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誰敢欺負我女兒

”“好噠,老大!”聽到這話,柳幀開心成了“夾子音”,“隻要你多勤奮,多努力,我們M組織距離上市,距離世界首富的位置,指日可待!”柳幀還在發表“宏圖偉業”的發言,不過蘇墨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回到別墅,蘇墨將血玉送給溫情:“你戴著這個,洗澡和睡覺的時候也不要摘下來,對你身體有好處。”“送,送給我的?”溫情眼睛瞪大,小心翼翼的捧著血玉,視若珍寶。她立刻興奮的戴在手上,大小都剛剛合適。“好漂亮!好漂亮!”此刻...第147章??誰敢欺負我女兒

蘇婉婉看著眼前清一色的黑色西裝保鏢,心頭微微一頓,目光中生出幾分疑惑。

她什麽時候雇傭這麽多人了?

不過疑問轉瞬即逝,當務之急是解決蘇墨這個小賤人!當初她受過的那些屈辱,今天都要她一一還回來。

她穿著潔白的紗裙,卻半分沒有純潔的神聖,臉上隻有猙獰和恐怖。

“蘇墨,如果你願意跪下求饒,我這個做姐姐的還可以給你留幾分顏麵,可你要是執迷不悟,不肯向我道歉,就別怪我翻臉不認人了。”

被點名的女人微微抬眸看著她,麵色不改,隻是微微掀了掀眼皮。

一旁的管家緊張到跺腳:“大小姐,這是……”

“這裏還輪不到你說話!”蘇婉婉見蘇墨這副“趾高氣揚”的樣子,內心更加憤怒。

“快!把她給我拖下去!”蘇婉婉咬牙切齒,眼神越發狠戾。

眾人都默不作聲,哪怕覺得蘇婉婉一副發瘋的樣子,也沒人敢站出來為蘇墨抱不平。她背後可是霍家啊,誰敢得罪?

可下麵的保鏢一動不動。

“你們都聾了嗎?!”

室外婚禮的對麵徑直走過來兩個人。

中年男人穿著一套正式的中山裝,抬眼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中年女人穿著精緻的旗袍,婉約大氣,雖然年齡在她臉上留下皺紋,不過卻絲毫不影響顏值。

兩位貴人的表情都很難看。

古鎮山聲音洪亮,底氣十足,穿透雲霄:“誰?我倒是要看看,今天誰敢動我古鎮山的女兒!”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議論紛紛。

古鎮山這三個字在金湖市,乃至全國都格外有名氣,但是他們從未見過這個真人。古家是首富,甚至比荊家和霍家還要出名,主要是古家產業鏈龐大,他們的產業遍佈世界各地,一家公司倒了,還有另一家,說是後半輩子無憂都不是誇張。

“那他旁邊那位就是他的老婆溫情?”

“那肯定是了。”

“溫家當年的名號可不輸給古家半分啊!這溫家現在雖然不做生意了,但是溫家的幾個兒子都特別厲害,現在具體在做什麽,都藏得太深了。”

“他的女兒?他女兒誰啊?”眾人終於想到這個最關鍵的問題。

“不許動她女兒?”大家的目光緩緩開始向蘇墨身上移動,還不等眾人分析推測,古鎮山已經衝上舞台。

“囡囡哦,我的囡囡啊!他們,他們竟然敢欺負你!”

“這幫狗雜碎的東西,要不是北霆告訴我,我都不知道你要在蘇家的婚禮上受這種氣。”

古鎮山呼吸急促,蘇墨表現的淡定,還安撫他的情緒。

“爸,你別生氣,我沒事。”

一聲“爸爸”,讓蘇家人都徹底瞪大了眼睛。

蘇文軍和李梅完全不可置信,那個被他們親手趕出去的養女,居然是古家的女兒?古家沒有兒子,這豈不是他們的掌心寵?

兩個人麵麵相覷,眼睛裏寫滿了無比的悔恨。

更震驚的則是蘇婉婉。

剛剛耀武揚威的氣質,頃刻間消失不見,她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霍淩風,可後者不為所動。

男人嘴角噙著戲謔的笑容,隻是單純的在欣賞一出好戲。沒想到,古家人居然來了。

這金湖市的天,怕是真的要變了變了,蘇墨古家大小姐的身份曝光,這金湖市沒準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蘇婉婉搖頭後退,踩到婚紗的裙尾,摔在地上,狼狽不堪。

“不可能,不可能!”

“蘇墨,這兩個人是你提前找來的演員對不對?你吃準了沒有人見過古家父母,妄圖用這個忽悠人?”

“蘇墨,你還敢碰瓷古家!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別人相信,我可不信!”

不等蘇墨回擊,溫情上前兩步,在蘇婉婉麵前站定,居高臨下:“原來你就是墨墨那個在蘇家的姐姐?”

“看樣子,墨墨還真是在蘇家受盡委屈!”

“我不是古家主母?我不是古家夫人?嗬……”溫情輕笑一聲,“開啟。”

話音落下,剛剛走進來的兩排保鏢,紛紛開啟手中端著的盒子。一瞬間,整個室外草坪上散發出耀眼奪目的光彩。

裏麵整整齊齊擺滿了各種琳琅滿目的珠寶!

“南非30G鑽石一對。”

“愛琴海翡翠一柄。”

“金湖市中心別墅一棟。”

“新款定製瑪莎拉蒂一輛。”

“……”

裏麵還放著車鑰匙和地契,隨隨便便拿出手一樣就是上千萬,價值連城,無可比擬。

就算是霍家給的聘禮都沒有這麽多。

“大家也可以去看看,這些東西是真是假。”

聽到溫情發話,一些人早就坐不住了,紛紛衝到保鏢的麵前,近乎於貪婪又震驚的欣賞著。

蘇文軍和李梅也不例外。

這裏麵的東西很多都是他們這輩子可遇而不可求的。就比如這輛勞斯萊斯,按照他們的財力想買下來一台,不成問題。可是這定製款,隻有每年都消費幾個億的至尊會員使用者,才能拿到。

古鎮山冷笑:“就算我們兩個人能作假?這些東西還能作假?”

眾人搖頭,紛紛附和:“當然不能。古先生果然是豪氣。”

還沒怎麽樣,就開始有這些巴結恭維的話了。這也是為什麽古鎮山遲遲不願意在大眾麵前露麵的原因,麻煩吵鬧。

溫情看著李梅目不轉睛的樣子,輕聲開口:“哦,喜歡嗎?”

李梅連連點頭:“喜歡,喜歡,非常喜歡。”

這麽多錢,誰能不喜歡啊?

沒想到,溫情輕描淡寫的說:“原本這些都是你們蘇家的,再怎麽說,你們也把墨墨養了這麽大,我還是很感激的。”

“謝謝,謝謝。”李梅連忙道謝,甚至直接要抓珠寶放進口袋,猥瑣小人的氣質體現的淋漓盡致。

溫情給保鏢使了一個眼色,保鏢立刻推開她。

李梅臉上寫著疑惑不解。溫情慢條斯理的開口解釋:“我說了,是原本。”

“你親生女兒這麽對待我家的寶貝囡囡,你覺得這些東西,你還好意思拿嗎?”

“蘇家也配拿嗎?”

“就算是喂進狗肚子裏,你們也沒資格碰!”決定前往醫院麵談。走廊內,秦川像大爺似的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神色得意無比。“蘇墨,想要ecd?求我啊,不對,光求我可不行,你得跪下來向我磕頭。”他可從未忘記蘇墨和荊北霆是如何羞辱他,毆打他,讓他在世家門閥麵前丟盡臉麵的。“你要知道,ecd是我們秦家醫院的招牌,怎麽可能輕易借出去?不過你原本也是我的未婚妻,我是看在這個麵子上,才願意過來和你談談。否則,你連我的麵都見不到。”秦川敞開西裝,微挺的啤...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