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擁抱你的內在小孩 》連載文章

兩岸時報總社 編輯/轉刊

住在叢林或花園的選擇

       本書作者由自己的經驗出發,講述自我療癒贖及臨床經驗的體會 ──「我們可以自己決定生活在叢林裡或花園中。」叢林生活充斥著競爭與表現,恐懼與害怕的感受無所不在;而花園生活則是充滿信任與接納的,人與人間彼此支持,學習去愛自己、發現自己的價值、發展自己的天賦;別人是資源而非威脅,愛與關懷取代恐懼與害怕。

       這本書就是要幫助辛苦生活在叢林中的人們,有機會一睹花園的美麗。

       作者剖析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如何與生命的本質脫離,任由生存需求與認同需求不得滿足的恐懼主宰了每日的生活;為了避免感受更多的痛苦和害怕,不得不生活在與自我疏離的「防護層」裡。然而防護招來更多防護,我們終究與最真實及充滿愛、信任及能量的生命核心愈離愈遠。舉例來說,當我們受傷害時,為了逃避因為受傷而引發的情緒,我們可能會有直覺反擊、自責羞愧、或退縮妥協的反應,卻不能以勇氣與創造來更正面的面對這個傷害。這本書就在幫助讀者勇敢的接觸自己內心的恐懼,以每個當下去檢視與感受,學習拉開一點距離去觀照,「允許自己全然去面對與連結」,這也是所謂療癒的開始。

       閱讀這本書的過程像是進行一場溫柔的修行。不同於世俗對修行刻苦嚴苛的要求,作者主張心靈的開展在愛與同情中孕育,並且需要冒險與勇氣的加持。  作者以「受傷的內在小孩」或情緒化小孩來隱喻每個人心中由於成長傷害而累積著恐懼、羞辱、不信任,行成機械式的反彈行為或上癮症。

       寫到這裡,想起幾年前帶著女兒小瑨過馬路的一個情景:由於當時不知為了什麼事情心情煩躁,在急著過紅燈的壓力下,我重重的拉著她的手過馬路;小瑨被我煩燥的心情及粗魯的動作弄痛也弄哭了。震撼我的是,才四歲的她含淚接下來說的一句簡單的話:「媽媽,妳剛剛把我的手拉得好痛,請你以後不要這樣做好不好?」直接而全然信任的原諒與請求。不是一般成人的反擊或退縮模式。

                            也許「面對恐懼」的意義,就是要「覺知」地重拾那份對人的信任與愛。

                                        推薦者 鄭夙珍

                                                      銘傳大學諮商與工商心理學系所副教授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教育心理學博士

誠徵 台灣及大陸各省市出版業者合作伙伴, 請洽 李權祐 總社長:0985047899  ,181382468@qq.com

 

第一章 一種療愈模式的新視野

     想像你正站在一個劃分成三個同心圓的圓心中,有外圈、中圈,和內圈。這三圈以你為圓心成放射狀。最外圈,我們稱為保護層。第二圈是我們受傷的脆弱情感層,是我們經驗恐懼和羞愧的一層。最後,中心的內圈是存在的核心,是我們本質的空間中。在這個中心,生命是深深放鬆的狀態,能欣賞自己的獨特天賦,我們的內在旅程是去重新發現自己的本質天性,同時也需要針對我們的受傷脆弱層和保護層,發展出深刻的慈悲心和同理心。

核心層──生命的本質和核心  

   當我們回歸中心時,會覺得和自己、生命、以及存在是合一的。會感受到愛、信任、生氣蓬勃、純真無邪、趣味盎然、沈靜穩定和深深地放鬆。它是一個接納生命、悲憫、放下、信任、和不需多做努力的空間。當我們來到這個中心,我們的生命能量和活力,從這個內在空間自然舒暢地流泄出來,它可能是創造力、性能量、深層情緒、判斷主張、舞蹈、玩樂、運動,或任何能量可以流動的方式。   

中間層──易受傷的脆弱情感

   人性中脆弱的自然狀態是:柔軟、接納、開放,和幸福感。然而,在受傷之後,失去了信任,脆弱感也就混雜了害怕、孤寂和羞愧。中間這一層變成了一個令人害怕、孤立、羞愧的空間。小孩如不服從,可能會被處罰、虐待、孤立、拒絕、甚至有會被毀滅的感受。照顧我們的人、老師們,都相信他們是為我們好才這麼做,才非要將社會文化這種壓抑的價值觀,強加在我們身上。所以,我們在還是小孩保有純真和接納的狀態時,屈服讓步,放棄自己混然天成的活力生氣和狂野氣質,好去交換大人的愛與贊同。

    我們的脆弱情感現在包裹了一層層的羞愧和驚嚇。伴隨著羞愧和驚嚇而來的,還有深沈的被背叛、受傷、憤怒、無助、絕望之感。我們的受傷和憤怒來自:受虐、被忽視、不被接受、不被看見、不被聽見、不被欣賞、不被瞭解;還有被迫要表現和順從,要壓

抑自己的性意識和蓬勃生氣。而這些憤怒和受傷的感覺,被緊抓在第二圈中間層。  

第三層──保護層的防衛機制

    這個第三層是我們用來將苦痛的能量阻隔在外,以免受傷的屏障,它也是我們用來掌控混亂生活的方法。保護層設法讓自己不要感受到更多的痛苦和害怕。我們會用盡各種方法來保護自己,例如用上癮的藥物或行為,讓自己分心;在生活中努力奮鬥、取悅別人、退縮不前、理智化、誘惑別人、保持忙碌……等

    保護層並不是一個負面的空間,是我們對它的無意識造成了它的負面性。當我們還是小孩時,必須找一個保護自己的方式,因此大部分的人都建造了自己獨特的防衛風格,如果沒有這層保護,我們無法安然無恙。不幸的是,我們變得太認同且依附於自己的保護層,而無意識地活在防衛行為中。保護層將生命能量深鎖於內,切斷感受,也切斷了自由流動、生機盎然的創造能量。

 

第二章 與恐慌的內在小孩為友

恐懼是官能失調、偏見、防衛、暴力以及讓人崩潰的根源。它藏身於我們相互依存、人際衝突、逃避親密、自我糟蹋、謀略掌控、剛辟自用,以及要求盡善盡美的背後。它有時也隱身在我們逃避新的人、事、物以及不同的思維和生活方式的背後。恐懼也是許多身體疾病的根本原因,像是:氣喘、恐慌症、皮膚過敏、消化問題、慢性病,還有慢性疲勞等症狀,以上僅列舉幾項。恐懼阻礙我們活在當下,因而削弱了我們蓬勃旺盛的生命活力。當恐懼支配我們的心智時,我們便無法真實去經驗和享受人生。然而,恐懼本身並不是問題,是那些沒被認出來、沒被感覺到、沒被接受的恐懼,製造了我們生命的問題。

受驚嚇小孩的四大恐懼: 壓力與期待的恐懼。被拒絕與被遺棄的恐懼。沒有空間、被誤解或被忽略的恐懼。在身體或精神上受虐待或受侵犯的恐懼。

   一般來說,我們並沒有以愛和悲憫之心去對待自身的恐懼。相反地,我們對待自身恐懼的方式有:‧假裝它並不存在。‧用補償方式將它阻擋在外。‧變成一個受害者,遇到恐懼就去責怪別人、怨天尤人。‧一感到恐懼就抽身。‧批判恐懼的出現,視之為脆弱、愚蠢,或不恰當的表現。‧無意識地退縮,並試圖找人來照顧我們恐慌的內在小孩。

‧每當恐懼出現時,就把它推開。   

感受恐懼

       與我們內在恐懼(恐慌的內在小孩)連結最容易的方式,就是當恐懼在身體顯現時,開始去感受它。這不過是學著去感受伴隨恐懼而來的身體感覺。以下是隨著恐懼而常見的身體感覺︰‧胸口、背脊、頸部、太陽神經叢、喉嚨、腹部,或身體的其他部位感到緊繃壓迫。‧掌心冒汗或是身體其他部位發熱,手腳冰冷或是總覺得冷。‧不自覺地搖晃和發抖。‧心跳快速。‧慢性或突發性的疼痛,例如:頭痛、胃痛、背痛,或是肌肉酸痛。  

      ‧坐立難安或是搖晃不定,就像喝了太多咖啡因,讓神經系統運作加速。‧呼吸急促或呼吸困難。‧有消化、便秘、腹瀉或脹氣的問題。‧食慾不振或有 噁心的感覺。‧感覺沒有支持的力量,或是一種下墜的感覺。或是病奄奄的。

     深層的生存需求和認同需求沒有滿足時,會造成信任感的喪失。當我們對愛、保護、接納、肯定和贊同、鼓舞和方向指導等的需求,或對溫柔和無條件的愛等的需求,沒有獲得滿足時,身為一個成年人,仍會帶著基本需求沒被滿足的原始恐懼。

第三章 羞愧 ── 自我的虛假經驗

       羞愧基本上是一種無力感,會深深覺得自己是錯的、不夠好的、或是無能的。在羞愧中,我們喪失了以放鬆和準確的方式來感受自己,以致于回歸於中心的內在感受被空虛感所取代。我們與生命的活生生能量失去了接觸,無法再相信自己。

        當內心有羞愧時,我們會擺蕩在自己很棒和很糟的感覺之間。在生活中,當別人對我們有所認可、贊同、成功或接受時,我們會覺得自己很偉大;但當我們遭受失敗、拒絕、感受不到尊敬和欣賞時,又會覺得自己很糟糕。

       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羞愧的故事,瞭解自己是如何地受過羞辱,會帶來內在對自己深深的悲憫之心。知道自己的故事並不意味著要一直耽溺在責備或痛苦中。當發現自己的純真和信任受到某種程度的傷害,我們可能會需要經歷一段憤怒和感到被背叛的時期,但療愈羞愧是一條重要的靈性通道。從不否認羞愧開始,誠實直接地面對,看它是如何發生在我們身上的。

    此處列出一些引起羞愧的常見原因: 

.在情緒上、身體上,或性方面的任何虐待。  

.從父母、老師、宗教人物和其他權威人物那裡接收到對生活採取消極和壓抑的態度。  

.小時候不覺得自己有人要、或被人接受。  

.覺得自己被施捨恩惠、貼標 簽,被當作小孩般地對待,而沒有被對等地尊重。  

.常被拿來與兄弟姊妹、其他家族成員、鄰居、同學或朋友做比較。  

.被評斷、被嘲弄或被羞辱。  

.不覺得自己的感覺、意見,或是直覺是有價值的。  

.一直覺得有壓力和被期待成為某種人、或成為某種並非出於我們自然本性的人物。  

.在家中被操控成要扮演像是照顧者或是代替父母的某一方或雙方。

       我們也許已經知道自己補償的模式:可能是運用自己的性感、魅力、才智。我們會去做任何可以補償的事,像是強迫行為、上癮、可自我滿足的事,只要可以逃離感受或是可以不必認出內在的羞愧,什麼事我們都會去做。我發現,通常那些外表看起來最稱頭、一切行事都很穩當的人,往往帶有最深沈的羞愧創傷。當我們終於看透所有的補償行為,而且直視自己的羞愧時,其實是痛苦的,但那也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恩典。對於我的人生觀而言,這也是一股扭轉乾坤的巨大力量。我領悟到,一個相信只有「勝者」和「敗者」的世界觀,代表的是一種緊張和暴力的生活方式。回到自身的羞愧,可以幫助我感受到別人在羞愧中所感受到的痛苦。這讓我變得柔軟,與人相處時更自然,也更容易與自己共處。

第四章 驚嚇 ── 恐懼的凍僵狀態

       我不記得自己何時開始學習接觸驚嚇這個情緒,但認識它後確實改變了我的一生。很明顯的,我身上有兩個部份,彼此之間有很大的差異,一個部份有高度的功能,熱情專注、積極而且能幹;另一個部份卻是凍僵、麻木、出神和頹喪的。在學習接觸驚嚇這個情緒之前,我總認為自己出現凍僵狀態是因為自己出了什麼問題。我覺得自己根本不健全,是個懦夫,沒辦法在充滿挑戰的環境裡表現堅強;也沒辦法承受任何壓力,而且無法面對任何對我不滿的人。現在,我知道這樣的驚嚇情緒是很平常的。羞愧感以及隨之而來的內在批判的聲音,會漸進地腐蝕我們的活力及自尊。驚嚇對我們的心靈打擊至深,甚至會影. 甚至會影響到生理機能──也就是身體對外界的反應方式。

       當我們處在驚嚇狀態中,通常會無法思考,無法感覺,無法行動,也無法說話。每個人受到驚嚇的症狀都不一樣,但還是可以給一個明確的共通症狀清單──困惑、出神、無法記憶、急速的脈搏、冒汗、沒有頭緒、麻木、無法言語、胸悶、呼吸困難、冒冷汗、手心冒汗、產生強烈的畏懼或不幸感、恐慌或是恐懼襲上心頭。有時候我們可以找出驚嚇發生的原因,但通常它仍是一個不容易探知的祕密。

       雖然驚嚇會導致如此的傷害與災難,但仍有其價值,特別是在精神靈性上的追尋。驚嚇是一個喚醒意識的召喚。

       我們是以一種精緻敏感的狀態來到這個世界.上,那種純真坦然的樣態是無法想像的。由於這樣的敏感總是遭遇嚴苛又惱人的能量,我們便進入驚嚇的反應狀態。現在為了要瞭解驚嚇,必須讓自己回到孩提時內在的純真、接納、坦然開放和信任狀態,來往外瞧這個不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在如此純然開放的狀態下,我們和這個世界相逢。不論那是什麼,我們接收環境裡所有的振動,也許是母親緊張的情緒,也許是父親壓抑的情緒或是抒發的怒氣,甚至是父母對彼此的吼叫,全都感受得到,這些都會讓我們陷入更深的驚嚇,也可能是在身體上或性方面的粗魯施暴。但就在這早年單純的時期,我們甚至可以感受到最細微的負面情緒,而且它就像暴力一般,打擊著我們。

        任何時候我們只要感到受虐待、被利用、被不公平對待、被侵害或暴力相向,甚至不需要這些真正地發生,只要稍稍感覺到它,我們就已經進入驚嚇的情緒。大多數人在童年時期都曾經歷過別人顯露或未顯露的憤怒,它可能來自任何人–父母、兄弟姊妹、老師或同學。在還沒有開始洞察自己的制約之前,無法覺察到自己真正遭遇到的是憤

        怒的情緒。還有一個同樣暴戾的情形,就是有人將他們的主張、道德觀和意見強加在我們身上,尤其是那些我們視為權威的有力人士,

 

第五章 被遺棄的創傷 ── 穿越挫折和悲傷,放下並感受幸福

        對大多數人而言,最害怕的是被拒絕的經驗;雖然我們很想以開誠佈公的心理面對他人或是生活,但卻又害怕因而受傷。我們一直在保護自己避免受這樣的傷害,而現在,當再度敞開自己最脆弱的地方時,我們會想確保自己不再受傷;不想再次嚐到那樣的苦痛:被背叛、被遺棄,基本需求無法滿足,或是再度心碎。

        這裡便產生了矛盾;我們想敞開自己又不想被傷害,不幸的是,現實不能保證我們不會受傷。相反地,如果選擇敞開自己,就會有被遺棄、被背叛、或是被剝奪的機會。無論對方再怎麼有愛心和同理心,他(或她)都不可能填補我們內心的空洞。我們會在生活及愛情裡一再地創造,開啟這個傷痛的經驗,因為我們必須完全深刻地穿透這個傷痛才行。它似乎變成一個可以通往內心深處以及深入接受內在孤獨的門戶;但同時想到要進入這份傷痛中,也會令人感到極度地害怕。

被遺棄的經驗打開通往內在的空間

       我能清楚地回想起好幾次生命中被遺棄的經驗;我料想多數人都可以。第一次正是大學畢業不久;我在大學畢業的前兩年一直和一個女孩交往,而這也是我人生中的重要初戀。

       在那之前,我對親密關係的意義一點頭緒也沒有,雖然她耐心的教導我,但我想我卻花了許多時間在擔心如何捍衛我的「自由」。

       大學畢業後,我們各奔東西;她進了法律研究所,我則是成了一名促進家庭和諧組織的志工。雖然我倆有種默契知道戀情結束了,然而分手時我還是掉進了黑暗的深淵。

       我完全不曉得為何會這樣,或是發生了什麼事,我只知道自己陷入了全然的失落、寂寞和絕望之中。它開啟了我的內在空間,而這空間似乎和這個分手事件或這段感情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算從傷痛中走出來;但經過這次之後,我已不再是過去的那個自己;內心深處有個意義深長的東西已全然改變,就好像我是第一次參與人類這個種族,有種生而為人的感覺。

       在那之前,我覺得自己只是忙東忙西的,沒有去感覺任何事情,只是關心事務的進展而已。數年後,當我再度經歷類似的經驗時,決定尋求治療師的協助。我經歷到孩提時被剝奪的感覺;這感覺在我和愛人分手時又再度觸動。這樣的經驗也讓我與自己的內在空間有所接觸,但這次不是心理學上的空間,那是位於太陽神經叢中的一個空洞,讓我覺得既陌生又震驚。每天早上起來,都有種不知道自己是誰的感覺。我雖然瞭解、也曾經歷過分離和沮喪,但這次卻不同。

       我意識到自己進入了一個所有尋求真理的人都必須經歷的空間:一份感受虛無的空間。持續探索這個空間,讓我越發能接受它,越能感受到它的廣濶無垠。瞭解它,並把它放在靈性的脈絡讓我能更深入它,且創造出更多內在空間。這個經驗會引起不舒服感覺;如同先前的經驗一樣,我的內在擁抱你的內在小孩 。

       在似乎又再次產生某種改變,有件事不一樣了:我更多的恐懼浮出表面,更易被觸動,但也有更多空間可以讓我待在自己的脆弱裡。

被遺棄和被剝奪 ── 症狀相同只是程度輕重之別

       無論我們喜歡與否,人生總會帶來被遺棄的傷痛和空虛的境遇。它們各自的輕重程度和方式皆不同;也許是在愛人離開或是所愛去世時,或是賦予我們人生意義的重心消逝時。

       在得不到我們想要的、期待的、或以為可從某人那裡得到東西時,也會再遇到這種被遺棄的傷痛。這種被遺棄感最不明顯,但最常發生,可能自己也不知道正在接觸被遺棄的傷痛。

       每當有這樣的經驗時,就會進入一個缺口:那是一個我們總是會用否定和補償行為去掩飾的內在空間。它有可能會因為遭遇到挫折、刺激、失望或是被打敗,而終於敞開來。被遺棄、被剝奪、以及空虛感,乃是面對相同傷痛的三種不同感受,也是使內在空洞可以開啟的三種不同徑路;每一個面向都能讓我們更深入瞭解這個歷程。

被遺棄

       我們的童年都有過身體或情緒上被遺棄的經驗;那份傷痛是如此地無法抗拒,以致我們將它深埋在無意識中。我們生命能量會試圖從這樣的傷痛攻勢中復原,然而,在我們重新意識到這些兒時經驗之前,療癒是不會發生的。我們得設法再度打開這個傷口;最普遍的作法是從親密關係開始,當我們經驗到失落或被拒時,便已再度創造被遺棄的傷痛。事實上,我們避免親密關係的主因,正是因為害怕再次經驗被遺棄;與其冒這樣的險,不如保持淡淡的關係,或讓關係變得戲劇化,或製造一些衝突。我們會無意識地避免掉需要敞開信任的關係,也避免掉早已忘去的兒時背叛經驗。

       發現自己反依賴的人格竟然是逃避的伎倆,用來掩蓋內心深處的恐懼,令我震驚不已(也極具啟示)。

       對於我們受傷的內在小孩來說(換言之,就是最原始、無意識的內在空間),被遺棄帶來巨大「不被撫養」的恐懼。例如,當愛人離開我們,或是威脅要離開我們,或懷疑他(或她)已有外遇時,我們就得面對早已埋藏在心中,那無意識被遺棄的回憶。對內在小孩而言,就不只是愛人將離開或已離開的問題而已,而是像父親或母親離開了自己,或情感上得不到__

被遺棄的創傷

       所有共依存的課題,主要都來自於被遺棄的傷害。反彈行為和內在的任性小孩是我們的生存伎倆,想去控制、支配、和操控別人的努力,都只不過是在掩飾被遺棄的傷痛罷,這個體認會對於我們如何和別人互動帶來根本的改變。在無意識裡,我們都希望能遇到一個人,滿足過去童年未能滿足的需求。雖然理性的成人部分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內在的小孩卻從未放棄這樣的希望,並且會將希望無意識地投射到愛人和生活的各個層面。當開始感受到自己的需求未滿足時,被遺棄的傷痛就被觸動了

       當傷痛降臨時,我們越坦然面對它,要去穿越它就越容易。如果我們對生活的期望是不需理會這些傷痛,反而是在自找麻煩。藉著關係的建立來逃避空虛也不會奏效,因為我們是藉它來逃離自己。如果生活態度中排斥痛苦是生命的一部分,那會招致更多的苦痛而非療癒;當恐懼和痛苦發生時,也沒有內在空間可以穿越它們。這個情形在與情人的關係中最嚴重;由於太過相信浪漫愛情,我們潛意識地相信,或許,小時候得不到的可以在愛人身上獲得。事實上,我們的高層意識卻有某種截然不同的想法。它希望我們得到自由,而得到自由的唯一方法是:穿越被遺棄、被剝奪和空虛的恐懼與苦痛。

      在蜜月期裡,眼前的一切事物都是美好的,情人也是所渴求的完美化身;然而,等到蜜月期一過,就不可避免地要面對失望。失望發生的面向可以是性的問題、親密關係的問題、無意識作祟的問題、才智匹配的問題、精神契合的問題……不可勝數。真正麻煩的是,可能會有一段時間活在否認或調適中,而心底深處卻正在累積怨恨;這些怨恨會以各種間接方式表達,像是尖酸諷刺、評頭論足、或微妙的報復行動。就這樣一直下去,關係變得越來越令人難以忍受。我們發覺自己開始向朋友抱怨情人的不是,或將怨恨用身體或情緒的暴力攻擊,直接發洩出來。也許我們最終離開了這段關係,而且深信必須離開的原因,是因為那個人無法滿足我們的需求。

       我們一直錯過機會去了解:每一段關係都可能以某種方式喚起我們被遺棄和被剝奪的感受。沒有人可以填滿我們內在的空洞。有覺知地經驗這被遺棄和被剝奪的痛苦,正是能慢慢填補內在空洞的方法,並有助於接受自己的孤單。。親密關係帶來滋養,卻也帶來痛苦。只有願意全然面對這個事實,才能在愛情生活中和諧,並且優雅地航行在生命的旅程中。療癒傷痛是通往深度自我的大門。

       療癒正是來自受傷時能向外伸手求援。一旦有勇氣向外求援時,大部分的恐懼都消散了。有一個簡單的技巧,就是花點時間坐下來,緩緩呼吸,這似乎能幫助發展內在覺知,瞭解痛苦期將會過去。「這個痛苦曾經來過,也已然渡過,這一次也一樣會過去!」

 

第六章   孩童意識狀態的特質

        有些人因為早期的某種創傷,導致活力、自發性、信任感、純真無邪、喜樂等特質,都被不信任、沒有安全感以及恐懼所覆蓋。由於沒有優先選擇去面對恐懼和不安全感,並在這上面下工夫,我們的意識會輕易地就被恐慌的內在小孩所接管。而恐慌的內在小孩除了運用所有的聰明精力,設法將恐懼趕走之外,別無它法。內在小孩會因恐懼而有所行動與反應,因為它沒有感受恐懼的能力,只想趕快擺脫恐懼,越快越好。

        我們稱這個內在小孩的空間為「孩童意識狀態」。這種意識狀態的基礎是恐懼與羞愧,充滿情緒化、反彈行為和期待。為了彌補這樣的驚恐,我們變得很政治化。能量直接朝外,無意識地盡可能去滿足內在小孩的需求。結果我們變得愛操縱、控制、苛求、報復、算計、耍詐、討好、發怒,或去做任何行得通的伎倆。我們從小就將這些伎倆發展得完美無缺。處於孩童意識狀態中,除了容易有反彈行為、任性、情緒化之外,還愛作夢、愛幻想、凡事理想化,不願直接面對現實

       有些人因為早期的某種創傷,導致活力、自發性、信任感、純真無邪、喜樂等特質,都被不信任、沒有安全感以及恐懼所覆蓋。由於沒有優先選擇去面對恐懼和不安全感,並在這上面下工夫,我們的意識會輕易地就被恐慌的內在小孩所接管。而恐慌的內在小孩除了運用所有的聰明精力,設法將恐懼趕走之外,別無它法。內在小孩會因恐懼而有所行動與反應,因為它沒有感受恐懼的能力,只想趕快擺脫恐懼,越快越好。

       我們稱這個內在小孩的空間為「孩童意識狀態」。這種意識狀態的基礎是恐懼與羞愧,充滿情緒化、反彈行為和期待。為了彌補這樣的驚恐,我們變得很政治化。能量直接朝外,無意識地盡可能去滿足內在小孩的需求。結果我們變得愛操縱、控制、苛求、報復、算計、耍詐、討好、發怒,或去做任何行得通的伎倆。我們從小就將這些伎倆發展得完美無缺。處於孩童意識狀態中,除了容易有反彈行為、任性、情緒化之外,還愛作夢、愛幻想、凡事理想化,不願直接面對。就像得不到想要東西的小孩一樣,我們會因內在的不舒服感,而不由自主地對外做出破壞性的舉動,這是反彈行為的部分。我們會覺得理直氣壯、理所當然地這麼做,這是任性的部分。

       這個帶著不切實際幻想的內在小孩,對別人和對生活態度,會有一種盲目和孩子氣的信任,雖然想法很天真可愛,但總是背離現實。它(內在小孩)不願去看清事實,這個世界不是他或她所想像中應該的那樣。去接受這個現實世界和別人的真實面目是麻木不仁、沒有覺知、暴力的,這樣的覺悟會帶來難以承受的痛苦。當我們帶著內在小孩不切實際的幻想,期望別人都會按照我們所希望的那樣去做時,我們只會感覺到一次又一次、永無止境的被背叛。當我們戴上粉紅色眼鏡,想像這世界就如童話世界一般的夢幻美好,或是一直把自己的權力奉送給某個會給我們解答的人,這其實是在剝奪自己重要的權力和自尊。孩童意識狀態會想找個情人來驅走我們害怕的寂寞,會請位老師來為我們解答、驅除害怕;自己缺乏的才能與自信,則透過投射在別人身上而擁有。問題當然不在於去找到一位情人、治療師或師父這個行為,而在於如果是以孩童意識狀態去和他們連結,自己就杵在小孩子的狀態裡,老覺得自己無能為力、只能依賴別人。

 

第七章

第八章 策略──孩童意識狀態的外顯行為

       我們受驚嚇的內在小孩會致力於他或她所想要的,而且相當固執。這種堅持隱藏在種種策略的背後。策略,就是爭取想要事物的方法。我們已經看到,內在小孩的心中有種種期待,當中有很多是無意識的。當其中有個期待得不到滿足時,我們當下可以選擇。選擇去感受得不到的痛苦;或者一如往常,立刻無意識地操作策略。如果感受到期待得不到滿足的恐懼或痛苦,那就表示並未使用策略。使用策略則可以避免去感覺恐懼或痛苦。

       當我們因失望而退卻時,表面上可能以為自己再也不會在乎了。覺得一切無望,就躲入自己熟悉而安全、但卻與世隔離的內在洞穴中。我們滾動岩石,將洞口堵住,內心深感寂寞,大部分人都熟悉此處,當所有的策略都告失敗時,總是躲進這裡。我注意到藏身在自己厭棄背後的,是對這個世界的深深怒氣,還有要事情自己改變的想望。

      我們孩童時期可能曾有很多時候,是充滿了無助和放棄的感覺,現在生活中會再度回到這樣放棄的內在空間,一點也不令人驚訝。不過和其他策略相較起來,這個信念比較像個自我實現的預言。因為我們不是在生活中忙於與他人交往,去感受與表達自己的創傷,而是切斷關係,不斷重覆地撤回到這寂寞又熟悉的內在避難所來。對任何狀況而言,放棄都不是一個合宜的解決辦法。事實上,它只是冰冷冷的怒氣和怨憎。

       沒有愛,便無法生活。放棄,讓我們變得沮喪或冷眼看待這個世界。大部分的人都會有一度興起厭棄的念頭,然而因為對愛的殷切需求,終究還是會走出洞穴,再試一試。然後不斷嘗試直到還是得不到想要的才離開。我們一再運用策略,依舊無法奏效時,又回到洞穴中。這不是一個快樂的模式,但正是我們一直在做的事。

      在我們的關係中,有許多隨著策略起舞的時刻。感到失望、被拒絕,或有需求時,我們不會直接表達,而是用策略來反應。結果對方也用他或她的策略反彈回來,雙人策略之舞就這樣一直跳下去。通常是落得衝突、疏遠和痛苦的下場。

      在我以往的經驗中,花工夫進入內在空間時,會找到能夠感受痛苦或內在恐懼的空間,而不是立刻又運用起策略來。我們生存的恐懼,對我們具有強制的影響力量。但如果開始花時間進入內在,再度感覺自己,就可將內在空間開發得更寬廣。這可以從願意為自己花一點時間開始,即使只是幾分鐘也好,先停下來,閉上眼睛,然後進入。當我們進入到內在空間時,可以選擇觀察呼吸、感受身體的各種感官、看著思維,或甚至允許自己什麼事也不做,只要看著、感受著自己的情緒流動。這種靜心練習是一條讓我們與存在和諧連結的管道,漸進地教導我們情緒的釋放並重新拾回信任。

 

第九章 面對愛的迷妄

       我們已經被制約成經由尋找「愛」來逃避自己。有太好的理由想要逃避了,因為內心的恐懼和痛苦是如此深切。而最大的騙局之一,就是以為終將遇到一個能使我們快樂並遠離恐懼的人。我們很少意識到追求愛情的戲碼,其實是因為我們的內在小孩想要尋求解脫。因此,脫離恐懼這趟旅程的大半路途,在於檢視愛情如何無意識地被當成逃離恐懼的慣性模式。

       什麼是我們和好友促膝談心、啜飲一杯咖啡(或花草茶)時最常出現的親密話題?沒錯,正是我們的戀情,我們衷心之所繫。少了愛我們活不下去,但要覓得良緣又能長久真是難上加難。為什麼愛情開始時,充滿了期望和承諾,最後卻常常變成一場夢魘?為什麼甜蜜戀曲每每淪落為激烈的權力鬥爭或冷淡的漠不關心?我們又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蹈覆轍?除非正視並開始對治我們的恐懼,否則愛不可能發生並持久。在那之前,愛情不過是我們避免面對恐懼的手法。 

       為了逃避面對需求的恐懼,我乾脆否認自己有需求。我活在由堅強的自我形象、積極進取、自尊自重、挑戰困難和獨立自主纏繞而成的繭中,以避免自己感到脆弱,或冒著失去掌控的風險。我後來發現,這種人在共依存的關係中有個名稱,叫做「反依賴者」。藉著凡事只能靠自己的幻想,我們和各種強迫症奮力搏鬥,像是對工作、酒精、藥物、和性等等的癮頭。為了克服自己習慣性的否認,我必須從假裝一切都很好、而所有的需要也都得到滿足的昏睡狀態中醒過來。否則,擁有的只是一個缺乏深度和親密感的生命。再度地,當我們帶著一份理解內在恐慌小孩的心理,來檢視這個模式時,就很容易看清楚,這是經驗到被遺棄的痛苦時,會產生的自然防衛機制。那個內在小孩,因為經驗了不被接納欣賞、不被鼓勵、不被愛的痛苦,早就縮回殼裡,並找到一種求生存的方式,那就是不要依賴別人來滿足自己的需求。不過,這種凡事只能靠自己的虛假自立自強,就跟浪漫幻想一樣,強而有力地將我們的恐懼屏障在外面。靠著躲在孤立隔絕的背後,我們就永遠都不用經驗恐懼或面對恐懼。恐懼不會生起,除非我們走出孤立隔絕並鼓起勇氣親近他人。我們此而付出的代價,就是感受不到我們的脆弱。而且很確定的是,如果我們無法感受脆弱,就無法真的擁有愛。

       面對傷口令人感到害怕,而要刺痛我們的傷口,再也沒有什麼比親密關係更具威力了。親密關係引動我們嫉妒、被遺棄、被拒絕的情緒,也揭開我們不被了解、不被愛或不被支持的情感傷疤。然而,透過我自己的人生經歷,我確信一旦將能量轉回內在,並誠懇地看著自己,轉化便會發生。我們甚至不必擔心得要挖開童年或早期人生所埋藏的記憶。我們現在的生活、特別是我們的重要關係,自然而然就會將所有的模式搬上檯面,所有傷痛、所有我們必須面對的課題。