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媽媽,我餓!【加更】

下過山村村民在沒有停止喝涼水之前感染病毒的機率非常大,喝熱水以後就得到了控製。我還注意到,上過山村村民的水源是山腰上的那口常年不斷湧現的泉水。而下過山村村民飲水則來從村子裡穿行而過的這條河的河水!村民們灌溉也用的是河水。所以,我斷定,甲肝病毒的感染源來自這條河的河水!王長水眉頭緊皺道:“這不太可能吧?河水裡麵怎麼可能有甲肝病毒?”李天逸問道:“你們回憶一下,這條河水的上遊,有沒有什麼工廠向外排放汙...此刻,最為心驚的是被通知列席會議的市公安局局長趙天宇。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市紀委會突然掌握這麼多的證據,他現在最擔心的是,這些證據裡到底有沒有和自己相關的。

同樣列席會議的還有李天逸。他隻是靜靜的坐在那裡,默默的觀察著整個常委會的氛圍,心中揣摩著每個人此刻的心態。這些,對他來說,都是難得的歷練和學習的機會。

這一刻,會議室內出奇的安靜,所有人全都默默的翻看著陳可諫突然拿出來的這份材料。

其中,很多人看著看著腦門上的汗都流淌下來了,因為他們突然發現,出現在紀委準備的這份材料上的人赫然是自己的下屬,甚至是自己提拔重用的下屬。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10分鐘之後,陳可諫抬起頭來,沉聲說道:“雖然時間不是很長,但是,我相信大家都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那就是圍繞著弘信集團,發生了諸多腐敗的事實,現在,我想要代表我們市紀委說一下我的觀點,我認為,圍繞弘信集團發生的腐敗問題性質十分惡劣,影響十分嚴重,我們市紀委打算不管涉及到誰,都嚴查到底,現在,我需要瞭解一下,大家對我們市紀委即將採取的行動是否支援!”

“我支援!”第一站出來的是統戰部部長葉開斌!

“我認為,不管任何時候,我們對於腐敗都要保持零容忍!不管涉及到誰,必須要嚴懲不貸!不能因為他們是某些領導的親信、下屬就有所畏懼,陳可諫同誌能夠有這種想法我百分百支援!”

“我支援!反腐行動必須採取高壓態勢,對於腐敗必須零容忍!”這一次說話的是軍分割槽政委張建勳。

“陳可諫同誌的態度非常好!身為紀委工作人員,就應該有這種大無畏的氣勢!嚴格貫徹落實黨中央反腐倡廉的各項指示精神!我支援!”劉曉寧狠狠一拍桌子大聲說道。

隨後,其他領導紛紛表態。這個時候,哪怕是一直和陳可諫意見不合的領導們,也紛紛表態。

這個時候,涉及到大局,沒有任何人願意被別人抓住把柄。

所以,陳可諫的提議很快在常委會上獲得透過。

會上,李天逸沒有機會發言,但是他學到了很多東西。

剛剛散會,李天逸的手機便響了,電話是王亞倫打過來的:“天逸,弘信集團又出事了,我們這邊剛剛接到舉報,弘信集團正在操作的H9房地產專案拆遷過程中,有一戶人家因為對於弘信集團的低價賠償十分不滿,一直沒有搬走,弘信集團採取了強拆行動,致使一戶人家3口全部被埋,其兒媳婦帶著兒子外出歸來想要阻止,也被砸死!你過來看一下吧,現場太悽慘了!”

李天逸聞言,立刻跟劉曉寧和陳可諫打了個招呼,立刻趕往現場!

當他趕到現場的時候,李天逸眼睛都紅了。

此刻,一戶已經變成廢墟的二層小樓旁邊,拆遷機和剷車等裝置都停在那裡,十幾名警察同誌正帶著警犬在搜尋著廢墟裡的人員。

旁邊的空地上,擺放著四具屍體,其中三具已經麵目全非了。

還有一具女人的屍體躺在地上,她的頭上有一個血洞,鮮血流淌了一地。

在女人的胸前,有一個看起來也就兩歲大的小男孩,小男孩想要拚命的扯開媽媽的衣服,不停的試圖湊上前去,兩隻明亮的眸子裡閃爍著傷心的眼淚,嘴裡大聲的呼喊著:“媽媽,我餓!媽媽,我餓!”

小男孩餓了!

以前每次他喊出媽媽我餓的時候,媽媽都會掀開衣服讓他吃奶的。每當這個時候,就是他最開心快樂的時候。

但是今天,自己都喊了很多遍了,媽媽都不搭理自己,她隻是躺在那裡靜靜的睡覺。

小男孩不停的跟媽媽撒嬌,用哭泣想要吸引媽媽的注意。

以前,這些手段非常管用。

但是今天,他就算哭聲再大都不管用了。

他十分的傷心,十分的不理解,為什麼媽媽不管自己了?

他很傷心,很傷心,很無助!

“媽媽,我餓!我餓!”

小男孩帶著哭腔的聲音一遍遍的在李天逸的耳中迴響著,李天逸的眼中已經盈滿了淚水!

這時,旁邊的王亞倫解釋道:“天逸,我們曾經試圖把小男孩抱走,但是他說什麼都不肯走,一離開他的媽媽就放聲大哭,所以,我們暫時就先讓他呆在那裡。派專人看護著。”

李天逸點點頭,他看了蹲在小男孩旁邊的警察一眼,他看得出來,那位警察已經蹲的腿都麻了,但依然堅持著,他的眼中也有淚光閃現。

“李秘書,聽說你現在是市紀委調查組的副組長,能不能求求你,還給這些無權無勢百姓一個公道?”那名警察一手輕輕的撫摸著小男孩的腦袋一手握緊拳頭說道。

李天逸點點頭:“放心吧,即便是沒有這件事情,我們這邊也要直接去調查趙弘信了,再加上這次事件,趙弘信罪大惡極,法律絕對不會輕饒他的。”

“可是,他一直都躲藏在幕後的啊,每一件事都有人站出來頂罪的。”那名警察臉上充滿了憤怒。

李天逸雙眼中閃過兩道寒芒,沉聲說道:“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作惡者必自斃!等著吧,法律不會放過他,老天爺也不會放過他的。”

“那就拜託李秘書了。”說著,警察站起身來,向著李天逸深深的鞠了一躬。

李天逸考察了一下現場,對王亞倫說道:“王局長,麻煩你們警方安排好這個可憐的孩子,看看他還有沒有親人,如果沒有親人願意領養的話,送到我那裡去吧。我來養他!”

李天逸看向小男孩的眼神中充滿了憐憫。這個小男孩真的太可憐了。父母爺爺奶奶全都死在了強拆上。

王亞倫點點頭:“好的,天逸,你放心吧,對於這件事情,我們警方一定會立案調查,必定要把元兇繩之以法。”

李天逸點點頭:“好的,這事情你多操心一下。”

離開強拆現場,李天逸感覺胸膛裡似乎有一團火在熊熊燃燒著。

從這天開始,李天逸帶著市紀委的調查組整整忙了10天10夜!

紀委工作人員兩班倒,李天逸幾乎每天睡覺時間不超過3個小時!

經過10天10夜的調查取證,最終,所有線索全部被核實!

從這天開始,整個鳳凰市官場陷入了一種十分緊張的氛圍之中。接連五天時間,幾乎每天都有幹部被雙規,被調查!

前後15天的時間,共有39名科處級幹部被雙規!一名副市長被雙規!75名幹部遭到黨紀、政紀處分!28名幹部被直接降級,37名幹部直接被調整到非領導職務!

而最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在這次市紀委大規模的行動中,市公安局局長趙天宇被免去了市公安局局長的職務,被派到了省委黨校去學習。而副局長王亞倫則以代理局長的身份主持市公安局的工作。

弘信大廈。

趙弘信辦公室內。

趙弘信臉色陰沉的坐在沙發上,秦風華表情嚴肅,臉上寫滿了焦慮,手中的茶杯已經端了整整10多分鐘了,卻依然沒有放下。

“風華,最近鳳凰市的氛圍非常不對頭啊。”趙弘信嘆息一聲說道。

“是啊,的確非常不對頭,最近這段時間,前前後後我們小小的鳳凰市已經有將近100人遭到了處理,而且我發現,幾乎每個遭到處理的幹部都和我們弘信集團或多或少有些關係,甚至那些被雙規的人每一個都和我們弘信集團有關,但是最為詭異的是,卻偏偏沒有人過來找我們弘信集團的麻煩,我現在的心中非常不安。”

“沒錯,整個事情是李天逸在主導。這小子做事一向神出鬼沒,讓人摸不到頭腦。我很納悶,上次王麻子他們不是已經把所有賬冊全部燒燬了嗎?陳可諫為什麼能在常委會上拿出那麼多的線索材料呢?”趙弘信皺著眉頭說道。

“難道那些賬冊沒有被燒燬?”秦風華說道。

“那不應該吧,你事後不是派人去現場親自考察確認過嗎?”

“的確去看過,現場已經燒成了一片廢墟!”

“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李天逸到底玩得是什麼把戲?”趙弘信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對了,風華,你最近和王麻子聯絡過嗎?他們現在在哪裡?”趙弘信似乎想起了什麼,問道。

“聯絡過,但是他的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秦風華的表情有些焦慮。

“你說王麻子他們會不會已經被鳳凰市的警方控製起來了?”趙弘信突然說道。

“不排除這種可能,但問題是,王麻子他們做事十分小心,而且當天晚上就已經遠遁了,按理說鳳凰市警方不可能找到他們的。”

鳳凰市市紀委書記陳可諫辦公室內。

陳可諫笑著看向李天逸,眼神中充滿了欣賞。

在過去這半個多月的時間裡,李天逸的表現根本不需要他去評判,整個市紀委所有跟著李天逸一起參與本次雷霆行動的紀委工作人員們全都給了李天逸高度評價,沒有一個人不對李天逸這個年輕人給予稱讚的!

而這次雷霆行動的結果也讓陳可諫十分滿意。

幾乎對所有人的處理結果,李天逸彙報上來之後,陳可諫隻是認真看了一遍之後,沒有任何修改便直接簽字透過了。

“天逸,接下來,你打算如何對付趙弘信?”陳可諫問道。苦笑著搖搖頭:“這個我還真不太清楚。這個是我工作的失職啊。”張夢菡嘆息一聲說道:“這也不怨你,你能夠把過山村發展到這種程度已經相當不錯了。你一個大老爺們不可能關注到這樣的細節的。我給你講個故事吧:10年前,時任青龍鎮鎮長的曾立祥才18歲的兒子曾銀財看上了隔壁小莊子村的一個漂亮姑娘周美英,想要追求她讓她當他的女朋友,但是周美英那個時候已經有了男朋友,再說了,那個時候十裡八村的誰不知道曾銀財是一個花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