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趙橫天出事了

子手中的刀。”“執迷不悟,看來鄙人手中的刀要多飲一人的血了,殺了他們。”聽到昆桑這話,那日本忍者手中的長刀一揮,四周包圍著葉寒他們的忍者立即朝著他們殺了過去。“殺!”葉寒和昆桑對視了一眼,兩人同時一動,兵器交響,人影錯亂,地麵落葉飛揚,對於日本人,葉寒下手毫不留情,刀刀致命,在臥佛寺被老和尚傳功,使得葉寒的實力暴漲,已經達到氣感境巔峰,隻差一小步就能達到培元之境,所以,此刻陷入極限殺戮之中的他實力...葉寒看著老人笑道;“老人家,中醫未必比不上西醫,咱們老祖宗傳承了幾千年的東西豈是發展了幾百年的西醫能比的,存在即是合理,主要是現在打著中醫國手的庸醫太多,讓世人對中醫越來越沒有自信,不過我們既然傳承了老祖宗的東西,自然要將它繼續傳承並且發揚下去,我相信總有一天,咱們中醫會成為主流。”

“說的好!”老人一臉激動,他也是和葉寒一樣的想法想要將中醫發揚下去,可惜人單力薄;“葉神醫的醫術老朽看過,那一手針灸之法神乎其技,在山海市有你這麽一個神醫,我相信一定會讓人認識到咱們中醫的厲害之處。”

交談了一會之後,葉寒就和老人簽了轉讓合同,這個老人叫柳宗元,和古時候那個名人的名字一模一樣,柳家三代都是中醫國手出身,不過傳承到柳宗元這一代已經逐漸沒落了。

簽完合同之後,葉寒在醫館裏麵參觀了一番,這裏麵設施齊全,而且充斥著古香古色的味道,不過就是中藥的味道太重了,而且略顯陳舊,不過這些都不是問題,重新裝修一番就可以了。

參觀完之後,通過交談,葉寒得知柳宗元竟然對中醫藥理方麵十分精湛,對中醫方麵說起來頭頭是道;“葉神醫,咱們中醫學以陰陽五行作為理論基礎,將人體看成是氣、形、神的統一體,通過望、聞、問、切,四診合參的方法,探求病因、病性、病位、分析病機及人體內五髒六腑、經絡關節、氣血津液的變化、判斷邪正消長,進而得出病名,歸納出證型,你我雖然精通各有不一,不過歸根結底咱們都是同根同源,以後有什麽不懂的地方老朽還要向葉神醫你請教了。”

葉寒說道;“柳老嚴重了,論資曆,你可是我的前輩,咱們互相學習,把老祖宗傳承下來的東西發揚光大,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柳老願不願意聽一聽?”

柳宗元笑道;“葉神醫但說無妨。”

葉寒道;“柳老你身懷一身精湛的醫術,現在醫館歇業,就這樣浪費了那一身本事豈不是可惜,不如等這裏重新開張之後你繼續留在這裏,當然,年薪方麵柳老你可以隨便開。”

聽到葉寒這話,柳宗元一陣激動,握著葉寒的手說道;“葉神醫,你此話當真,我真的可以繼續在這裏留下?”

說實話,柳宗元也是不想以後就這樣在家裏麵歇著,他有本事,有醫術,也有抱負理想,他想將中醫發揚光大,如果能夠繼續留下,和葉寒在一起,先不說能不能把中醫發揚光大,以葉寒那神奇的針灸之法,他一定可以學到更多的東西,讓自己的醫術更上一層樓。

“當然,隻要柳老你願意。”葉寒笑道。

“願意,我當然願意了。“柳宗元使勁的點點頭,可以繼續行醫,就算葉寒不給他錢他都答應,他對中醫的癡迷已經超越了金錢,當然,葉寒最後還是給柳宗元開出了一百萬年薪的工資。

柳宗元精通藥理,以後在一起他也可以向對方學習一下,針灸和藥理結合,更加相得益彰。

開醫館這事情有了著落之後,林柏莫還有事就先離開了,最後葉寒開著車子朝著趙橫天的家中走去,離開山海市這麽久,現在回來也是該去趙橫天那裏走動走動了。

來到趙橫天的家中,葉寒開門走了進去,不過讓他意外的是趙橫天兄妹兩人竟然都不在,葉寒在屋子裏麵等了一會兒,不過這一等就是一個時辰過去了,葉寒皺了皺眉頭,然後拿起手機撥打了趙橫天的電話。

“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葉寒聽著電話裏麵傳來的聲音,再次撥通了趙悠悠的電話,不過結果還是一樣無法接通,兄妹兩人的手機同時處於關機狀態,這讓葉寒感覺到了不同尋常,旋即,葉寒房間裏麵轉悠了起來,不過這裏麵並沒有任何異樣的地方。

然而,當葉寒重新走到院子的時候,他終於發現了情況,在一處牆角下,有著一灘已經幹了的血跡,葉寒看著這灘血跡,立即開啟了陰陽法眼,然後他便是看到一個神色陰冷的中年男子被趙橫天一拳擊飛,吐出了一口鮮血,這灘血跡就是他留下的。

畫麵轉動,葉寒看到趙橫天在院子裏和兩名高手激戰著,勇猛如虎,不過這兩人最終還是沒有敵過趙橫天,帶著傷狼狽的逃走了,畫麵再轉,葉寒看到趙橫天帶著趙悠悠走出了院子,見到這裏,葉寒立即走了出去,視線中的畫麵依舊在持續播放著,最後趙橫天攔下一輛的士讓趙悠悠坐了上去,看著趙悠悠離開,趙橫天頓時一臉戾氣,重新回到了家中。

“看來趙大哥出事了!”葉寒關閉了陰陽法眼,劍眉緊緊的皺在一起,剛才畫麵中那兩人雖然不是趙橫天的對手,但絕對比他還強大,這些人為什麽會找上趙橫天?趙悠悠坐上的士後又去了哪裏?

葉寒的腦袋有點亂,趙橫天給他的感覺遇事臨危不亂,擁有泰山崩裂而不變色的氣度,但是從剛才的情形來看,趙橫天明顯是動了殺機,很有可能是攤上大事情了。

葉寒抽出一根煙,站在街頭靜靜的想了想,現在他不知道趙橫天去了哪裏,在經曆著什麽,但是對於這個將他帶入武道門檻的真性情漢子,他有事葉寒不會坐視不管,想了想,葉寒還是撥通了家裏麵火鳳的電話,這種層麵的事情,找一找她會比較好。

“怎麽啦,這才剛出去就想我了?”電話裏麵傳來火鳳打趣的聲音,葉寒沒時間和她胡扯,頓時說道;“行了,別鬧了,說正事,我想讓你幫我一件事情,你幫不幫?”

火鳳聽到葉寒這鄭重的口氣,頓時正色的說道;“你先說說看,能幫的話我一定幫。”

葉寒說道;“趙橫天你應該知道吧?他現在出了事情,我想讓你幫我查一查他們兄妹兩人現在在哪裏?到底遇到了什麽麻煩?”

聽到葉寒這話,電話那邊,火鳳的聲音突然沉默了下來。人一前一後衝進了屋子,夜貓等人在外麵防止獵鷹逃跑。嘩啦一聲震響,葉寒和程軍破窗而入。“程軍,果然是你們,你們的鼻子簡直跟狗一樣靈。”獵鷹見到葉寒和程軍衝了進來,他的神色一變,拔出寶劍暴跳而起,一道寒光閃爍著無情的劍花,這一劍完全將程軍籠罩住,殺機凜然,程軍單手握住鋼刀,大喝一聲,陣陣刀芒撕破了劍芒,兩人在這狹小的屋子裏麵展開了激烈的交鋒。不過葉寒也沒有閑著,瞄準機會,他一刀劈向獵鷹的後背,這一刀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