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9章【給謝浩買車】

扶著他往場外走,那替補則朝徐燕打打手勢。徐燕臉一沉,緊緊盯著裁判的眼睛。城西隊的人也不服地圍住裁判,“他都沒鏟著球!明顯是奔著人去的!”“紅牌!給紅牌!”許艷對著徐燕道:“我看是你們隊的假摔吧?鏟著人了嗎?”你丫才假摔!董學斌一怒,火氣漸漸湧了上來,比賽才開始五分鐘危險鏟人動作就出現了四次,要不是許艷事前下的佈局,城東隊的人敢這麼踢嗎?別說這是友誼賽,即便世界盃總決賽也不可能踢得這麼狠!這丫肯定是...貼吧的簽到日記,記錄你在的每一天!

在右上角點選簽到就好了。

來吧,動下你們的手,簽到吧!

讓人氣能越來越旺!

各位吧友在看更新前,請在簽到,增加的人氣!

第二天。

上午七點多。

董學斌從虞美霞家出來了,臨走前還反復叮囑虞大姐,“房子你盡快買啊,買個好點的,錢不夠再跟我說,還有茜茜那邊,以後有什麼事就給我打電話,咱倆這關係,你跟我還至於客氣啊?”

虞美霞柔柔嗯了一聲。

董學斌這才開車走了,直奔機場,昨天晚上謝慧蘭就給自己打電話了,讓自己上午八點之前去機場接她,她是今天回來。

車子正開著呢,謝浩突然打電話來了。

“姐夫姐夫,你在哪兒呢?”謝浩咋咋呼呼道。

董學斌按開揚聲器道:“我正開車呢,去機場接你姐。”

謝浩哎呀一聲,“您不用去了,我去就行了,我去。”

董學斌樂道:“你去乾嘛?小然那裡正要人幫忙呢,這訂婚宴也馬上要開始了,十點就準時入場,你跟酒店幫忙吧。”

謝浩不乾,“他們那裡人多,有的是人幫忙,少我一個不少多我一個不多,再說了,什麼事也沒有接我姐重要啊,知道您現在工作忙,您趕緊多休息休息,體力活都交給我就成啦。”

董學斌笑道:“你小子今兒怎這麼積極?行了,你願意去就去吧,我也得去,不然慧蘭可挑我理兒,她還抱著孩子來的呢,我要不去的話她隻定得有想法,那咱倆就機場見吧,誰先到誰先接,我起晚了。可能還真來不及了。”

“行嘞行嘞,交給我。”謝浩滿口應下。

八點。

首都機場。

董學斌到的時候謝浩的電話也正好又一次打來了,問董學斌在哪裡,好像是已經接到人了,董學斌說了自己的位置,等了一會兒,就看到謝浩和謝慧蘭從不遠處走了過來,小重重是謝浩抱著的,這小子一個勁兒地逗孩子,小重重眨巴眨巴眼睛看著謝浩。也不吭聲。謝浩倒是一個人嘎嘎樂個不停。

“誒,姐夫!”看到董學斌的車了,謝浩忙招手。

董學斌下車招呼道:“先上車吧,這邊不好多停車。”

謝慧蘭拉門上了副駕駛。謝浩則把孩子給了他大姐。自己鉆進了後座。一上車就開始對著保時捷一陣陣驚嘆,“真是好車啊,每次坐我姐的車都感覺太幸福了啊。瞧這座位,舒服!”

董學斌裝作沒聽見,“堵了會兒車。”

謝慧蘭笑笑,“也沒指望你早來,還是我弟弟靠譜。”

謝浩嘿笑道:“那是,我姐的事兒就是我的事兒啊,那還有什麼說的。”

謝慧蘭給董學斌打了一個眼色,下巴噙著笑努了努後座自己弟弟的方向。

董學斌看懂了,把車一開上了高速,這纔看著後視鏡道:“你小子是不是有事兒啊,有事兒就說啊。”

謝浩裝傻道:“我有什麼事呀。”

董學斌道:“就你那懶樣兒,平時讓你早起個床你都起不來,還能想著大老遠地坐地鐵過來接你姐?”

謝浩也不臉紅,壞笑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姐夫啊,你還記得當初答應過我什麼來著,說隻要我上了大學你就給我買一輛車,跟送給我二姐和我哥的奧迪a8差不多的,也得是一百萬上下的,有沒有這事兒?我現在可是上大學了啊,而且暑假的時候我把車本都給考了,你看是不是?嘿嘿…”

董學斌無語道:“我一猜就是這個,那你先說說你想要什麼車吧。”

謝浩頓時一臉憧憬,“什麼車無所謂,當然越貴越好了,不然怎麼裝逼啊。”他倒是有什麼說什麼。

董學斌看向謝慧蘭,“你說呢慧蘭?”

謝慧蘭笑瞇瞇道:“你答應出去的事,我可不管。”

謝浩急了,“姐夫,你可不能說話不算數啊,我牛逼都吹出去了啊,說我這個月肯定開一輛好車去上學,你可不能讓我跟同學麵前下不來臺。”

“歲數不大,還挺愛攀比,你呀。”董學斌搖了搖頭,末了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問問你爸媽讓不讓你開車,我二叔二嬸要是答應的話,你就買車去吧,一百二十萬之內的我都給你報銷。”

謝浩一邁大腿,哈哈大笑,“等的就是您這句話啊!我爸我媽那裡沒問題,我早都跟他們說好了,那行,明天我就買車去!”回去的一路上,就聽到謝浩一個人望著窗戶外麵嘿嘿傻笑了,顯然是高興壞了。

飯店到了。

去的是京城飯店,謝然的訂婚宴自然不會寒磣了,即便今天隻是訂婚,但那也是謝家第三代的長孫和方家小公主的訂婚啊,怎麼會含糊?

車子一到停車場,謝浩就下車跑了。

董學斌失笑道:“這個小浩啊。”

“你抱孩子我抱孩子?”謝慧蘭看看他。

“當然我抱了,快給我快給我。”之前開著車顧不上,董學斌迫不及待地將孩子抱了過來,狠狠親了好幾口,“寶貝兒,想不想爸爸?”

小董重咯咯笑,好像被爸爸的鬍子紮癢癢了。

“瞧給你可愛的。”董學斌心裡很充實,然後也沒急著下車,瞅瞅身邊的妻子,也過去摟住她親了一下,“孩子都讓你帶了,辛苦你了啊慧蘭。”

謝慧蘭一笑,“覺得你謝姐辛苦,當初說的那事兒就算了啊。”

董學斌狐疑道:“什麼事?”

“咱倆打賭的事兒。”謝慧蘭道。

董學斌恍然大悟,“我要半年之內提了副廳你就跪下唱《征服》的事?嗨,我就那麼一說,哪兒還能真讓我老婆跪下唱歌呀,我也沒那麼大膽子啊我,在家裡您就是領導啊,您不讓我唱征服就不錯了。”董學斌這廝難得這麼低調。

謝慧蘭也樂了,“這還差不多,嗬嗬。”

董學斌又親了她一口,一家三口在車裡膩呼了一會兒,“謝謝我老婆了,又是一個人帶孩子又是時刻幫助我在政治上提高,家裡要是沒了你我都不知道怎麼辦呢,還是我媳婦兒最好。”

謝慧蘭笑孜孜道:“你知道就行了。”

董學斌表態道:“以後你指哪兒我打哪兒,絕對沒二話。”有些歉意他真的說不出口,隻好用這種方法表達了。

推本好書 《不朽》

一目盡天涯 從地球崛起,於太陽係行走,橫穿亙古黑暗的星空古路,跨越億萬光年的浩瀚宇宙,無窮的生命在虔誠跪伏,高高在上的眾神也都無力倒下,活生生的上古圖騰黯然消逝!

與天地同壽非不朽!

雖日月滅而我不滅,雖天地沉淪而我猶在,方為不朽!裡彷彿也聽著電視,川,…沒事。”那專注的樣子十分迷人。董學斌想說要不然我去您屋裡睡,這裡是有兩個房間的,但一想自己身上潮乎乎的,發了燒,一會兒再出點汗把人家床給弄臟了呢,於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挪了挪身子,盡量往裡了一些,給耿月華騰出一些坐的位置,讓她靠的舒服一點。不過沙發就那麼點寬度,總是有些擠。說不得董學斌的腳就若有若無地貼到了月華區長的美臀上。董學斌眼睛瞇了道縫隙悄悄瞅了眼,雖然隔著層薄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