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眼盲戰神VS替嫁庶女53

每一個新人進宮,元寶都特別重視,萬一人家是個有福的,日後懷了龍嗣,以後可就母憑子貴了,如今結個善緣總是好的。可沒想到,元寶聖旨都還沒掏出來,就看到有官差正要將一身紅衣的蘇漫押走,他想都沒想,立刻翹著蘭花指喝止!“住手!給雜家住手!”那兩個領頭的一看是宮裏來的,連忙點頭哈腰湊上來:“哎呦,不知這位公公大駕光臨,屬下辦差汙了您的眼,還請恕罪!”元寶微微仰頭,斜眼睨了他一眼:“雜家問你,你還記得你今日的...兩人趕到鳳儀宮的時候,沈南辰已經黑著張臉等在那裏。

皇後娘娘惴惴不安站在一旁,孫瑤低著頭躲在她身後。

皇上看到來人,立刻起身迎了上來:“戰王妃,老夫人。”

蘇漫垂眸朝他行了個禮,就徑直朝沈南辰走過去。

“怎麽樣?醒了嗎?”

“還沒有。”

沈南辰微微搖頭:“太醫說,留疤是都小事,傷口撞得太深,就怕傷到腦子。”

“什麽叫留疤都是小事!她一個女孩子家,讓她在額頭的位置留個疤,以後怎麽活?”

沈夫人撲通跪在皇後娘娘麵前:“我孫女,活蹦亂跳進宮,現在躺在床上不省人事,求皇後娘娘,給我嬌嬌一個交代!”

皇後娘娘被沈夫人嚇了一跳,趕忙避開她的跪拜,著急解釋道:“老夫人快起來,您這樣可真是折煞我了!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給嬌嬌一個交代?”

皇後娘娘一著急,都忘了要以本宮自稱。

孫瑤聽皇後娘娘這樣說,嚇得小臉慘白,猶豫一番後,轉身就想往外跑。

“給朕攔住她!”

武帝眉頭緊緊擰在一起,帝王殺伐之氣隱隱散出,對著門外吩咐道:“去將孫尚書叫來,朕倒要問問他是怎麽教養女兒的!”

孫瑤被宮女攔住去路,隻能悻悻地躲在角落,可憐巴巴看著皇後。

皇後娘娘被自家侄女氣的麵色鐵青,並不理會孫瑤,親自將沈夫人扶起:“沈老夫人,您快起來吧!皇上和本宮定會為你們做主。”

沈夫人隻能先站起身,看著床上的沈嬌嬌默默流淚。

蘇漫除了剛進門的時候問了一句,再沒有說半個字,坐在床邊緊緊握著沈嬌嬌的手。

往日嬌豔的像花一樣的人,如今臉色蒼白,躺在床上,領口的地方,還沾著些血漬,她心裏說不出的憋悶,腦海中突然生出一個想法……

又過了一會兒,太子和二公主趕來,手中還捧著一個精緻的盒子。

他進了殿門,徑直走到蘇漫麵前,將手中盒子遞給她:“師母,??抱歉,是我沒有照顧好嬌嬌,這是今年從西域進貢的玉顏膏,用了這個就不會留疤了。”

難怪方纔沒有看到他,原來是去找這個了。

“不必了,多謝太子殿下,這麽金貴的東西,太子殿下還是留著吧!”

不就是個去疤膏,係統商城裏多的是,又不是沒積分,何必要平白欠他一個人情。

太子看她如此堅持,隻能暫且放棄,木著臉站在不遠處,眼神時不時就落在沈嬌嬌臉上。

他的動作看在沈南辰眼中,就變成了**裸的挑釁,於是這位王爺不動聲色挪了過去,將太子的視線堵得嚴嚴實實。

孫尚書接到聖旨,心中覺得不對,想了想,將老母親一起帶上。

孫老夫人倒是樂意的很,當初她還看不上梁王,一心想著將女兒送進宮,隻是實在沒拗過女兒的心意,這才退而求其次,允了這門婚事。

誰曾想風水輪流轉,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如今,她可是皇後的親娘!

這宮中又沒有太後,孫老夫人便自覺的將自己當成天下第二尊貴的女人,平日裏見了其他官眷,正眼都不瞧。

兩人到皇後的鳳儀宮後,孫老夫人不自覺的挺直了腰背,朗聲朝皇後行禮:“給皇後娘娘請安!”

說著就緩緩彎腰,一邊作勢下跪,一邊等著皇後來扶她。

可她今日一條腿都跪在了地下,卻還不見動靜,正要抬頭看,就聽到頭頂響起一道聲音:“孫老夫人請起。”

皇後聲音冷冷清清,也絲毫沒有上前扶她起來的意思,孫老夫人隻能自己爬起來,同時在心中暗罵了一句。

“果然是賠錢貨!真是不孝!”

孫瑤看到孫家來人,立刻有了底氣,撲進孫老夫人懷中大哭,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在皇宮中受了多大的委屈。

“怎麽了這是?誰敢欺負我們家瑤瑤?你告訴祖母,祖母為你出氣!”

“祖母,我不小心撞到了沈雲舒,磕破了點皮,皇後姑母和皇上姑父,要為她出氣……”

孫老夫人一聽,立刻炸了,拉著臉質問皇後:“皇後娘娘,不過是小孩子間的打打鬧鬧,蹭破點皮而已,您就這樣大張旗鼓,為了一個外人,懲治嬌嬌嗎?”

“蹭破點皮?”

皇後被孫老夫人氣笑:“孫老夫人不妨去問問太醫到底有多嚴重!沈家小姐到現在都還沒醒呢!”

“誰知道她是不是裝的呢!”

孫老夫人有點心虛地別過臉,自家孫女的習性,她自然是知道的,今日沈家那個小妮子怕是撞的不輕。

不過她更生氣的是皇後!

一個是親侄女,一個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人,遠近親疏都分不清,真不知道怎麽當上這個皇後的!

“孫老夫人慎言!”

沈夫人忍不下去,正要開口,就被一個人搶了先,她朝著聲音望過去,就看到了太子那張森寒的臉。

他目光冷然看著孫老夫人:“莫要拿你臆想出的惡意,去揣測一個小姑娘!”

太子一出聲,孫瑤立刻委屈的不能自已,哭的聲音更大:“祖母,那些宮女都是皇後姑母不喜歡我,要讓沈雲舒做太子妃,明明,明明我纔是她親侄女!”

“放肆!”

皇後娘娘拍案而起,溫婉了多年的目光驟然變得鋒利:“是誰教你說這些話的?孫尚書就是如此教導女兒的嗎?”

孫尚書原本也不甚在意,一直未曾插話,見皇後娘娘真的動了怒,這才跪在地上喊冤:“微臣我冤枉!瑤兒心思單純,定是聽信了他人讒言,會說了不當的話,求皇後娘娘明察!”

“你是說本宮禦下不嚴,帶壞了貴府千金嗎?”

“微臣不敢!”

孫尚書被扣了這麽大一頂帽子,跪在地上,再不敢多言。

“既然皇上和皇後娘娘還有家事要處理,微臣就先告退了。”

沈南辰耐心終於被耗盡,他上前輕輕抱起沈嬌嬌,細心地為她蓋上大氅,就冷著臉往外走。

蘇漫和沈夫人則一左一右跟在他身後,太子想了想,還是抬腳追了出去。

眼看就要走到沈家的馬車跟前,太子終於鼓起勇氣,攔住沈南辰:“師父!抱歉,是我沒有護好嬌嬌,就算,就算她留了疤,我也會娶她的!””說完蘇漫手中就憑空出現了一個小藥丸。“這是催成丹,服下可快速催熟腹中胎兒,以保成活率,還能隨意挑選出生時辰。”“你服下它,若真的有什麽變故,便可保他們一命。”蘇漫看著手中黑黢黢的藥丸,一臉抗拒:“這東西,不會對孩子有什麽影響吧!!”“你就放心吧!對崽崽百利無一害!我們做任務對生娃質量也是有要求的好不好!這還是我培訓考試的獎勵呢!不要還我!”蘇漫將信將疑,倒了杯水將藥丸服下,然後仔細感受了一番,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