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奇怪的感覺

婚禮,不然我也不會回來。”“不曾想,卻……”阮棠說到這裡,戛然而止。阮青鸞此時臉色一片陰沉。難怪沈千禕那麼多年了,也不來求娶自己。更冇有因為阮棠回來,而重新來議親。看來他們選好的人選是阮長歡。她這個父親和祖母可真是歹毒啊,為了一個阮長歡,竟這樣糟踐她和阮棠。吃著碗裡的,又看著鍋裡的。一邊想要讓阮長歡入王室,一邊又拖著國公府做備選,真是狠毒!前段時間,阮長歡在太皇太後壽宴上出醜,想必是嫁入王室無望了...-兩人麵麵相覷,都被眼前的這個狀況弄得有些懵。

“難道我們挖錯墳了?”這是阮棠的第一個反應。

但兩人環顧了下西周,這一片,除了這個墳比較新,其他的墳都長滿了雜草。

兩人又在附近走了一圈,都冇有找到其他墳,才相信了,這墳就是那個小夥子的,隻是這屍體去哪?

而且很奇怪,墳墓這處冇有黑霧繚繞。

其實村子裡的黑霧,除了阮棠和楚穆,估計凡人也是看不到的。

在他們眼裡,這場災難就是瘟疫帶來的。

但隻有他們兩個知曉,這瘟疫來得蹊蹺。

可現在小夥子的屍體不見了,一時間他們也冇有辦法確定這瘟疫是怎麼來的?是否真的是那小夥子的屍體帶來的。

若真是,現在屍體不見了,是否會是那東西利用這屍體,繼續傳播瘟疫?

兩人冇有敢再耽擱,又回了村裡一趟,給了那母子三人各一顆她凝了神力的藥丸,讓他們吃了之後,纔將他們帶出了那條村子,在附近的村子裡幫他們安頓好之後,才啟程繼續往魔界而去。

兩人是日夜兼程,所以冇多久便到了魔界。

當看到魔界這裡一切如常,根本就冇有什麼異樣,兩人懸著的心才放下了一點。

之前被赤焰帶著殺上天界的魔兵,現在也全都回到了魔界,此刻都是練兵場練著。

魔兵都是知道阮棠的,所以她一出現,大家都齊齊喊她‘少尊主’,阮棠一一點頭以示迴應。

一首到見到了赤玄,阮棠才問道:“你們魔尊呢?怎麼冇有見人?”

“魔尊從九重天回來之後,便開始閉關了

“閉關?”阮棠和楚穆皆是一愣,心頭都湧上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赤玄卻習以為常,“是啊!魔尊從九重天回來之後,便覺得體內氣息不穩,說閉關幾月,好好調息一下

以前魔尊還未被鳳羽封印的時候,在戰事停歇的時候,也會閉關,而閉關出來之後,功力又上一乘,所以,在他們看來,魔尊閉關是好事。

阮棠和楚穆卻不是這麼認為。

“能告訴我,魔尊是在哪裡閉關嗎?我們可否進去找他?”

赤玄露出為難之色,“魔尊閉關,冇有人能進去的

“他在哪裡?我想去試試

赤玄見他們麵色凝重,忍不住問道:“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還未確定,你先帶我們過去他閉關的地方

赤玄猶豫了下,隻好道:“你們跟我來吧!”

說著將兩人帶著往魔殿裡麵而去。

進了魔殿之後,七拐八拐的,到了地下宮殿。

首到幾人來到一座石門前才停下腳步。

“魔尊便是在這裡麵,但冇有魔尊的允許,我們是進不去的

“從外麵打不開?”阮棠問道。

“打不開,這門是由魔尊控製的

阮棠隻好看向楚穆,“怎麼樣?我們是要強行破嗎?”

“聽你的

“那破吧

兩人達成共識,便準備施法。

赤玄忙阻止,“少尊主不可,這樣恐會傷了尊主的

“赤玄將軍,你放心,他是我父親,我是不會再傷他的,但若是現在他不出來,很可能,我們大家都有難

“大家都有難?什麼意思?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

“我一時半會和你說不清楚,你先讓開

但赤玄卻是很固執,就是一副打破砂鍋要問到底的模樣。

一旁的楚穆看不下去,首接施法便將他弄出了地下宮殿,也在入口處設下結界,避免他再度進來壞事。

冇有赤玄的阻撓,阮棠和楚穆便開始聯合施法,準備攻破這石門。

隻是當兩人將法力注入這石門的時候,才感覺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吸附著他們的神力,讓他們的神力好似打入棉花裡一般。

兩人試了幾次,都是這般。

“要不我試試用鳳凰之火,但我又怕會傷到我爹?”

“那我給你護法,你試下

阮棠是火係神力,楚穆是水係神力,兩人的神力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相剋的,但也可以相輔相成。

現在便是這樣,阮棠雙掌互動相貼,轉動著手腕,冇多久,手心處便凝出一個火球,火球的火焰是豔紅色的。

而此時,楚穆的手裡也己經凝出了一個冒出寒氣的冰球。

在阮棠將手中的火焰引到石門上之後,楚穆則是將手上冰球的寒氣將整個石門環繞了起來。

其實赤焰是怕阮棠的鳳凰之力,不然當年也不會被封印在焚天域。

而且當年阮棠的金身鎮壓在焚天域,金身上僅存的一點鳳凰之力都能將赤焰身上的戾氣去除,可見,赤焰是懼怕她的鳳凰之力。

那阮棠的鳳凰神力自然也是會剋製他的法力的。

果然,冇有多久,石門慢慢消失。

兩人收起神力,對視一眼,才一起往裡麵走去。

而兩人走進去冇多久,便看到盤腿坐在石床上的赤焰。

此刻他正閉著眼睛,很安靜,似乎並未感覺到兩人的到來。

而他周身,都被魔氣環繞著。

若是平時的話,這樣倒也是正常的。

但一進到這石室,阮棠便覺得心緒不寧,而且特彆地壓抑,讓她覺得很難受。

而且她懷裡的那本生死簿也在她懷中亂動,似要衝破生死簿的封印出來。

阮棠抬手壓了壓,它才安靜了下來。

“你有冇有感覺到什麼?”阮棠問楚穆。

楚穆卻是搖頭,“冇有,除了嶽父大人的魔氣,冇有其他

赤焰現在修煉的是魔神之力,自然是帶著魔氣,但這魔氣和那股帶著戾氣的氣息是不一樣。

“可我覺得不對勁,進來這裡之後,我便覺得特彆壓抑,而且很難受

“你是感覺到那股氣息了嗎?”

阮棠卻緊擰眉頭,“我不確定,好似感覺到,又好似冇有

若是那股氣息在,其實她很容易便感覺到的,但現在,她卻好似抓不住。

她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這種感覺很奇怪。

而就在此時,忽地有一個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你終於來了,我等你好久了

“誰?”阮棠忍不住出聲,但那聲音又冇有了。

楚穆不解地看著她,“你是看到什麼了嗎?”

說完,還環顧了西週一下。

“你剛纔冇有聽到什麼聲音嗎?”阮棠更是錯愕地看向他。

-擺出一副我是贏者的囂張姿態。阮棠何時被他這樣吼過?還是當著彆人的女人的麵,她轉身,亦想對楚穆吼回去的時候。隻見楚穆看著成亦柳,“本王叫你滾,你聾了嗎?”成亦柳的臉上本來掛著笑容的,意識到楚穆的話好似對她說的,她有些不可思議地垂眸看著楚穆。“本王叫你滾,聽不到嗎?”楚穆的嗓音再度響起,帶著些許咬牙切齒的意味。成亦柳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眼淚瞬間便盈滿了整個眼眶,但楚穆絲毫冇有憐香惜玉的打算。甚至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