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他行醫多年,那些病人的家屬,哪個不是對他畢恭畢敬,客客氣氣的?像王欣雅這種,蠻不講理,刁蠻任性的,她也是頭一回碰到呢!明明自己是好心,她卻當成了驢肝肺!難怪會跟梁神醫有過節呢!現在,活命的機會擺在眼前,王欣雅卻不要!王振業啊王振業啊!就算你死了,到了九泉之下,也怪不得彆人,隻能怪你自己生出來的女兒太愚蠢了!梁易笑了笑,也跟在薛仁義的身後,打算離開。看著二人離開的背影,王欣雅急得大罵,把兩個人的祖...沈清涵滿心歡喜,挨著梁易坐下,把頭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神色間是一片依依不捨。

她和梁易現在應該是屬於熱戀期,正是你儂我儂的時候。

如果不是真的有要緊的事,她一天也不想離開梁易。

“你們倆!一天不消停是吧!”

正在練功的蕭冰兒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把我當成電燈泡了?”

“你知道就好,算你有自知之明。”梁易瞥了一眼蕭冰兒,“去遠點練功去,彆在這打擾我的興致!”

“你......”

蕭冰兒憤憤的捏緊了拳頭,瞪了一眼梁易。

她是越想越氣,大步來到二人跟前,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倆。

似乎再說,老孃就在這,看你倆知不知道害臊。

沈清涵畢竟是臉皮薄,有些害羞了,本想要掙脫梁易,可是卻被梁易死死地攬在懷裡。

“你是不是不想回家過年了?”

梁易一邊抱著沈清涵,一邊挑釁的看著蕭冰兒,“我可警告你啊,他們明天就要去京城過年了,我過段時間也要去呢,正愁冇有人替我看大門!”

一聽這話,蕭冰兒就慫了,瞪了一眼梁易,“就知道欺負我!”

說著,蕭冰兒就離開了院子。

很快,外麵就傳來了一陣陣“躁動”。

沈清涵好奇來到門口,纔看到是蕭冰兒練功練瘋了,對著漫天的風雪一頓捶!

不過以蕭冰兒如今的修為,倒也頗具氣勢了。

當天晚上,沈清涵是跟梁易一起睡的。

可能是因為明天就要離開了。

今晚的沈清涵堪稱瘋狂。

也就是梁易了,擁有宗師三重得修為,要是換成一般人的話,肯定頂不住。

第二天一早,梁易都在睡懶覺,怎麼也起不來。

直到耳畔傳來一陣激烈的打鬥聲,梁易才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但是沈清涵依舊是呼呼大睡。

梁易怕吵到沈清涵,也冇把她叫醒,一個人就離開開了房間。

“姐夫!”

“你可算是醒了!”

“有人殺上門來了!跟蕭冰兒打了起來!”

剛一出門,就遇到了沈傲,激動的不行。

這一下,就連沈清涵也被吵醒了。

沈清涵驚坐起來,急忙道:“是什麼人?”

“不知道......”

梁易披上了一件外套,“我去看看吧,你先彆出來。”

“對了姐夫,我老姐在你在你得房間裡啊?”

下樓的時候,沈傲又好奇的問道。

梁易一臉無語,道:“敵人都上門了,你還有心情問這個?”

“這有什麼的?反正姐夫你那麼厲害,有你出馬,那還不是輕輕鬆鬆?”沈傲漫不經心的一笑。

“拍馬屁的功夫見長啊,以後不要拍了!”

梁易伸手拍了一下沈傲的腦門,隨後也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他也很好奇,到底是什麼人啊,敢來自己這裡鬨事?

難道是沐晴?

可是剛來門口,梁易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卻不是沐晴,而是劉惡!

此刻,劉惡正在跟蕭冰兒陷入了激烈的大戰!

看著一邊戰鬥,還在一邊放水的劉惡,梁易忍俊不禁。

這尼瑪的......

還以為是誰呢!

早知道是他,自己還不如回去睡覺呢。

“哥們,你挺厲害啊!”

看到梁易之後,劉惡也開了一句玩笑。海閣彆墅。隨後,梁易就撥通了老白的電話,問他這幾天調查的情況怎麼樣。老白這幾天一直都在調查巴克的事情,所以關於當年追殺自己父親凶手的事情,他們調查的進展也比較緩慢。不過,僅從目前掌握的資料來分析,魯左方三家之中,魯家的嫌疑最大!“好,這明白了。”梁易掛了電話之後,雙眸之中迸射出滔天的殺意!是魯家的魯公堂嗎?看來,是要走一趟魯家了!思索了片刻之後,梁易便對沐晴說道:“我打算去......”“我也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