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番外15:月殺大帝5

此,但她可不敢說出來。皇帝對於二人的爭論,甚至於對白璿的不敬,都沒怎麽放在心上。他目光幽幽看著白璿:“朕倒是有些好奇,你如果輸了,又會拿什麽作為賭注給竇冉他們?”白璿頓了一下,坦然開口:“磕頭,剃光頭,學狗叫,扇耳光。”白璿語氣輕柔,臉上平靜得沒有一絲情緒。這話卻如巨石投入大海,掀起一陣不小的轟動。四周眾人一陣不可思議,看著白璿的眼神滿是佩服,白三小姐當真是自信啊!這些賭注對於一個女子來說,哪一個...禦書房裏安靜下來,慕容月殺的目光從齊楚翊身上移開,陷入沉默。

半晌,他輕輕抿了口茶,淡聲問道:“你真能做到嗎?”

齊楚翊豎起手指,鄭重發誓:“臣弟對天起誓,今生隻要朗月一人,一心一意對朗月,若違此誓,天誅地滅。”

“嗯,好……好……”慕容月殺長歎口氣,緊握著手邊杯子,“這事兒朕做不了主,你還得自己去問朗月。”

“多謝皇兄。”齊楚翊微微鬆了口氣,讓他自己問,他就有信心了。

慕容月殺微微頓了一下,輕聲道:“那這次征戰西南,就封你為監軍,前去督促大軍。”

“是,皇兄。”齊楚翊欣喜應了一聲,滿是振奮地離開了。

這一年,月殺帝已經四十六歲,終日埋首書房處理政務,讓他兩鬢已有了白發。

登基為帝十八年以來,月殺帝勵精圖治,任用賢臣良將,使得大周兵強馬壯,國富民強,然而,支撐他堅持下來的,是背後那位女子。

大周能夠一統天下,離不開這位傳奇一般的女子。

這十八年來,大周新軍崛起,猛將如雲,如今更是後繼年輕將領都已入朝堂。

自和魏國一戰,占據魏國半壁江山之後,白璿沒親自上過一場戰場,然而每次大戰,她都是以軍師的身份,默默在背後運籌帷幄,若戰爭進展順利,白璿不置一詞,若戰事遇到難點,她便會聚集所有大將會商,親自指導作戰方案。

大週一統天下的背後,離不開白璿的謀略,當然,也離不開月殺大帝對白璿的支援。

這十幾年來,白璿輔佐月殺大帝,悉心教導大周太子,帶領大週一統天下,走向和平盛世。

月殺帝則盡最大可能,擁護和支援白璿的每一項決策,他對白璿的信任與看重,不亞於當年大膽任用白璿的太上皇。

大周新月十九年,曆時兩年時間,傅朗月將部族林立,難以治理的西南地區徹底收服。

自此,西南蠻夷之地納入大周版圖,大周的疆域達到了有史以來最大。

同年,月殺大帝眼含熱淚,答應了太子的請求,為太子和朗月賜婚。

他準備了豐厚的嫁妝,親自送朗月嫁入太子府,成為大周的太子妃。

他早已把朗月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女兒……

縱有萬般不捨,但月殺帝知道,女兒長大了,終究會離開的,隻要她幸福就好。

新月二十年,月殺帝四十九歲這一年,白璿上書,辭去大周虎威大將軍之職。

悠忽之間,慕容月殺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子即將離去,一顆心不知何處是歸。

禦書房裏,兩人麵對著麵,陷入了沉默。

這一刻,慕容月殺知道,正如當年他無法成為她心尖之人一般,如今他也無法留住她。

黃昏的夕陽下,白璿好似看出了男人心中的慌亂,先一步說道:“陛下,我雖辭官,但我還是天璿公主,還是太子太傅,白府和蕭王府也還在這上京,清風朗月還在上京,我隻是想出去走走,去看看如今的大周各地都是什麽樣的,我隨時都會迴來。”

月殺大帝沉默許久,隻沙啞著嗓音說了一個字:“好。”

“陛下好好保重身體。”白璿看著這個為她在皇位上困了一生的男人,看著他兩鬢已有白發,其實很想讓他也出去散散心,但他是大周的皇帝,國不可一日無君。

“朕知道了。”慕容月殺輕輕迴了一句,臉上露出一抹淺淡的微笑。

白璿點點頭,起身告辭離開。

慕容月殺看著女子漸漸遠去的背影,撐著椅子扶手想要站起,陡然發現,他的身子骨已不如從前那般利索了。

當皇帝的這二十年,他早就學會了掩藏自己的心事。

他不會告訴白璿,她走了,他的心勁兒也就散了。

沒有她的上京城,和地獄又有什麽區別?這深宮高牆鑄就的囚籠,他早就待夠了。

他從來就不在乎什麽九五至尊之位,從來就不想要什麽生殺大權,他隻想要默默地陪著她而已。

如今她走了,他又該到哪兒去呢?

新月二十年,盛夏時節,大周威名赫赫的虎威大將軍白璿辭官,大周朝野震動。

然而,還沒等朝臣們反應過來,月殺大帝的另一道聖旨頒佈下來。

登基二十年的月殺大帝,忽然將皇位傳給了二十五歲的太子齊楚翊。

月殺大帝雄才偉略,任賢用能,內政修明,外馭強敵,開疆擴土,一統天下,使大周版圖達到了曆史之最。

月殺帝在位的二十年間,一統九州天下,消除亂世各國戰爭,將大周推向了一個和平盛世,而建立起這個盛世王朝的月殺大帝,卻在盛壯之年退位,以至後世猜測紛紜。

新月二十年,七月,新帝齊楚翊即位,年號坤元,新帝立太子妃傅朗月為後,昭告天下帝不納妃,終身隻皇後一女子,又是震驚朝野。

新帝下旨封太子太傅,天璿公主,蕭王妃白璿為帝師,受萬人敬仰,此時,白璿和傅桓曄已經收拾好行囊,踏上了雲遊四海之路。

月殺大帝站在上京城南城門樓上,望著蕭王府的馬車駛出城門,駛上官道,唇角掛著笑容,眼裏含著淚。

“皇伯伯,有空嗎?我們去皇家苑囿狩獵吧。”忽然,背後傳來一道熟悉的青年男子的聲音。

慕容月殺擦掉眼淚迴過頭來,已經二十歲弱冠的傅清風瀟灑肆意站在城樓上,手中牽著兩匹上好的汗血寶馬。

清風模樣長得和他父親一般,卻不愛穿父親所喜歡的墨袍,他一襲大紅色錦袍,和慕容月殺的喜好一樣。

他渾身如脫韁野馬般的氣質,比起內斂沉穩的蕭王,更像年輕時候的慕容月殺。

“好,走,去狩獵。”已經退位的月殺大帝看著眼前青年,看著血紅的汗血寶馬,大步走了過去,一躍跳上馬背,沿著馬道下了城樓。

寬闊的出城大道上,兩人兩馬,兩道紅色的身影如同翻飛的朝霞一般,飛奔出城門,一隊護衛隨後趕上,追著蕭王世子和太上皇,成為大週上京最靚麗的一道風景。蛋魚都要有。廚房掌事的聽了,不禁有些驚訝,總覺得門主變了。蕭王也察覺了慕容月殺的變化,不是說慕容月殺對他們的態度,而是慕容月殺整個的做事方式,這般周到,細致,人還變得挺有禮貌,一時讓人有些驚訝。吃完飯,在等著邪醫醒來的這段時間,白璿靜默一陣,不禁抬眸看嚮慕容月殺:“我和陛下商議了一下,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你說。”慕容月殺手裏握著青瓷茶杯,甚至沒問是什麽事,隻讓白璿吩咐。他神色桀驁,一雙三白眼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