲不來,便買了驗孕棒,誰知道,測試之下,竟然是兩條杠杠。

“懷孕了?這麽快?”

慕淺頗有些吃驚,又去買了三個驗孕棒,結果都是雙杠——!

懷孕了!

雇主家的管家忠叔來接之時,慕淺把自己的況說了。

忠叔帶去醫院檢查一番,確定懷孕。

那一次之後,就被帶到一別墅,因為雇主份特殊,需要保,不可以用任何電子裝置,所以直接導致與外界失聯。

而孩子的爸爸,卻從來沒有出現過。

則被兩名傭人心伺候著,過著舒心而又寂寞的日子。

慕淺並沒有閑下來,趁著懷孕的日子,繼續研讀律師方麵的書籍。

期間,慕淺央求忠叔,帶著去了醫院,悄悄地探了哥哥慕彥鳴。慕彥鳴因為找到了匹配的腎源,手進展順利,狀況很好。

慕淺也就放心了。

時飛逝,鬥轉星移。

九個月悄然而逝。

高階私立醫院。

“啊……痛,痛……”

產房,慕淺痛不生的哭喊著,渾大汗淋漓,小臉蒼白無。

已經生了十個小時,可孩子仍舊沒有出來。

當初與雇主簽了合同,無論任何況下必須要順產。然很平靜,“你當真以為我不知道你拿著我哥給你的錢去賭博了嗎?”深吸一口氣,從兜裏掏出一張支票,“說那麽多都沒有什麽意義了。這錢,拿去給我哥治病吧。你當年救我一命,現在,我還你了。從此以後,我們兩不相欠。”慕淺原本想要進病房看一看哥哥,但是見著田桂芬那可惡的臉,到底還是轉離開了。總歸以後跟他們也不會再有任何聯係,又何必再眷呢。一個月後。在去雇主家之前,發現例假遲遲不來,便買了驗孕棒,誰知道,測試之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