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皺了皺眉頭,拿起包包起身就走!“公司出了點事,我要回去開個緊急會議。”嚴憶雪離開之後,王欣雅變得更加肆無忌憚了。“你這廢物,就知道吹牛是吧?就算憶雪每個月給你零花錢,估計也就十萬塊錢,也不是你自己的錢!你怎麼可能有兩千萬?”梁易笑吟吟的看著王欣雅,“你剛剛說的話算不算數?當著大家的麵,我如果真能證明自己有兩千萬,你可彆耍賴啊!”梁易饒有興致,現在餐廳內的圍觀群眾很多,都是一些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吃瓜群...“這家裡,都藏著這麼多的大美妞呢?”

劉惡一邊開玩笑還不忘一邊跟蕭冰兒打架。

不過,即使是他使出一半的實力,用來對付蕭冰兒也是綽綽有餘的了。

聞言,蕭冰兒也停下了手中的攻勢,一臉好奇的看著梁易,問道道:“這......是你朋友?”

“你看不出來嗎?”劉惡聳了聳肩

“你怎麼早不說啊!”

蕭冰兒有些無語了。

“是你上來就跟我打架的啊,我有機會跟你解釋嗎?”劉惡也很無奈。

“你偷偷翻牆進來,還有理了!”蕭冰兒一陣氣惱!

“你們又冇開門,我翻牆習慣了,當然還是翻牆快一點了。”

劉惡理所應當的說道:“我不翻進來,難道一腳把大門踹壞了啊?”

蕭冰兒哼了一聲,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真不愧是梁易的朋友,果然都是一些奇葩!

“今天是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梁易笑著問道。

“先不急著說這個。”

劉惡嘿嘿一笑,一臉玩味的看著梁易,“你挺厲害啊,現在會在家裡藏女人了啊。”

“藏你個老妹啊!”梁易吐槽。

劉惡笑了笑,又瞥了一眼蕭冰兒,“小妹妹,你們發展到哪一步了?要不要我幫你一把啊!”

“幫你妹啊!”

蕭冰兒氣不打一處來,“他馬上都要請我們喝他跟沈清涵的喜酒了,關我什麼事啊?!”

“哦?!”

劉惡愣了一下。

可就在這時,沈清涵和郭馨也從樓上走了下來。

看到二人之後,劉惡直接愣住了!

愣了好半晌,劉惡才一臉激動的感慨道:“我去,你挺牛逼啊!”

“人家金屋藏嬌的,能藏一個已經很厲害呢!你都能藏三個呢!?”

“你妹!!”

梁易強忍著想要把劉惡暴揍一頓的衝動,“那是清涵的母親!是我丈母孃!你會不會開玩笑,不會開就不要開!”

“啥!?”

劉惡這才意識到是自己說錯話了,趕忙尷尬的解釋道:“阿衣,真是抱歉啊!我和梁易經常在一起開玩笑,看您年輕得也不像是我們的長輩啊,就誤會了,我......”

“冇事的。”郭馨很是大度,擺了擺手,“我知道你是在誇我。”

郭馨也是個女人,聽到彆人說自己漂亮又年輕,心裡當然是很開心的。

劉惡趕忙點頭,繼續解釋道:“主要是阿姨您長得太年輕了,沾在沈姑娘身邊,彆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姐妹倆呢!”

一聽這話,郭馨更是喜笑顏開。

“好了!”

梁易冇好氣的打斷了劉惡,“跟我未來丈母孃麵前拍啥馬屁呢?”

吐槽了幾句之後,梁易又開始為大家介紹。

“對了,說正事吧?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

梁易又看了一眼劉惡,問道。

“你不是答應了孔龍,要去他家喝喜酒嗎?”劉惡笑道:“反正我閒著也是閒著,就想著先來你這邊,到時候我們一起去唄!”

“你是被唐婷婷糾纏煩了吧?”

梁易直接拆穿了劉惡,“最近這麼閒?修為又突破了?”

“你覺得呢?”

劉惡嘿嘿一笑。

行吧!

這小子,總算有點長進了!

不枉費自己千辛萬苦得給他準備人肉玩具。

“熊人呢?”

梁易又問了一句。什麼情況啊?褲子都濕了,滴滴答答的流著黃湯。鄭采英剛剛之骨折慶幸,卻冇反應過來,自己的大小便都失......禁了。直到此刻,她纔回過神來。感受著一陣陣的臭味,鄭采英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有一種無地自容的感覺。她很想逃,但是又不敢亂動。因為她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很不好,稍微動一下,就會有東西從自己的下麵流出來。“啊!!”又羞又怒的鄭采英控製不住了,大聲地怒吼,又瞪了一眼金巴,罵道:“你特麼的還傻愣著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