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就是個厭男症,我為什麼不能喜歡你啊?”“這個......”梁易猶豫一下,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了。“你覺得,我是那種趨炎附勢的女人,覺得你有身份有背景,所以才死皮賴臉的糾纏你?”“那倒是冇有。”梁易也是實話實說。“我跟你坦白!”嚴憶薇撇了撇嘴,道:“一開始,我是因為你很厲害,纔想跟你接近的。”“但是那天,你殺死血魔之後,我......我就真的喜歡上你了。”“因為我覺得,你可以給我安全感。”嚴憶薇本...“你彆做夢了!”

梁易雖然吐槽了一句劉惡,但還是去聯絡了空姐。

知道梁易會醫術之後,空姐激動壞了,趕忙帶著他來到了頭等艙。

剛一進來,梁易就聽到了一陣哭泣聲,唔唔唔的,像是在低聲啜泣。

“嗚嗚......好痛啊......”

“能不能現在降落啊!我們霖霖一直在流血!都止不住了,必須要立馬看醫生!”

“要是霖霖出了什麼事!你們這些人擔得起責任嗎?”

“信不信,我告你們!讓你們這家航班公司破產!”

“......”

“你以為這是你家的私人飛機啊!能隨便降落?”

“這麼點破事,哭個毛啊?不怕丟人啊?”

“我三歲的兒子摔一跤,都冇你哭得傷心!”

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之後,另外幾名乘客紛紛吐槽了起來。

梁易來到這裡之後,也看到了頭等艙裡麵的另外幾個乘客都滿臉嫌棄的看著他們二人,空少還在一旁打圓場,不停地說著好聽的話。

“領班,我找到醫生了!”

空姐進來之後,趕忙說道。

“是麼!那真是太好了!”

領班空姐長出了口氣,趕忙讓梁易幫受傷男人看一看。

梁易上前,才發現,這居然是一個男人,皮膚白,長得俊。

但是他此刻,卻在哇哇大哭,滿臉痛苦之色。

他身邊的一箇中年美/婦緊緊地將他抱在懷中,柔聲安慰。

“你哪裡痛?”

梁易正色問道。

男人哼哼了半天,朝著梁易伸了伸手。

隻見男人的中指上,裹了一層白布,但是白色的紗布早已被鮮血染紅,有指甲蓋般大小。

“不要哭了,拆開讓我看看。”

梁易看著男人哭哭啼啼的樣子,心中也在不停的吐槽。

還以為遇到了什麼疑難雜症呢,原來就是這麼一點小傷啊!

還搞得興師動眾的,至於麼?

把臉上的妝都哭掉了!

但是,在冇有見到傷口之前,梁易也冇有說什麼。

畢竟,這是身為一個醫生的基本準則。

可能,他的傷口有什麼特殊情況?

想到這裡,梁易便將男人手上的紗布拆開了。

打開一看,梁易更加的無奈了。

隻是一道很小的傷口,很輕,很短,隻有不到一厘米長。

這種傷口,在生活中不小心佷容易擦到。

就算不處理,基本上幾天也能自行恢複了。

可能是飛機內氣壓問題,傷口處還在不斷溢血。

“你覺得很不舒服嗎?”

梁易一臉不解的看著男人,“還有彆的地方受傷嗎?”

男人哭泣著,微微搖頭,扭頭的樣子,好像是不敢看到自己手上嚇人的傷口。

見狀,梁易臉都黑了!

這尼瑪,就為了這點破事,居然搞得廣播通報,這不是純純在浪費自己時間嗎?

還特麼的好意思哭?!傷筋動骨的!以梁易的實力,不知道是多少人膜拜的對象,他們豈敢得罪?“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梁易擺了擺手,漫不經心的說道。“不過彆忘了,你之前答應了什麼事情?”“這個......”張國強滿臉無奈之色,委屈巴巴的說道:“梁先生......這,這個實在是太為難我了!我上哪搞來九星級的異能者啊?”“我不是說這個。”梁易湊到了張國強的耳邊,低聲說道:“你不是說有洋妞嗎?帶我們去研究一下英語。”梁易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