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重歸舊好?

抹餘暉消失在天際。而她們也走出了蔚府,站在蔚府大門前,二人不約而同地回頭,神色蒼茫。辛酸苦辣,隻有她們心裏清楚。轉過身,她們毫不猶豫地邁下台階,準備徹底遠離這裏,哪知身後響起了一道溫潤的呼喚聲。蔚青瑤回頭,卻見沈玥興衝衝地跑了出來,站在她麵前,氣喘籲籲,卻壓抑不住內心的欣喜,“青瑤妹妹,哦不,我應該叫你青瑤姑娘纔是。”“沈兄有事?”她笑問。沈玥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繼而又搖了搖頭。看著他像著魔了一...在二人離開蔚家族以後,皇宮中的龍靖,很快就收到了一份書信,書信是從盛國的太子府來的,信上內容寥寥數語,大體意思隻有一個,那就是東樓池月也將作為使臣來到狄國了。

東樓池月和軒轅夜事敗以後,東樓池月被提前送回了盛國。

如軒轅暝預料的那般,盛國皇帝不但沒有為難東樓池月,還親自割讓了邊境的一座城池給頤國,算是賠罪。

東樓池月太子地位不減,那就是未來的盛國天子,此次突然來狄國,目的怕不是攪亂狄國朝局,而是為了蔚青瑤。

蔚青瑤是君無歡的身份一曝光,雪路的身份自然就藏不住,東樓池月既然知道她是雪路,自然不會再放任她嫁給軒轅暝。

而還在帶著自己下堂妻遊山玩水的軒轅暝,卻不知道自己的強勁情敵已經在來往狄國的路上了。

巨大的瀑佈下,有一座涼亭。

蔚青瑤坐在涼亭中乘涼,而軒轅暝卻坐在瀑布邊垂釣,顯然不願她受一點熱。

司墨給他打著傘,眼睛卻看向蔚青瑤的涼亭,“王爺,既然你們的誤會都解除了,那您是時候也該拿出自己的男人氣魄了。”

“霸王硬上弓?”軒轅暝眉頭一挑,透著微微不屑,“多失體麵。”何況瑤兒不喜強硬的男人,這樣隻怕會適得其反。

司墨撓了撓鼻子,“有時候女人是喜歡稍微強勢一點的男人的。”

“你整日舞刀弄槍的,喜歡的自然就是強勢的男人,可瑤兒是個玲瓏剔透的人,她喜歡的就是更純粹的感情。”他緩緩說道,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慢慢感化她,讓她明白這世間隻有他最好。

司墨看到這二人就著急,按理說已經冰釋前嫌了,那就應該敞開心扉纔是,她這個局外人可看得很清楚,這些日子王爺對青瑤姑孃的好,青瑤姑娘其實是記在心裏的。

“好吧,到時候要是被別人給搶走了,王爺您可別哭。”司墨淡淡道。

軒轅暝自信揚唇,“這世上敢與本王搶人的沒幾個。”

二人談話間,魚兒忽然咬了鉤,軒轅暝立刻收起魚線,滿意地看著手裏的大魚,“事在人為,你看,隻要耐心等待,這魚兒不就咬魚餌了?”

說完,他熟練地將魚剖肚洗淨,“司墨,去準備些幹柴和火來。”

“好嘞。”司墨收起傘,迅速下去找來柴火。

靠著柱子看話本的蔚青瑤,見二人已經準備好,這才放下書,起身將調料拿出來準備烤魚。

“這水可真涼快,”司墨笑著將柴火放好,湊到蔚青瑤身邊,“青瑤姑娘,一會兒一起遊遊怎麽樣?”

“好啊。”蔚青瑤柔而一笑。

軒轅暝頓了頓,“那我呢?”

“等哪日你們成了夫妻,再一起洗個鴛鴦浴吧。”司墨揶揄道,然後湊過去忙著蔚青瑤打下手。

吃過烤魚,軒轅暝就到上遊繼續垂釣,蔚青瑤就和司墨脫了衣衫,遊到瀑佈下,一起靠在石頭上,舒舒服服地洗澡。

“青瑤姑娘,你接下來準備怎麽辦啊?”司墨裝作漫不經心地問道。

蔚青瑤伸手玩著水,“先在蔚家族住一陣子再說。”

“蔚家族再好,梅妃玩夠了,也會回頤國,這兒始終不是您的家,當然,你肯定有能力出去住,但是米粒兒若缺了父愛,對他也是遺憾,您說是吧?”司墨笑道。

蔚青瑤微微歎息了一聲,“你說的這些,我也是有考慮過的,隻是米粒兒在一個虛情假愛的家裏長大,對他又何曾不是殘忍的?”

“王爺對您可是真情真愛,我們整個王府裏的人都是看在眼裏的。”司墨強調,見她一笑付之,明顯不信,她又解釋道,“王爺嘴上說什麽您是他的真命天女,也許這是他一開始接近您的目的,但後來,他不是也沒控製住自己的感情,對您的寵愛一發不可收?”

司墨見她沉默,又緩緩道:“您是不是他的真命天女,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愛的人是您,不是真命天女。”

清涼的河水環繞著她,她放眼看向瀑布的上遊,雖然看不見他的身影,卻彷彿依然能感受到他一樣。

如果非要說出她對他是否有過愛,那隻能說在她恢複記憶以前,與他成婚那一夜以後,確實是有的。倘若回想起了,那感覺到現在還是清晰的。

隻可惜現在物是人非,愛不愛的,已經沒那麽重要了,她也沒有去體會過。

為了米粒兒,與他重歸舊好嗎?

有些難。

她緩緩閉上眼,一臉疲倦。恍惚,一直沉浸在蔚青瑤為什麽幫自己的迷霧中,直至軒轅夜同自己說話,他也沒有聽到。“你怎麽了?”軒轅夜關心道。東樓池月回神,搖了搖頭,“沒事。”在蔚青瑤開始忙著搭支架和烤肉的時候,軒轅暝和龍孤歡站在樹林的不遠處。“我查過那箭筒,確實是王府裏的人,稍後回了春梧園,我會找王府裏的管家來核實,我猜的話,也許是東樓懿用羚羊將這名侍衛引了過來,並射出箭矢。王爺打算怎麽辦?”龍孤歡說道。軒轅暝靠在樹幹上,鳳眸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