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來路不明的女孩

“可是覆國的時候,我還沒有幻化人形,也沒有過男人,我什麼都不會!”“沒事!上天眷顧你們狐仙,本事都是天生的,完全不用後天補綴!”蘇晉衡撇開頭,不去看孩璀璨的眼睛和還有那張的很強勢的臉,不忘叮囑一句:“我教你的東西都記得了吧?見機行事!你是孩子,有的孩子,一定能夠功的!萬一失手了也不要暴份,我會來救你的!”“嗯!嗯!”孩點了點頭,笑的眼睛彎彎,看著蘇晉衡像被火燒了尾一樣,哧溜一下奔向浴室,然後化一縷...如果不用道歉的話

本殿是沒辦法消氣的哦

——胡梨

夜如水,星河璀璨。

中夏國最繁華的G市,富的夜生活才剛剛開始。

一棟富麗堂皇的小城堡,坐落在江邊最高檔的別墅區,兩米高的墻上裝著遠紅外線防越界和攝像探頭,裡麵有四個足球場大的草坪上,保鏢們踩著平衡車來回巡邏。

城堡部是復古王室風格,就連管家和傭人,也一律穿著特定的服裝,正張地忙碌著。

“惠靈頓牛排的生火片隻要四條!”

“檸檬水要39度!”

“餐巾換香檳!”

……

傭人們來回穿梭,張地準備著晚餐,相對於樓下的忙碌,三樓就比較安靜了。

一個深棕的原木大門裡麵,傳出沖水的聲音,隻可惜隔音效果太好,樓下沒有人聽到。

這是一個裝飾極為奢華的房間,連馬桶都是智慧控製,一個纖瘦影,趴在馬桶上,一臉好奇:

“酒正,這是酒池嗎?怎麼這麼小?”

“噓!不要我酒正,現在早就沒有這個了,記住了,以後哥哥,歐也行!”

酒正,是商朝的後宮小,顧名思義,就是掌酒。

三十來歲的男人,高大英俊,劍眉星目,一個標準的型男,此時擰著眉,好像碎了心的樣子,將趴在馬桶上的孩拎了起來。

一副慈父的口吻:

“我的小殿下,你的帝辛姑父早就翹辮子了,死後人們都他商紂王,酒池林也早就被填平了,這馬桶,長的再好看,也是痰盂,接的還是屎和尿!”

“嘔——”

孩乾嘔了一下,還用手拍了拍口:“大膽!你居然帶本殿從這麼臟的地方鉆上來?!”

蘇晉衡一手叉腰,一手拎著孩,筆直的長,疊的步伐,翩翩氣質,走出偌大的浴室。

“不要說,我帶你走的是下水道!這裡住著一個大人,裝著智慧防盜係統,連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我們隻能從底下鉆上來了!”

走出浴室就是主臥,偌大的床,上麵鋪著蠶床被,地上鋪著手工地毯,別說人想往上爬了,就是他這個男人,也好想在上麵躺一下。

蘇晉衡將孩扔到床上,一本正經地說:

“小殿下,不是我不養你,是我養不起你!你以前生的金貴,養的驕奢,放眼當下,隻有這裡能夠給你尊貴的生活!”

孩似懂非懂地點了點,璀璨的眼眸裡麵,像是住著一個彩斑斕的世界,每眨一下都讓人炫目:

“可是本殿很好養啊,隻要一隻就可以了!”

“你是狐仙,怎麼就隻有這麼一點追求?一隻怎麼夠?你能把吃到瀕臨滅絕!記住了,一會隻要把進來的男人睡到手,就能飛黃騰達,走上人生的巔峰,頓頓有吃!”

一路上,蘇晉衡重復了好幾遍,孩現在都能夠背下來了。

噘了噘,在大床上翻了一個,雙手撐在下上,雙腳在後麵勾起,還隨意的搖晃著,小,纖足玉潤。

“可是覆國的時候,我還沒有幻化人形,也沒有過男人,我什麼都不會!”

“沒事!上天眷顧你們狐仙,本事都是天生的,完全不用後天補綴!”

蘇晉衡撇開頭,不去看孩璀璨的眼睛和還有那張的很強勢的臉,不忘叮囑一句:

“我教你的東西都記得了吧?見機行事!你是孩子,有的孩子,一定能夠功的!萬一失手了也不要暴份,我會來救你的!”

“嗯!嗯!”

孩點了點頭,笑的眼睛彎彎,看著蘇晉衡像被火燒了尾一樣,哧溜一下奔向浴室,然後化一縷青煙,鉆進馬桶裡麵去了……生的金貴,養的驕奢,放眼當下,隻有這裡能夠給你尊貴的生活!”孩似懂非懂地點了點,璀璨的眼眸裡麵,像是住著一個彩斑斕的世界,每眨一下都讓人炫目:“可是本殿很好養啊,隻要一隻就可以了!”“你是狐仙,怎麼就隻有這麼一點追求?一隻怎麼夠?你能把吃到瀕臨滅絕!記住了,一會隻要把進來的男人睡到手,就能飛黃騰達,走上人生的巔峰,頓頓有吃!”一路上,蘇晉衡重復了好幾遍,孩現在都能夠背下來了。噘了噘,在大床上翻了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